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ID官宣后妈咪A爆了 > 4.不是小白兔的暖暖

4.不是小白兔的暖暖

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江予馨,是以前她的大学同学,和刘佳丽不太一样。刘佳丽是她的高中同学。


“她和我一个大学毕业,但是,学的不是一个语种。”楚青曼说。


“原来曼姐和我们江经理是一个大学的,难怪我们科长一拿到曼姐的简历很感兴趣。”小刘边说边把极力推荐的咖啡推到她面前,“先喝喝咖啡吧。这咖啡可有名了。”


“什么咖啡?”楚青曼不由好奇,笑问。


“风靡一时的cuki咖啡,来自神秘巨星cucu写的一篇歌词里的词cuki。”


“cucu不是过时很久了吗?”


“谁说的?我们科长,还有,据说我们老总都还在听cucu的歌。”


楚青曼口里的咖啡差点儿射了出来。


“曼姐,你怎么呛着了,小心点,烫嘴。”小刘急忙给她找纸巾。


楚青曼手里把玩着咖啡杯,叫cuki,是因为咖啡师在咖啡表面上画了cuki的咖啡花。


“曼姐的女儿今年几岁了?”小刘问。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三岁多了,快四岁了。”一说到女儿暖暖,楚青曼的脸上像春天开了花一样,灿烂无比。


小刘望着她的脸有些呆,想着楚青曼走出人事部后,一群他们人事部自己人议论着。


“名牌大学毕业?”


“为什么去了县城?”


“女儿牛逼?”


众人下了结论:单亲妈妈楚青曼是怪人!


和小刘告别后楚青曼急着回去接女儿,打了车快速赶回到老同学家中。


给她再度开门的小男孩梁安顺拿小手抹着红彤彤的小眼眶好像刚刚哭过。


“怎么了,安顺?”楚青曼摸摸梁安顺的脑袋柔声问。


阿姨的声音和妹妹一样好好听。可是他心里被沉重打击到了,怎么办。梁安顺憋得小脸蛋发紫。


“别理他。”刘佳丽走来向楚青曼解释过程,“他想教小妹妹数学,把小妹妹带到自己房间拿出数学课本。暖暖看到他写的数学作业,说哥哥你算错数了。想在妹妹面前逞能,这下好了,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等他爸爸回来,有笑话讲给他爸爸听了。”


“妈妈!”梁安顺鼓着腮帮子,不准妈妈再和另外第三个人说了。


是自己女儿床的祸啊。楚青曼喊:“暖暖。”


暖暖从刘阿姨身后探出小脑袋看看妈妈。


“过来。”楚青曼招招手。


暖暖走过去,小脑袋有些耷拉: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完全没有想到哥哥算错数学题了。


“你别责怪她,我和你说,曼曼,她是个诚实的孩子,该夸。”刘佳丽怕楚青曼批评孩子,急着为暖暖说话。


她这女儿到哪儿都受欢迎,再说她这个亲妈当然明辨是非不会乱教育孩子。蹲下身,楚青曼给女儿整整裙子,边说:“你看阿姨和哥哥对你多好,你在阿姨家里乖不乖?”


“乖,太乖了!说道。”刘佳丽又急着说。


“阿姨太夸你了,暖暖。”楚青曼对女儿挤下眼睛。


暖暖立马点点小脑袋:“谢谢阿姨。”


刘佳丽笑不拢嘴:“你们母女俩今晚留在我们家里吃饭吧。顺便等安顺他爸爸回来看哥哥的爸爸怎么教育哥哥。”


这句话把楚青曼和暖暖给吓得急忙道:“不用,我们回去吃。”


眼看梁安顺小哥哥要哭了,暖暖的小心窝一揪一揪的。


“安慰下哥哥吧。”楚青曼告诉女儿。


暖暖的小手丫在哥哥的小肩头上拍拍:没事,哥哥~


妹妹好暖。梁安顺吸吸小鼻头不哭了,冲妹妹张开大白牙笑。


“曼曼,你女儿的数学是你教的吗?好厉害,我儿子上的小学二年级了,小学的数学题她都能算对。她准备上哪个学校?”刘佳丽问。


楚青曼握住女儿的小手,回答老同学:“转学后我给她报了几个幼儿园,英台国际幼儿园立马要了她,所以其它幼儿园没有来得及去面试。“


吓!“英台?!”


梁安顺的小眼睛睁得如牛铃大,和妈妈一起吃惊地看着布娃娃妹妹。


像小白兔的小妹妹,根本不能叫小白兔!梁安顺心里喊。


*


晚上,在外头顺道吃完饭母女俩再回家。


今天出去玩一身脏,楚青曼赶着给孩子洗澡。


冲完澡的暖暖坐在床上,妈妈给她重新扎辫子,她的小手抱起了自己床头上的玩偶,说:“宝兔,今天我出门去了,你在家里乖吗?”


白绒绒的玩偶兔,有一双长长的耳朵,一双清澈的大眼珠子好像和暖暖一样,听见暖暖的小奶音,兔眼珠子仿佛对着暖暖会说话。


于是暖暖笑了起来:“宝兔,你好乖,没跑,等我回来了。”


楚青曼一边给女儿梳着头发,一边看女儿和兔玩偶说话,望到女儿最爱的兔宝贝,眼里却忍不住划过一抹黯然。


暖暖把宝兔搂在自己的小心窝口拍拍,仿佛在安慰自己的小心脏。


“好了,洗完澡了,别在地上玩了,再脏了可没法睡觉了。”扎完头发,楚青曼叮嘱着女儿。


暖暖乖乖地向妈妈点头。


离开床,弯腰捡起地上孩子的脏衣服。


“麻麻。”暖暖喊。


“暖暖什么事要和麻麻说,说吧。”楚青曼忙着没抬头。


“小哥哥。”


“想再去阿姨家看安顺小哥哥是吗?妈妈有空再带你过去。”


不是的。暖暖水汪汪的大眼珠子望着弯腰的妈妈,小睫毛儿向上卷了卷。


妈妈好忙,算了算了。暖暖搂搂兔宝贝,在小白兔温暖的白毛上汲取温暖。这是她自出生一直陪伴她的宝兔,妈妈说过,宝兔是她哥哥和爸爸的分身。


房门咔哒,妈妈走出去了。


妈妈交代过不可以下地上。暖暖在床上爬着,爬到了床头的书桌,打开桌上的小电脑。


和其他父母不太一样,楚青曼并不完全反对小孩子接触电子产品。当然,为了女儿的视力她会严格限制女儿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


“宝兔,我要去见哥哥了,你说我该找谁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