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诸天当道士 > 05.段天涯与归海一刀

05.段天涯与归海一刀

作者:屠狗英雄 返回目录

“小陆,这些家伙男不男、女不女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你待会要小心点。”


祝无双对陆明小声提醒。


“无双姐,他们应该就是白天,燕捕头说的,东厂派来,追杀兵部尚书子女的。”


陆明同样小声提醒:“无双姐,你千万不要暴露你是捕快的身份。”


“原来是东厂的死太监啊!”


祝无双眼睛一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大档头的裤裆头。


感受到祝无双的眼神,大档头微微缩了缩屁股。


“喂!你看什么看?老子问你们的话,听到没有?”


先前那个东厂太监,瞥了一眼祝无双跟陆明,捂着嘴贱笑:“孤男寡女,黑灯瞎火的,肯定是偷来义庄,干羞羞的事情。”


“你没那个家伙,知道的倒是不少。”大档头瞥了一眼祝无双,同样怪笑一声。


“这帮死太监,没了犯罪工具,居然还对无双姐打起了主意。”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一看大档头的眼神,陆明有些担心这帮死太监,会对祝无双下手。


“回禀大人,贫道是看守义庄的道士。”


为了赶紧赶走这帮死太监,陆明故意吓唬道:“最近附近死的人实在太多,夜里义庄不太平,所以贫道才从同福客栈,订了一点酒菜,来超度一下孤魂野鬼。”


陆明说着,随手掏出碎银子,交给祝无双,同时悄悄使了一个眼色。


“好了,超度已经完事了,你就回去吧。”


陆明刚想打发走祝无双,免得遭这帮死太监的毒手。


“站住。”


然而那大档头,却直接挡在门口,拦下了祝无双。


“你手上拿的是酒菜?好得很,老子赶了一天的路,刚好饿了。”


大档头说着,直接把祝无双手里的食盒,抢了过去。


感情之前这家伙眼光不善,是看上了祝无双手里的食盒。


抢过食盒,大档头迫不及待的打开食盒:“玛德,超度个死人,居然用这么好的饭菜?”


说着,大档头直接用手拿出一个鸡腿,就往嘴里塞。


“啊!这些东西不能吃。”好心的祝无双还想提醒,这些饭菜掉在了地上。


大档头已经三下五除二,将鸡腿啃的干干净净:“味道还不错。”


又随手拿了一个鸡腿,将剩下的丢给旁边的小太监。


“拿去给兄弟们分了,吃饱了,好上路。”


还真的是吃饱了好上路。


陆明记得,这个大档头,以及他带来的这些手下,之后就会遇到铁胆神候,派来的大内密探,然后被杀的干干净净。


他们现在,也算是提前领盒饭了。


只可惜这食盒就那么大,吃的不多,近百个人一分,每个人也没分到多少,瞬间就吃完了。


“喂!小妮子,你是附近客栈里的伙计是吧?”


填饱了肚子,大档头再次把目光,注意到了祝无双的身上。


“你应该知道附近有个出关的十里坡吧?”


怕什么来什么!


之前陆明不让祝无双,暴露是当地捕快的身份。


就是怕这帮死太监让她带路,毕竟他们可是要被团灭的,去了不是送死吗。


陆明还想提醒一下祝无双。


“知道啊!”大大咧咧的祝无双,倒是抢先一步,直接点了点头。


大档头瞬间面露喜色:“好的很,那你就带我们去一趟。”


一看祝无双有些犹豫,大档头倒是爽快:“你用不着担心,我们都是东厂的,东厂知道吧?里面都是太监,所以你也别担心,我们会把你怎么样,就是让你带个路而已。”


“不过你要是不带路的话,刚才老子可是看清楚了,食盒上写着同福客栈,那老子现在就带人,把你们同福客栈,杀个鸡犬不留。”


面对这样的威胁,祝无双显然没得选。


一看祝无双答应,大档头直接翻身上马。


“都别耽误时间,连夜赶去十里坡,要是被那几个小东西跑了,督主非扒了我们的皮不可。”


伴随着再一次马蹄狂奔的声音,东厂太监,已经带着祝无双离开。


“淦!这下麻烦大了。”


陆明想要阻止显然不可能。


“这帮死太监,很快就要领盒饭了,无双姐跟着他们一起去,显然也是凶多吉少。”


陆明可是记得,铁胆神候派来杀这帮太监的,是他手下的两大高手。


段天涯还好说,归海一刀因为修炼的刀法,可是杀人不眨眼,才不会管祝无双是不是女人。


“就凭我现在三脚猫的功夫,想要去救人显然是白给,师父也不在。”


祝无双对自己不错,陆明自然不能看着她白白送死。


“只能去同福客栈搬救兵了,不过那里面,除了白展堂还算是半个高手,其他没一个能打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出无双姐。”


此时的陆明,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准备去同福客栈找人的时候。


“小兄弟。”


猛然之间,陆明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身影。


陆明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


“令狐冲,不对,郭靖,也不对!”


一看这人,陆明瞬间脱口而出。


“小兄弟,你说什么?”那人一脸奇怪。


“没什么!就是串戏了。”


陆明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人,正是铁胆神候手下,天字第一号的段天涯。


“刚才还念叨,现在就到了,来的是真快!”陆明小声说。


“小兄弟,你说什么?”段天涯再次一脸奇怪。


“废话少说,不要浪费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同样站着一个人。


静静的站在那里,满脸冷若冰霜,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刀,浑身上下散发出无穷的杀气。


“归海一刀。”陆明心中默念。


面对归海一刀冷漠的催促,段天涯倒也是好脾气,笑着对陆明问道。


“小兄弟,向你问个路,你知不知道十里坡怎么走?”


果然,是来追杀那帮死太监的。


陆明却忽然灵光一闪。


“知道!刚才有一帮说话阴阳怪气的家伙,也在问十里坡怎么走!”


“哦?”


段天涯神色一变,小声说:“看来还是被这帮阉狗抢先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