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ID官宣后妈咪A爆了 > 3.怎会一模一样的脸

3.怎会一模一样的脸

作者:肥妈向善 返回目录

接到指示,楚青曼左拐走到电梯间。


非上班时间,人员稀少。


mk,是一家跨国企业集团,旗下子公司包含:mk电子,mk地产,mk机械化工,mk重工工程,mk人寿保险,mk生命科学,mk医疗事业……


全球五百强之一


资产总市值:数万亿


顶级公司集团入职,想说难,不难,想说容易也不容易。具体要看招聘岗位。像前台人员,要求不高,面试通过机率高,反正工资低。像她应聘的翻译,要求专业笔试口译,从业经验等等,工资高,条件高。


原先不在这个城市的楚青曼,之前通过了网络笔试和面试,正式入职之前人事部要求亲眼见见她,属于正常流程。


有点儿紧张,自毕业后她是去了县城,许久不在大城市里了,不清楚大城市的近况,有近十年的大城市工作空窗期。


面向电梯里光滑的镜箱,楚青曼仔细地整理脖子上的青色丝巾,携带的口红取出后在嘴唇上抹了抹。朱红的颜色不娇不艳,尽显低调但不失仪态。


叮咚


身后电梯门骤然敞开。 一秒记住m.geilwx.com


楚青曼急忙把口红收进随身手提包中。


“新来的吗?”出现在电梯门口的男人,西装革履,寸发削直,眉眼刚硬,看似是保镖。


知道对方是询问自己身份,楚青曼点头。


再来一个保镖是守在电梯门口右侧,与之前来的那位成为两大护身金刚,互相咬着耳朵:“boss既然到了,让她别出去好了,反正boss只上两层楼。”


boss?莫非是大老板?


楚青曼的身体一个绷紧。


响亮的皮鞋声由远及近,光一打,公司高管们众星捧月的男人伫立在人群中间,英俊挺拔,鹤立鸡群。


远远眺望到一眼人来了,楚青曼转过身去对着电梯壁。


“穆总,请——”两位保镖拦住其他欲进入电梯的人员,自家公司的职员一样被拒绝三尺。


电梯里登时只剩下五个人,包括楚青曼。


扭头的楚青曼,突然察觉电梯里的镜子已经清楚地照出她身边男人的侧影。


身高足足一米八上,银灰色的西装外套稳重大气。


脚上擦亮的手工橙色皮鞋,时尚兼具。


腕间一只星钻镶嵌的瑞士名表,璀璨万丈。


翡白的指尖,颜如玉,美得窒息。


这双手?透了一股她闻着蛮熟悉的气味。


忽然,男人转过头来,眸中那点犀利掠过了她的背影。


女人,难得一见的自然卷,又黑又密,落到中腰处,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触摸的妖娆。


中规中矩的女士一粒扣黑色西装和直筒裤,却处处隐露出几分身材的曼妙。


一个在人群中,被看一眼的话必定难以忘掉的女人。


“穆总,到了。”保镖毕恭毕敬地向男人说。


穆,这么说真是那个七岁小提琴家的爸爸了。楚青曼想想要是自己女儿知道妈妈在自己迷的小哥哥粑粑公司里工作,不禁失笑:是巧。


后来发觉这巧不是一丁点。


老总走了后,她继续上到八楼的人事部门。


对她进行面试的主考官,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你是单亲家庭?”


“是,我丈夫在几年前因为意外不幸去世。”


“如果工作的话,孩子怎么办?有长辈帮着带吗?”


“我女儿很乖的,已经被英台国际幼儿园录取了。”


英台国际幼儿园?!


很显然,本来意图刁难她的主考官,被她女儿暖暖上的幼儿园名字打脸了。


英台国际幼儿园,全市全国乃至全球最好的幼儿园,学费惊人不说,听说招生的面试堪比全球小朋友选秀。不是天才潜质的儿童都别想进去。


“你说的真是那个英台国际幼儿园吗?”


“是,难道有其它的同名的幼儿园?我确实不知道。”楚青曼风轻云淡地笑一笑。


主考官拿捏着她的简历表的手指颤了颤,细细再瞄两眼,实在从那里头瞄不出个所以然。


面试过了,楚青曼走出面试房间,拿出手机给女儿带的儿童智能手表发出一条语音短信:暖暖,麻麻过了面试了,很快回去接你。



暖暖甜甜的小奶音:收到,麻麻~


准备回去前,人事部又走出来一个年轻女职员,对她说:“曼姐,你今天第一天到我们公司,我们主管让我带你去逛逛,顺便把公司门禁卡办了。我比曼姐年纪小,曼姐叫我小刘吧。”


“谢谢你,小刘。”楚青曼微笑点头。


小刘带着她在公司允许的范围内四处参观起来。


不愧是五百强的大公司,不仅给职员配备了最好的工作设备和环境,同时给职员设置了工作闲余的休闲区。进到休闲区里头,有吃的,有电视,甚至有解压游戏供职员玩耍。


小刘带楚青曼点了休闲区餐饮部的零食,从角落的杂志篮里抽出几本书递给她说道:“这是我们公司内部出版的杂志,只允许在公司里阅读,不给带出去和拍相。”


如此奇怪的规定?楚青曼接过瞧瞧杂志里头都写了什么公司机密。


小刘贴到她耳朵边神秘兮兮道:“实际上,是我们老总不喜欢自己的照片泄露到外面去。”


视线落到手心的杂志封面上,夺目的宝蓝色封面中央,白西装男人的脸登时让楚青曼张大了眸子。这张面孔,眉眼,鼻子,嘴巴,哪一点,都是像极了,像极了曾经刻在她骨头里的那个男人。


楚青曼用尽力气才让自己的呼吸不变急促。


走过去,找了张偏角的凳子和桌子,指尖摸着纸面上男人的脸,这脸廓,简直和她老公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不不不,不可能。哪怕老公死而复生,也绝不是什么公司老总。


只能说天下真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手指在额头间揉一揉,略过杂志封面上的男人,翻开杂志里头,第一页照片里的女人让她又感意外。给她拿来一杯咖啡的小刘看她的表情,问:“你认识我们秘书处的江经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