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ID官宣后妈咪A爆了 > 7.太像了

7.太像了

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走来的女人三十出头,短发,一身干净利落,胸前挂了块工作牌写着余艾彤。其他在场穆苏叶的陪伴工作团队都喊她:“余姐。”


原来这人是穆苏叶真正的经纪人。


余姐那双精明达练的眼珠子在暖暖的小脸蛋上一扫,露出了惊光:“她叫什么名字?”


长得真漂亮,像小白雪公主,百分百的潜在巨星相。余艾彤这样资深的经纪人都一看不能不动心。


“她叫——”萧炎也不知道,转头看着小妹妹。


“你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带她来这里?”穆苏叶兴师问罪的冰冷音登时给场内的热气泼了一盆冷水。


其他人惊讶于他的反应。


“我和你说了,你别这样子,她不过是喜欢你,想和你一块拍张照片。当然,我问过她了,她都不敢和你合照。”萧炎急巴巴地说。


余姐问暖暖:“你找他是想——”


“兔子,它叫兔宝贝。”暖暖的小手举出自己怀里的兔宝贝,小眼珠望着穆苏叶的脸发着亮亮的光。是哥哥,和麻麻抽屉里的哥哥照片一模一样的哥哥。所以她想让哥哥看看兔宝贝,摸摸兔宝贝,让哥哥知道,哥哥留给她的兔宝贝一直好好的,和她在一起。


让他摸玩偶?他不仅七岁了好不好。他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早就不玩任何玩具了!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穆苏叶的脸蛋上露出了一抹厌恶,小手一伸,推开了暖暖手里的玩偶。


兔宝贝的脸上仿佛被扫了一巴掌,在暖暖怀里摇摇欲坠。暖暖受了惊吓,小手慌手慌脚地把要掉到地上的兔宝贝抱住,小眼睛看看兔宝贝,再看看哥哥。


哥哥生气了吗?为什么?兔宝贝是哥哥给她的,为什么要对兔宝贝生气?


穆苏叶背过身去,留下一个冷得不能再冷的小背影。


这种气氛,连余姐这些大人都不敢作声。


“发生什么事了,余姐?”这回走来的女人踩着红色的高跟鞋,精致的妆容,仪态华贵。


“江经理。”转回身的余姐发现来的是江予馨后,急忙毕恭毕敬地回答着,“你怎么过来了?”


“我们穆少爷要参加活动,我怎么可以过来看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哎,萧少爷也来了?”江予馨边说边视线扫过现场其他人,看到萧炎,再看到萧炎旁边站着的暖暖,一瞬间,她脸色大变,一双眼如同要凸出来盯着暖暖的小脸蛋,“她妈妈是谁!”


这个女人的眼神好可怕,像针一样刺人。暖暖抱着兔宝贝往后退了退小步子。旁边的萧炎不知觉中伸开了小手臂挡在暖暖面前。


余艾彤诧异于此刻江予馨的表情和那句听起来非常莫名其妙的话:“江经理,你问她妈妈?”


生着气的穆苏叶回过头,冲江予馨的小眉头一皱。


从现场其他人的反应得知自己失态了,江予馨立马调整过来:“我意思是问,这孩子是自己一个人吗?她家长呢?这么小,自己一个人没有家长陪着?”


“所以我说你带她来做什么!”穆苏叶对着萧炎再度发火。


萧炎想这小死党纠结了半天,原来是气小妹妹没有大人陪着,于是说道:“我当然也不相信只有她一个人来,是不是?”


暖暖点点小头:“叔叔陪我来的。”


“哪个叔叔?”


“树熊叔叔。”


这娃子没有脱奶吧。树熊叔叔?以为在动画片里吗?穆苏叶怒气冲冲的眼神在萧炎脸上又瞪了两下。“让她走!”


“穆苏叶!”


“以后你不准再带她过来见我,不然我连你也不见!”


哥哥生气,连她身旁的萧哥哥都被牵累了。暖暖耷拉着的小脑袋落到兔宝贝身上,低着头转过身。


“哎,妹妹,你去哪?”萧炎看她转身要走,小手刚要拉住她。


“你拉她做什么?”穆苏叶说。


暖暖一听,加快小脚丫的步伐,蹬蹬蹬,跑向了电梯。


“穆苏叶,你真的太过分了,我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萧炎气得脸色发红,直对着小死党跺脚。


“我过分?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今天奇怪!你什么时候带小妹妹来过了?”


被死党反问一通,萧炎有些站不住脚跟。不说他是知道穆苏叶不喜欢粉丝来见自己,他自己本人也从不喜欢追星粉的。


暖暖钻进了电梯里,小鼻孔里的呼吸喘吁吁的,小脸蛋埋在兔宝贝的毛发里头不敢抬起来。


“暖暖,你等等,树熊叔叔马上回来,帮你揍穆苏叶这个兔崽子一顿!”对面的树熊明显听见全程某人的骂话,因而怒气冲天:天才小提琴家算什么东西?能比得上他们家的暖暖小女神吗?


电梯到了一楼,暖暖的小手背偷偷摸摸眼球:“我要回幼儿园。”


“行,树熊叔叔马上让人送你回去,我们以后再也别见这只兔崽子!哼,以后这只兔崽子想见你,咱也别见他!”


黑色路虎停在了暖暖面前,暖暖爬上了后车座。


“妹妹!”在后面追上来的萧炎,跑到楼下四处一望,小妹妹像灰姑娘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楼上,江予馨来回踱步,旁人都看出她的焦躁不安。


“江经理,有事吗?”余姐问她。


江予馨抬起头,看向一直背身对着她的穆苏叶,眯了眯眼。


刚那个小女孩的脸太叫她震惊了,是让她刹那想起了那个女人——楚青曼。


幸好这里好像没有人能跟她一样想起来。说的也是,毕竟,穆苏叶和他一样早忘了。


手机响了,江予馨接起来电话:“喂,我在外面,什么事,王秘书?”


“江经理,给您汇报一个情况。今天穆总让一个女人进他的办公室办公。”


“谁?”


“一个叫做楚青曼的新进职员。”


啪!江予馨的手机落到了地上:什么时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