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ID官宣后妈咪A爆了 > 9.没教好儿子

9.没教好儿子

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不可以被他知道。江予馨转回身:“我从没有看见苏叶这么生气过,直叫人走。”回想穆苏叶赶人的画面,江予馨的嘴角不禁一勾。


“叫人走?叫一个小妹妹走吗?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江予馨回头再次对向说话的楚青曼,口气逼人。


“不是一个七岁的大哥哥了吗?没有必要说赶一个小妹妹走吧。我以为最少他会帮着联系小妹妹的家长,或是送小妹妹回去,这才是一个哥哥该做的事。更何况,他是一个公众人物了。”


“你这是批评穆总的孩子吗?楚青曼!”


“不,我是在为穆总的孩子考虑。他是一个明星,一个受万人追捧的明星,做任何事情更该谨慎,对待公众需要有同理心。这是公众对明星的考验。哪怕他再生气,他身边的大人也该知道怎么做对他才是最合适的,更有利于他成长。”楚青曼边说边质问回面前这位怒气冲冲的老校友,“江经理刚好当时在他身边是吗?”


“我——”


平心而论,楚青曼的话有理有据。况且,追星的小女孩是不是她女儿江予馨暂时拿不出任何证据。


“楚青曼,那绝对是你女儿,不然你不会护着她!”


“江经理,她是不是我女儿都好,你可以问问穆总,如果穆总是个孩子家长的话,遇到这种情况,想想换做是自己女儿遇到这种事情他会是什么感觉。尤其是这事情关系大的是穆总的孩子。那女孩子不是明星,出什么事受不了多大影响。穆总的孩子不一样,一举一动全世界瞩目。”


“你意思是要指责穆总没有教好孩子吗?”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话是你自己说的,江经理。”


“你们两个都给我打住。”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穆景南出声了。


楚青曼看回自己面前的工作电脑。


“穆总。新人实在太不像话。刚进来公司,没规没矩,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居然敢指责他人,妄图撇清自身责任。”江予馨走到穆景南面前对楚青曼一顿批判和控诉,“穆总,你该马上惩罚她,让她滚出我们公司!没上没下这种公司职员我们不能要。”


这顶帽子扣得真大,要一棍子把她打死了。感觉是这位多年没见的老校友一见到她是敌意十足。楚青曼想着,自己刚进公司一天,人家都是经理了,也没见得自己能威胁到对方的地位。什么时候她和对方结怨过,该不会当初大学时候校内比赛她拿了第一江予馨拿了第二,如今到现在都被对方怀恨在心?


如此告状,说不好,顶级上司心情不佳,真就顺溜着把她给——毕竟,她刚确实是提及了他儿子在此事上做的不妥。


话说回来,若不是她和女儿一样喜欢穆苏叶,真懒得动口说老总儿子的不妥了。说了遭一身嫌不是吗?别人家的孩子是不关她事。


眼睛一瞟,那男人那双迷人的眼睛居然在看着她。楚青曼愣了一下后,立马再低回头看电脑。


穆景南望着她双眼一抬一收之间尽显风情,却没露一点怯意,说她无所畏惧不如说她身沾正义。


这么多年来,敢当面说他儿子不是的她是第一个。也不知道她见过他儿子没有。若真没有见过,绝对是就事论事。


他心里有了判断,早在江予馨莫名其妙突然冲进来的时候,其实他心头早有了结论。


“江经理,你出去。”


“穆总!”江予馨的眼里满是愕然。


“我家里人的私事。你要公私分明,江经理。”


他的口气颇重。


言外之意,他要单独处理楚青曼了?江予馨脸上稍微一松,笑盈盈:“穆总,哪里需要您亲自动手。你随便叫我来处理都行,这种人哪费得着您?”


“不用。我说了是我私事。”


察觉到他的愠火,江予馨回头瞟一下埋头打字的楚青曼:都是这女人害的他都生气了。


“知道了,穆总。”见好就收,江予馨优雅地回身从办公室出去。


穆景南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拨号:“余姐。”


“穆总!”对面的余艾彤惊讶他突然的来电。


“你让苏叶回家。”


余艾彤回头,望向沙发上两个面对面生气的孩子。两孩子都不是普通孩子。


“好了,现在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她才几岁。她跑丢了怎么办!”萧炎看了看冰着脸的小死党,小手烦躁地在自己头发上抓一抓,忍不住站了起来,“你怎么不说话,穆苏叶?”


“她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


余艾彤走过去,将通话中的手机递给穆苏叶:“是穆总,说是让你回家。”


“我爸?”穆苏叶皱起小眉头,这回拿电话的小手有一丝不稳。


“你现在马上回家,我有事和你谈。”给儿子下完命令,穆景南挂上电话随即起身。


待命的王秘书马上去给他取外套并通知司机。


楚青曼却也没想到他骤然间的雷厉风行,看着他的脸上露出意外。


“你回家吧。”套上风衣的穆景南对她说。


这是打算让她辞职?


“回家看看你女儿有没有事,再回来把文件翻译完。”


楚青曼一个机灵后起立:“谢了,穆总。”


两人匆匆跑出办公室,一个急着去看女儿,一个急着去看儿子。


一块乘坐电梯到了楼下,看着她一路冲出去拦截出租车,他心里头突然划过一个念头:可怜天下同是父母心。不知道她女儿是怎样的一个孩子。


打了出租车直奔英台国际幼儿园,楚青曼心里基于母亲的直觉,感觉九成九是自己女儿没错了。


到了幼儿园,老师看见她突然来找很吃惊:“你说暖暖离开幼儿园?不可能。如果真的是,我们老师早发觉了,早通知家长了。她自己这么小,怎么一个人可能跑出幼儿园?”


“暖暖呢?”


“和其他小朋友一块在睡午觉。我带你过去看。”


小朋友们睡在幼儿园安排的休息室里各自的小床上,一个个睡得正熟,小呼噜声彼此起伏。


楚青曼蹑手蹑脚来到女儿暖暖的小床边,掀开女儿的小被头看看。


暖暖的两只小手捂在自己的脸上,不敢给妈妈看。


一下子,楚青曼心里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