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诸天从反派开始 > 第四十六章王妃与月瑶暗自的较量

第四十六章王妃与月瑶暗自的较量

作者:悠闲疯 返回目录

王妃知道,最近月瑶正在帮助金梅雨平事,王妃一身杏红绣花紫罗兰宫装,正坐在床头看着书,心中冷笑三声吩咐:“红玉。”


“奴婢在。”红玉回道。


“给我送一封家书,与我的父亲,你派人秘密送去。”


奴婢:“明白。”红玉恭恭敬敬的回道。


左相穆德祥五日一休沐,下午单人一身便服坐在岳阳茶楼喝着茶听着戏心里愉悦,仆人随身伺候,不大一会左相府王管事60开外一身褐色长衫匆匆而来。


“老奴给大人请安。”进门规规矩矩的行礼。


左相见管家来了知道有事,挥退身边的下人说道一本正经的做坐了起来问道:“免礼,何事”


王管事擦了擦脸上的汗回道:“三小姐贴身下人红玉派人送来的信,奴才不知何事。”


左相脸色严谨回道:“拿来我看看”。


管事弓着腰从怀里拿出信,递给左相。


左相拿过信一看上面写着“父亲轻启,”撕开书信入目女儿的笔记映入眼帘,“父亲大人安好否,年纪已高事事已身体为重,女儿一切都好,到是有一事请父亲帮忙,浙江巡金不予犯案实职之罪,务必秉公办理,此事是女儿与月瑶之间暗自的较量,究竟谁输谁赢?全靠父亲。”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左相心中冷笑就一个妾能翻了天不成,但是女儿所求之事,自然是大事,回到相府天色已黑来到书房。


写了一封书信,发了一封密函,递给贴身仆人福德海送到两江总督唐书林手中。


说道:“300里加急书信。”


奴才点头:“诺。”


月瑶此刻坐在花园中秋千上,思量着此事王妃必定插手。


桃枝站在身后:“主天色已黑回吧”。


月瑶皱褶眉头说道:“今天是阴历六月十六月亮好大好圆好亮呀,不急我看一会星星,赏一会月亮。”


春桃:“主,奴婢回房为您取来一件披风。”


月瑶:“嗯,你们也添件衣服我想呆一会。”


春桃行礼:“诺。”转身回来竹月居取衣服。


月瑶看着万里无云广阔的天空思考者,我与她穆南萱王妃之间的暗中较量,人究竟该依附于谁?在下人们眼中的权威,就看这一场看不见硝烟战争,嘴唇轻咬思虑着此事。


如今王爷不管这事儿,王妃与我,还各有打算,我能求的只有九皇子,而且两江总督唐书林还是左相的门生。


如今这事我能求谁?皇帝,九皇子王爷王妃,陛下轻易见不到面,见到了,也不会理我这个一个小妾的请求,我没那么大的脸。


我该求谁呢?不如走九皇子的路子,九皇子立场与我夫君还不算对立。


王爷听闻下人来报,说侧妃娘娘深夜不睡坐在花园中不睡,荡着秋千。


王爷的心尖尖有烦恼,心中也是关怀随想她去吧,但是提笔写下了一封信,贴身仆人张贵眼角扫过,信封写着唐书林收,王爷片刻起身。


张贵连忙上前:“王爷你这是?”


顾经年:“赏花。”


张贵噗嗤一笑。


王爷看了一眼张贵。


张贵连忙一本正经说道:“爷夜深了,奴才给你拿一件披风。”


顾经年慎王爷回道:“嗯快点。”


夜半天气微凉,轻风微微的吹过,月瑶混浊的大脑清醒了,秋千忽然动了。


“啊!”月瑶吓一跳,抓紧秋千的绳子,随着它上下纷飞。


突然一双有力的打手抱紧了自己,男性的荷尔蒙散发出来,竹子的清香传入鼻尖。


顾经年:“夜深了,夫人怎的还未休息,难不成想为夫了。”


丫鬟桃枝与张贵急忙退了很远


春桃此刻取衣服回来了,张贵连忙上前示意幽暗的眼神看了看春桃。


春桃连忙退后。


顾经年随手把披风解下为月瑶披上,口中说道:“冻着了感染风寒不许看儿子去,免得害他感染风寒。”


月瑶此刻如乖宝宝似的回道:“嗯。”


二人依偎在了秋千上,月瑶往顾经年怀里紧紧的靠去。


顾经年:“再往这边靠,为夫要掉下去了。”


月瑶抬头看着王爷幽怨的表情刚要开口,顾经年蜻蜓点水吻了下去。


月瑶心跳加速,脸色越发的娇羞起身推开王爷。


半蹲行礼:“妾身告退。”看着桃枝春桃退却的方向一摆手。


二女领悟鱼贯而出给进前给,王爷请安。


顾经年:“免礼。”


二女起身来到侧妃娘娘身后。


月瑶为等王爷回话起身又行一礼“妾身告退。”


王爷幽暗的双眼回道:“嗯。”心想媳妇我怎么这么爱你娇羞的模样,真想把你吃了。”


张贵也走了出来,看见眼前的侧妃娘娘,此刻美丽动人的神情越发的迷人,心想侧妃好手段呀,笼住王爷的心,神态方法,语言,一流,看了看自己喜欢的春桃,小狐狸精,随主人了,看着真招人喜欢。


月瑶领着丫鬟转身走了。


王爷看着月瑶的背影,片刻回来书房。


春桃走在路上心也不平静,刚才张贵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要吃了自己,心跳突然加速,想到自己定了娃娃亲暗自压了压自己的心神,莫非自己会错了意,府里人知道自己订婚了呀,看了看桃枝年芳16清丽佳人,应该自己会错了意吧,想到张贵那俊秀的容颜脸红了。


桃枝的心此刻却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事,心中想到的是王爷,心跳微微快了三分。


隔日月瑶咐桃枝送一封信与九王爷府上就说我有事求他。


九王爷也接到了月瑶的书信,棠笙请启:


“小嫂,有一事求贤弟,两江总督唐书林管辖范围内,浙江巡抚金不予,所犯失职错判人命案之罪。


希望能从轻处罚,不知能否通融?此事麻烦了九爷,求九爷相帮。


九皇子坐在客厅里与五皇子喝茶?


看着信眉头一皱,明白了:随口说了:“说好办,也难办,说难办,也好办。”


五皇子一身精致的墨色蟒袍没看见信的内容回了一句,“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


九皇子笑嘻嘻的说道:“该管。”二人接着品茶下棋。


五皇子南离殇走后了,九皇子来到书房提笔刷刷写下一封信,交给下人,给两江总督唐书林送去。


七天后下午唐书林书案上放着三封书信


一封信是恩师所写,一封是九皇子所写,一封是王爷所写。


唐书林暗自皱眉浙江巡抚金不予失职错判命案,这事值得吗惊动三位大人,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事。


看着倒像是两方的争斗,心下思量如何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