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妾心已凉 > 第50章查案

第50章查案

作者:西园寺果果 返回目录

次日月瑶穿了一套新的紫色衣裙,站在镜子前神色恍惚·露出伤感的表情,深思自己的疏忽,会带来怎样的危险,心中冷笑三声,如今自己当了别人的道,这是要收拾我呀,王妃这是按耐不住了。


丫鬟春桃,赶紧过来说道:“主子新衣服穿不得,沾染上梅兰的香气万一起疙瘩怎么办!”


月瑶回过神来在镜子中央摆弄着衣服眉头紧皱说道:这件新衣服是从衣柜里拿出来的,并未与梅香熏过的衣服放在一处,不必担心。”


月瑶转身来到窗前,遥望着远方假山一片碧绿,欣欣向荣生机勃勃,如果此事矛头指向的是孩子该怎么办?


春桃看着主子眉头紧皱心下明白:“主子你放心吧!小主子有王爷护着必能无忧。”


月瑶:“嗯。”


桃枝在一旁静静地立着。


月瑶:“平时就你注意多怎的这般安静。”


桃枝:“主子,在思考而沉浸在思考当中奴婢不想打扰,而且陷入自责当中若是惊醒必不会害主子受惊。”


月瑶:“没事这只不过是一件特别小的事,后果却特别严,绿无,今日如何了?”


春桃连忙回道:“比昨天略微红肿了一些!留疤是肯定了,不好治,神医说命保住就不错了,她耽误的太严重了。”


月瑶:“后院查的怎么样了?”


春桃:“养花的,培养花的花奴花酱丫鬟小厮凡是接触花的,一律都已经查了!”


月瑶:“此时不是不能生张吗?”


春桃:“传出去,会王府带来风言风语,主子在替绿无伤感吗?”


月瑶:“是的好好一个小姑娘,毁了!”


春桃:“此事就算给娘娘敲了一个警钟!”


月瑶:“被查的女子是否动刑法?”


桃枝:“是的。”


月瑶:“是否会有被屈打成招的?”


春桃:“屈打成招下场更惨!”


月瑶:“我想去看看孩子你们随我一同去吧!”


桃之(春桃)行礼:“诺。”


片刻间来到孩子的住所月瑶抱起孩子轻轻地摇晃着,宝宝身穿蓝色肚兜,外穿白色衣衫肥肥的裤子,梳着垂髫胸前挂着玉片长命锁。粉嘟嘟的小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圆圆的小肚子小崽崽一枚。


如今孩子已十个多月了可调皮了会走会跑了平时还是爬的时候多咿呀咿呀的朱氏和赵氏两位奶娘恭恭敬敬的在月瑶旁伺候。


月瑶抱起孩子,逗着孩子玩儿随手拿起一个波啷鼓孩子也要抢,月瑶不给,孩子要抢,月瑶再不给,孩子还要抢,月瑶拿一边去了?孩子娃娃坐在床上哇哇大哭。


月瑶抱起孩子,拿着拨浪鼓塞进孩子的小手里,宝宝摇晃着玩儿,手中发出咚咚的响声,嘴里吐着泡泡传出了声音:“娘!”


月瑶愣住了我儿子竟然会喊娘了?


月瑶激动了我儿竟然会喊娘了?


抱起孩子轻轻站起身来在床下转了两圈停下说道:“来在叫一声娘!”


两位嬷嬷吓坏了赵氏:“祝您轻点,轻点!”


朱氏焦急的看着


月瑶把孩子放到床上,孩子个个咯咯直笑。


正在此时看院门的仆人张福来报:五姨太,前来看望


月瑶:“请她进来。”


五姨太陆圆一身杏黄色旗装,进屋


“妾氏给姐姐请安!”


月瑶:“妹妹免礼。”


五姨太来到孩子旁边坐下,挥手示意丫鬟春杏外边守候。


看着孩子萌萌的心里一片柔软开口说道:“姐姐有子福泽深厚,接着白嫩玉指的手点了点孩子的眉心,灵宝下凡必有祸事,怕事便会来事,躲事不如挑事,如今姐姐若是毁容,王府里谁的受益最大?”说着停下逗弄着孩子转头看向月瑶。


月瑶:“王府为何二十年没有存活一子!”


五姨太扇风点火说道:“那是她们没本事,不过想必新进门的王妃姐姐手段了不得。


孩子撅着屁股一拱一拱的往前,眼看要掉在了地下


五姨太看着这个喜欢,抱起孩子亲了几口


赵氏看了看五姨太那长长的指甲,心下着急半蹲行礼说道:“主子指甲保养精贵,万不能碰着,孩子又调皮,望主子多加小心。”


五姨太:“你这仆人倒是尽心!”


月瑶闻言从五姨太怀里借过孩子微微一笑说道:“怎的习武之人指甲留这么长,平日里不会弄断?”孩子在月瑶的怀里不安分的爬呀爬,如今孩子十八九斤了,挣脱的力气也不小,月瑶见孩子在自己的怀里不安分,轻轻的把他放在了地下,心中宽慰的看着健康活泼的宝宝说道:“王妃的手段姐姐不知道,不过进府后确实贤淑大度。”


五姨太微微冷笑:“真要是贤淑大度,就不会指甲折了一只右一只,姐姐怎的今日没去妹妹那下棋,也不过是遇见点小事,这王府的后院想当初18个女人剩7,姐姐就应该知道王府后院的残酷。”


月瑶:“残酷不过是人心,再说了现在一个女人生不如死,我哪有心情陪妹妹下棋吗?


五姨太回道:“丫鬟也不安分的私下里偷偷穿姐姐的新衣视为过错,姐姐不罚就不错了,就算替姐姐挡了灾,姐姐多赏些银子罢了,还伤感不成?”


