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开局无数复活币 > 第6章 他以为他是老阴比

第6章 他以为他是老阴比

作者:元婴初期 返回目录

这个胡乐,居然跑到阁主面前去告阁主心上人的状。


这也是……挺不开眼的!


雪艳娇对着孟浪说道:“王郎,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可以抛弃这闻天阁的阁主之位,与你浪迹天涯,做一双神仙眷侣。


就算你想回正道,我也可以陪你去面对一起,抵抗一切。


甚至你若想继续留在魔道,我也愿意全心全意的助你一臂之力。


无论你是继续当卧底为正道服务,还是想自己成为魔道至尊,我都愿意帮你!


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


孟浪目光平静,从他决定转职【情圣】开始,就注定了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动心。


而且这个“动心”,不仅仅是“爱情”,甚至可以说是任何“感情”。


例如此刻,面对雪艳娇的真心……


如果是以前的孟浪,既然不喜欢,那么他就会选择快刀斩乱麻,让她死心,不要在自己身上吊死。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但现在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当然不是他喜欢上了雪艳娇,而是他不要脸了!


不喜欢她又怎么样?


可以给她一个做备胎的机会嘛,谁让她对自己一见钟情,口口声声说爱自己?


不要说孟浪渣,他只是想给全天下美女一个温暖的港湾!


话说,备胎这招也是前世和地球上那个前女友学的。


大部分渣女背后都曾经有一个渣男在推她,同理,大部分渣男也是!


毕竟人之初,性本善。


总而言之,以前的孟浪是有良心的,现在……


嗯,现在也有,就是少了点!


孟浪眉头微微皱起,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目光冷漠的看着雪艳娇,平静道:


“阁主,没有任何证据,你就认定了我是正道派来的奸细?


如果你想借此来逼迫我、强迫我和你在一起,那你的主意就打错了。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奸细不是卧底,你要是怀疑,尽管来查!


还有,阁主,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应该怀疑我。


更不应该借此来对我威逼利诱!


爱一个人,应该付出,而不是索取。”


孟浪掷地有声的扔下这么一段话,调头就走。


雪艳娇看着孟浪的背影,急得跳脚,对着孟浪喊道:“王郎,我不是要借此威胁你强迫你,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本就愿意为你付出一切,而不是索取!”


…………


……


孟浪头也不回的离去,他当然没有误会雪艳娇的意思,他只是单纯的在套路雪艳娇。


这也是前世绿茶婊们惯用的套路了,他只不过是现学现用。


爱我就应该怎么样怎么样……


爱我就应该怎么样怎么样……


我呸!!!


孟浪叹了一口气,自己终究活成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


可悲……


不过也没办法,他一个小小的小鲜肉,孤身来到魔道当卧底,步步危机步步险境,想活下去只能不要脸了。


但细数这十几年来,孟浪虽然不要脸,但也是有底线的。


他骗过无数女人的感情,但是却没有骗过一个女人的身子!


就算搁前世,也不犯法,最多算个花花公子,风流浪子。


离开阁主的地盘,孟浪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冷芒。


这个胡乐,还是太年轻了,一点都沉不住气。


这么早跳出来,想不死都难!


正道联盟给孟浪发的任务,可不仅仅是查孙星这一个。


在此之前,消极怠工的孟浪,都不知道累积了多少“无果”的任务了。


其中有一个任务,就是调查闻天阁堂主胡乐是否变节。


因此,胡乐一开始不知道孟浪是卧底,但孟浪却知道胡乐是卧底。


所以孟浪早就站在上帝视角,胡乐怎么可能搞到孟浪?


这一次查“孙星”,孟浪顺手拿胡乐当枪使,正好试一试这家伙是否变节。


结果这顺手一试,试出事了。


变节就算了,还想搞自己,这个胡乐……死定了。


6地神仙都救不了他,孟浪说的!


孟浪刚走不久,一个闻天阁的弟子便来求见阁主。


这是胡乐的手下,叫做刘尹星,就是他主动告诉胡乐,孟浪调查了“孙星”。


事实上,这个刘尹星,是孟浪的人。


他在搞事情!


或者说是孟浪在搞事情!


孟浪也是老卧底了,大家都是搞情报的老阴比,怎么可能犯那种低级的错误?


这个胡乐,他以为自己是个老阴比加战地终结者,其实是人体描边大师加落地成盒!


调查“孙星”,是刘尹星以胡乐名义查的,根本就和孟浪没关系,到时候一查就清楚了。


然后他再故意给胡乐传假消息,看看胡乐什么反应。


这一看,要死人了!


…………


……


雪艳娇看着刘尹星,目光平静道:“你说胡堂主自己调查孙星,然后又把事情嫁祸到王护法的头上?”


刘尹星点头道:“确实如此,这件事情报组的张执事和他手下的两位弟子都知道,是胡堂主让我调查孙星的。


至于事后为什么把锅甩在王护法的头上,这一点胡堂主的野心昭然若揭。


他早就想晋升护法,却没有机会,所以想要亲手制造机会。”


雪艳娇看着刘尹星,眼神无比冷冽,甚至带着杀气,寒声道:“你是胡乐的人,为什么倒打一耙,真以为本座好忽悠?”


刘尹星顿时跪倒外地,颤声道:“胡堂主想要杀我灭口,我侥幸逃脱,走投无路,只能和他鱼死网破。”


雪艳娇死死的盯着刘尹星,逼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刘尹星低着头瑟瑟发抖,但是仍在咬牙坚持。


片刻后,雪艳娇挥了挥手,索然无味道:“你下去吧!”


“是,阁主。”


刘尹星走后,雪艳娇瘫坐在椅子上,良久,才轻叹出声:“原来我误会了他,难怪他那么生气,这就是马屁拍在马腿上吗?


雪艳娇啊雪艳娇,他不喜欢你,你放手就是,为什么要这么卑微?


为什么不放手?”


她想到了一则寓言:


一个痴情人问大师:怎么样才可以对爱放手?


大师让痴情人握着一个烧开的水壶。


仅仅一秒钟,痴情人就放手了。


大师双手合十,宝相庄严道:痛了,自然就会放手。


…………


……


雪艳娇握着一个烧开的水壶,一脸无奈。


“不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