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开局无数复活币 > 第12章 用刀的都是大老粗,中看不中用

第12章 用刀的都是大老粗,中看不中用

作者:元婴初期 返回目录

聂诗诗的出现,并没有让孟浪的心起什么波澜。


在翻脸无情的这条路上,孟浪相信没有人会做的比自己更好了,毕竟他有经验。


别人翻个一两次就不得了,至多四五次就是极限了,大大滴渣男。


但是孟浪,随便算一算也翻了上百次了。


区区一个聂诗诗,还乱不了孟浪的铁石心肠!


九天之后,闻天阁传来消息。


刘东北一看,有些愣住了。


【查无此人】


有时间有地点有姓名有样貌特征,这种情况下闻天阁都查无此人,那么基本上是真的查无此人了。


要么是那个姑娘在骗自己,要么就是那个姑娘被骗了。


以刘东北的经验来看,大概率是那个姑娘被骗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这年头渣男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如果没保护好自己,也没有关系。


受伤了之后,还会有屌丝争着要保护你!


注意上面的前提条件,漂亮的女孩子。


如果长得丑,屌丝都不屌你。


刘东北记得那个姑娘带着面具看不到脸,不知道美丑。


不过既然带着面具,那么肯定是丑了,不丑带面具干什么?


所以刘东北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然后到了第十日,聂诗诗如约而至。


“这是一千两!”聂诗诗把银票摆在刘东北面前。


她没有继续纠缠那手镯的事情,既然之前就已经说清楚了,她再提也是惹人嫌。


刘东北看着聂诗诗递过来的银票,直接收了起来,不过这钱收的烫手。


但是也没有办法,人在魔道,身不由己,再烫手也得收!


为什么烫手?


闻天阁的任务完成率,可是百分之百!


聂诗诗提出的这个人,闻天阁既然查不到,那么就是任务失败了。


闻天阁不允许失败!


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


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既然解决不了问题,那么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这个聂诗诗,要死了。


不是刘东北残忍,是闻天阁残忍。


想到这里,刘东北不由充满了罪恶感,他本性不坏,但是在闻天阁这种魔道待了这么久,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好!


既然身在闻天阁,那么就要遵循闻天阁的规矩。


所以刘东北虽然每次杀人之后都有罪恶感,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继续杀人。


“姑娘,你要我们调查的这个顾长卿,我们没查到。”刘东北沉声说道。


“没查到?”聂诗诗一愣。


“不是说闻天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吗?整个通州就没有你们闻天阁查不到的消息,而且我这个任务又不难,怎么可能查不到?”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在骗我们,根本就没有顾长卿这个人。既然没有,那么自然就查不到!”


聂诗诗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这个人?


怎么可能?


难道顾郎用的是化名?


这倒是很有可能,但如果是这样的话,线索不就中断了?


可惜自己不会画画,否则将顾郎画出来,又是一条可行的途径。


她有点失落,沉默了片刻道:“既然你们查不到,那么定金是不是可以退给我了?就算定金不退,那个手镯总该还给我吧?”


刘东北冷漠道:“你骗了我们闻天阁,还想要定金?姑娘,你太天真了!


欺骗我们闻天阁的代价,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


姑娘,实话告诉你吧,今天你走不掉了。”


聂诗诗皱眉道:“什么意思?”


刘东北道:“今天不仅定金没得退,你这条命还得留下来。”


“你们闻天阁这么大的势力,居然还玩黑吃黑这一套?”


“闻天阁向来是童嫂无期,但你既然拿个假消息来挑衅闻天阁,那么就不要怪闻天阁心狠了。


你也知道闻天阁是这么大的势力,所以闻天阁不可辱,你安息吧。


你放心,你毕竟是一个女子,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不会让你太痛苦。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顾长卿,是他骗了你,才害死了你!”


刘东北说完,不再废话,事实上他的废话已经够多了。


然后他把腰间的佩刀拔出,身形猛若奔雷,一刀斩向聂诗诗的脖子。


刘东北虽然是魔教中人,但也讲究一个信字。


说给你一个痛快,就给你一个痛快。


再没有什么比一刀斩下头颅更加痛快了,因为死的太快就不会感觉到痛苦。


聂诗诗脸色无比凝重,闻天阁威名赫赫,如雷贯耳。


如今在人家的底盘,她自然是不敢大意的。


而且对面这个闻天阁的弟子,明显比她强上一筹。


自己是真气境中期的存在,但对面这个闻天阁的弟子,气息至少真气境后期,自己应该不是对手。


其实她还是低估了刘东北的实力,这小子都已经真气境巅峰了,只差一步就可入先天。


毕竟太差的弟子,也不配跟着孟浪混!


但此刻不管聂诗诗是不是刘东北的对手,这刀都砍过来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坐以待毙。


然后刘东北的速度又太快,她根本来不及躲避,所以只能拼!


聂诗诗拔剑,和刘东北硬拼。


一个是真气境巅峰的大汉,还是拔刀先手,气势如虹。


一个是真气境中期的柔弱女子,被迫后手还击,慌慌张张。


结果不用看都能够预料到!


刘东北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女子尸首两处的画面,真的太残忍、太暴力、太血腥了!


还好自己是施暴者。


不是受害者!


下一刻,聂诗诗尸首两处的画面没有出现。


反而是刘东北手中的大刀断成两截,整个人仿佛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跟个被电钻无意中打穿的水管一样,喷的那叫一个得劲。


聂诗诗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手,以及手中刚刚慌慌张张拔出来的长剑。


刘东北的刀,确实是被她的剑砍断的,人也是被她击飞的。


可……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自己这把剑,就是把平平无奇的铁剑,并不是什么宝剑神剑。


那么这种情况下,既然能够砍断对面这个家伙的刀,只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太强了。


“顾郎以前说的不错,用刀的都是大老粗,中看不中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