月瑶:“是有些伤感毕竟我与她主仆一场还是有些情份的?”


五姨太呵呵笑着看着孩子那水嘟嘟的大眼睛说道:“给了她想要的赏赐,便是最大的情分。”


月瑶脸色不渝的说道“嗯。”


另一边,王爷动用了内暗线查此事,原本后院的事,王爷必不会理会,但涉及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能不管。


七天结果就出来了已查出来了一个洒水的女官听说水里加着木之,那样花看着更娇嫩鲜艳,但是她不知道会身体红肿,查到听谁所说?那女官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内院的事情王妃管,王爷不变过多地插手人交给了王妃,审问,王妃心下一松。


转日清晨王妃梳洗打扮后坐在厅堂喝着茶等待审问丫鬟


王妃贴身丫鬟红玉一身藏青色夏装高声喊道:“来人呀带贱婢!”两边仆人若干站在两旁,月瑶听闻审讯,领着丫鬟桃枝赶来王妃处。


丫鬟墨兰一身蓝色衣衫被小厮压着跪在王妃面前浑身狼狈头发散乱,口中磕着头嘴里说道冤枉


墨兰连滚带爬到王妃处红云一脚踹开厉声说道:贱婢主子的身岂是你近进的。


墨兰被踹倒趴在地上咳咳的爬起身来怨毒的看着王妃


王妃震怒开口:“仗打30。”


月瑶,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连忙制止,:“慢,妾身给娘娘请安。”


王妃:妹妹来的倒是快


月瑶讽刺一笑“慢!人要是打死线索就断了。”


王妃气道:“怎会30板子打不死人的。”


“姐姐可曾审理。”月瑶一改往日柔顺姿态步步紧逼说道:“为审先打有失公允,传出去只怕有人会说王妃不慈,做事毛躁。”


王妃啪的一声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只听见啪的一声:“放肆,谁给你的胆子这般跟本宫说话。”


月瑶满脸讽刺说道:“这王府以前内院没个主母管事的,王爷在毫无纰漏疏忽,姐姐若是管不好大可放权。”


王妃冷笑说道:“妹妹这是借机想争管家权利吧。”


“看姐姐怎么想呗,还审不审了!”说着话月瑶坐在了椅子上,桃枝站在身后。


红云压不住火刚要训斥,桃枝看着红云不屑的说道:“主子说话哪有奴才质疑的资格。


红云压了压火气冷笑的看了一眼月瑶主仆二人说道:“咬人的疯狗不必理会。”


桃枝:“是呀!疯狗人自是不必理会。”


廖嬷嬷站出来训斥道:“有没有规矩!”


月瑶拉着脸甩了袖子不悦的说道:“既然王妃娘娘身边的人懂规矩王妃审吧。”说这话起身轻微行礼“妾身告退,起身往外走,“千万别把人弄死了,线索断了,幕后下三滥的人逍遥法外,娘娘在落一个包庇罪。”


廖嬷嬷:“侧福晋您这是给谁甩脸子,


月瑶本宫给下不中用的人甩脸子也要经过嬷嬷的首肯吗,转头讽刺的看着廖氏


廖氏老奴不敢


月瑶微微行礼王妃姐姐若是人审不了结果大可交给妾身


王妃既然妹妹要亲自审理人你就带走吧


月瑶姐姐大度谢过姐姐e


起身桃枝去吩咐内院管事冯太宝把人带到竹月居


王妃我倒要看看妹妹如何审法


月瑶莲步轻移,来到墨兰面前低身说道,你的家人我会好好照顾


墨兰闻言一愣墨兰是孤儿


月瑶:是呀还有一个九岁的妹妹在娘舅寄养是吧,本宫花了百两银子买下,明个送妓院里去滋润滋润,这都是你的功劳呀


墨兰闻言惊恐的看着月瑶跪下磕头:“奴婢错了奴婢错了。”


月瑶说究竟谁指使你的


墨兰看看王妃身边的丫鬟红玉一咬牙


起身撞墙满脑开花扑通一声倒地抽搐,丫鬟拦住不及,


月瑶愣住了前去查看


墨兰鲜血直流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月瑶口吐鲜血


王妃起身讶的看着


月瑶心下悲凉第一次手染鲜血,逼死人自嘲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身体踉跄着,桃枝赶紧近前扶着主子


墨兰弥留之际对月瑶说了一句小心王妃娘娘。


王妃震怒:“把她的尸体喂狗诬蔑主子罪该万死。”


月瑶嘲讽的说道:“姐姐这是不得人心呀!看着墨兰惨不忍睹的尸体说道我会善待你妹妹的


王妃气的脸色铁青,然此事最后不了了之了,墨兰的妹妹最后被送回了家中,至于王妃会不会报复就与月瑶无关了。


事发当夜王爷一身蓝色锦服来到王妃处。


王爷坐在茶几后小凳上品着茶说道:“爱妃近日辛苦了。”


王妃在王爷身侧站着回道:“最近好多了。”


顾经年:“我看你面色总是不好身体劳累吧!自大婚后管家的权利便交给了你,打理诺大的王府必定是身心疲倦,不如休养一段时间。”


“王爷,这是要收回管家权利吗?”王妃问道。


王爷回道:“不是,由內院管事,冯太保协助爱妃管理王府,养好身子。


王妃脸色苍白身子身子轻晃着回道:“诺。”


侧妃受到惊吓,孤去看看


王妃心里恨得要杀人,面上盈盈一笑回道,妹妹确实吓到了言语言语之间不妥望夫君好好关怀


王爷冷笑的看着告状的王妃:“回道自然,起身走了”。


王妃:“恭送王爷。”


王爷走后,王妃内心的独白……贱人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