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ID官宣后妈咪A爆了 > 8.是你女儿对不对

8.是你女儿对不对

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楚青曼早上送完女儿去幼儿园,进入了她就职的新部门技术部,负责技术文档的专业翻译。


翻译类人工智能机器如今大为流行,部分代替了普通的人工翻译,但是一旦论及特殊专业,机器翻译或多或少有专业缺陷。重要关键文件上的翻译一旦出现纰漏是要致命的,因此必须继续靠人工来完成。尤其是小语种。


楚青曼当初在大学修读的刚好是两门小语种,一门德语,一门俄罗斯语,都是现今学术圈必不可少的热门补充语种。


早上,技术主管传给她一份重大技术文件,说是时间紧迫,要她能翻多少翻译多少出来。


清楚任务的重要性后,楚青曼抓紧时间,不到半天,将文件中最重要的信息列出进行翻译,在午休前递交了上去。


没想到的是中午那人将她的翻译内容交到了老总办公室。楚青曼才知道原来这文件是老总要的。


新进的职员少不了要先过一个被老职员刁难的坑。这个文件翻译难度之高,部门里的老手们纷纷假装让贤,说是让她这个新进的高材生试试。于是老总烫手山芋的任务才能到了她这个新手的手里。结果却大出众人意料,一堆想看她栽跟头的人,目光发直了。


只看下午公司的人在食堂吃完午餐返回工作间,在一群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中楚青曼站了起来。


“穆总让你过去一趟他的办公室。”主管笑眯眯地说,甚至一丝讨好地将手搭在楚青曼的肩头上拍拍。


这个穆总,听说年纪轻轻三十出头,比她早进公司不过几年。几年间这年轻老总却是心狠手辣,一来即是冷若无情,一刀先砍向公司里无所事事等着养老的老职员,砍走了一批。


所有人都知道新穆总有多挑,她这个新进职员突然能获得穆总赏识,岂不是?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技术部的老员工们一个个脸上充满了五颜六色:羡慕,妒忌,要杀人的眼神都有了……


“拿个笔记本和笔过去吧。”主管说。


楚青曼随手拿起一本公司发的记事本和笔,公司规定,文具必须用公司的,用完也不可以带出公司外部。


和主管走去他的办公室。


大总裁的办公间肯定是很不一样的,位于顶层,一间独霸整层楼。进去顶楼前,需再经过保镖的三查六审。


两保镖她上次在电梯里见过,保镖对她印象深刻,寥寥扫了她一眼便是把她放行了。


之后听那两个保镖窃窃私语:“这女人不用操心,不会缠着我们老总的。”


从另一方面可听出,平日里缠着他的女人有多少了。


到了办公室门口,主管敲了敲门板,给他们开门的是一个男秘书:“李主管,人带来了吗?”


“王秘书,带来了。这个人就是楚青曼。”


“进来吧。”


最后面那句声音,是从秘书后面的空间里发出来的。男性的嗓门,低沉,有力,绝对是习惯于发号施令的人。


王秘书和李主管马上让开了位置。楚青曼走进去,放眼一望,前面一张黄梨木两米宽的大书桌,台上文房四宝皆为古董,电脑最新mac,这些,都抵不上坐在书桌后面的那个男人夺目。


脱去上回大气的灰色外套,仅着一件白衬衫,简白的文雅之中,一双刀眉却泄漏出了霸气。


楚青曼的目光不知觉中又停顿在这男人的一双手上。


男人拿着银色钢笔的手指,像拿着辉光的手术刀一样,修长,精细,犀利。


似乎察觉到她的注目,穆景南抬起了头,在面前女人的脸上掠过一番:原来是上回电梯里见过的。


有些意外又觉得理所当然。上次那一面,虽未曾正脸对过,可既然能叫他存有印象必然不是凡人。


“你翻译的?”


“是,穆总。”楚青曼收回自己的视线,目视正前方他身后的白墙。


她居然关注的是他后面的白墙?


穆景南乌黑的瞳子里划过一丝光:“在我这里,把剩余的翻出来吧。我可能需要就这份文件和对方公司代表进行视频对话,到时候,你在现场听,帮我翻译。”


“知道了,穆总。”楚青曼说。


那会儿,王秘书悄悄走出去给某人打电话了。


拎了备用笔记本过来放在他室内的茶几上,楚青曼将就地坐在他高端的黑色真皮沙发上,屈着身打着键盘。


室内只剩下他笔头刷刷的声音和她敲打键盘的哒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咚咚咚,急促的高跟鞋在回廊里急冲进他的办公室。


进来的江予馨一眼落在了坐在沙发上的楚青曼,眼中发直:真是她!


楚青曼抬起眼,与从前的大学同学照会。


老同学见面,虽说不同班但可算是校友,本该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可显然,人家江经理不见得想和她一个新进小职员叙校友情。人之常理,人家都爬到高山上去了,哪想被她这种山脚下的缠住。


楚青曼回头继续完成工作,室内老总盯着呢,也确实不是谈校友情的时候。


穆景南是在某人突然闯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两条刀眉都挤在一起了。


“王秘书。”


“穆总,我不知道江经理来。”王秘书擦着汗,随而给江予馨递过去眼神。


江予馨立马掉回头来,对穆景南又完全是另一张面孔,带着笑,温柔的声音说:“穆总,对不起。我有点事想汇报所以急着进来了,没有能赶上先通知王秘书。”


“什么事?”穆景南嗓音里的不满没有就此减弱。


“是这样的。刚我去看望穆少爷,然后看到了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没有妈妈陪伴,一个人跑来追星了,惹得穆少爷大发雷霆。这小姑娘的妈妈不知道怎么当的,教都没有好好教过孩子。”江予馨针一样的目光刺到楚青曼身上,“这个小女孩,和我们公司这位新进职员长得几乎一样。”


她女儿暖暖跑去找穆苏叶了?楚青曼眉头微拧,但不做声色。


“是你女儿吧,楚青曼?”江予馨道。


楚青曼转头:“这个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多着了。你说你看到的人是我女儿,有证据吗?”


长相相似几个字,江予馨脸色煞变,突然没了声音,是不敢回头看那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