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妾心已凉 > 第四十五章月瑶的的思考

第四十五章月瑶的的思考

作者:西园寺果果 返回目录

金梅雨走后月瑶坐在软榻上思考,王妃在后院立足因为有家族的支持与贤惠,而我立足于王府只有王爷的喜爱,如今也是应该发展一下势力,凡事不能认人宰割。


入夜王爷忽听下人来报说侧妃娘娘来见。


“侧妃娘娘您里面请”书院看门的一中年大叔说道。


月瑶一身桃红宫装往里边走边问道:“王爷最近公务繁忙辛苦的狠。”


桃枝在前打着火红的灯笼。


门房回话,“王爷晚上饭为吃完就忙着办公。”


二人说话间进了书房。


月瑶挥手桃枝门房下人退下。


入目王爷一身麒麟墨色袍子正在书案前看着资料皱着眉头。身后屋内一排排架子一层层摆放着书。


月瑶莲步轻移来到王爷面前躬身行礼:“王爷吉祥。”


王爷面上一本正经看着资料。手一把拉过月瑶坐在怀中。


月瑶面含春色轻咬下唇。


王爷眼神幽暗情不自禁的看着月瑶那诱人的红唇抱得更紧了,低头轻啄了一下。


月瑶连忙闪过。


王爷挑了挑眉看着月瑶开口说道:“夫人深深夜来访何事。”


说话间月瑶依偎在王爷的怀里红唇轻起说道:“近日王爷公务繁忙见得少了的来看看,不知耽误没王爷公务没?”


王爷笑着说道:“夫人你觉得那耽误没耽误?”


月瑶撇着嘴说道:“王爷晚饭都没吃,月瑶回去心痛的该睡不着了!”


顾经年:“瑶儿心痛本王办公都做不下去了怎办?”


月瑶:“王爷晚上吃点吧,瑶儿心就不那么难受了。”


王爷亲了亲月瑶的脸颊乖,“一会本王就吃。”


月瑶:“夫君最近都瘦了!”


“夫人倒是最近丰腴了不少。”顾经年回道。


月瑶噗嗤一笑在王爷的怀里起身。


远离,来到书房门口声音略微高对着门后的仆人,说道:“吩咐厨房为王爷做几样简单爱吃的饭菜。”


书房们后着的男仆人连忙回道:“诺。”


王爷眼神微眯看着月瑶,脸色无悲无喜。


月瑶吩咐完门房看着王爷半蹲行礼说道:“妾身不打扰夫君办公了。”


王爷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扶起月瑶拉着她的手说道:“来了就别想走了书房有软塌能住。”


月瑶脸色腾的一下红了小声说道,“夫君书房不如卧房。”


王爷眼神更幽暗了抱起月瑶往床榻走去。


月瑶挣扎着:“夫君一会来人备膳。”


王爷:“夫人想多了。”


月瑶微微咬着下唇脸色更红了


顾经年把月瑶放到软榻上:“欺身而上,莫不是夫人还想点别的?”


月瑶一把推开顾经年含羞带怯的说道:“妾身是想多了。”


王爷:“哦!说来听听?”


“夫君今日金妹妹哭哭啼啼来到我这,说了她父亲之事,夫君知道吗?”月瑶抬头看着王爷。


顾经年不悦的回了一句,“夫人就知道问公事。”


月瑶咬着嘴唇回道:“是私事,自家妹妹的事故而问问夫君。”


顾经年单手挑起月瑶的一绺秀发把玩着,回问:“她为何选择问你?”


月瑶郑重的说:“因为我是她姐姐。”


顾经年:“好一个姐姐,这事记得问王妃去,左相门生管此事。”


月瑶妾身只想问一句,“处罚的结果会是?”


顾经年:“最轻降职,重罢官蹲大狱。”


“妾身懂了。”


“不知夫人会怎样处理此事。”


月瑶…………“王爷等着消息吧!”


“好,本王倒要看看我这侧妃有什么本事。”


二人说着话书房门外仆人来报。


月瑶与王爷赶紧分开整理衣服说道:“进吧!”


此刻王爷倒是装作一本正经的站在一旁。


小厮诺开门而进身后跟着四个相貌清秀的小丫头端着菜进来,齐声:“给侧福晋请安,给王爷请安。”


顾经年:“免礼。”


月瑶摆了摆手:“免礼。”


丫鬟鱼贯而入来桌前摆上四菜一汤,饭食有米饭馒头玉米粥


月瑶:“怎的这么快。”


领头的小丫头回道:“厨房天天会备下晚膳。”


月瑶:“你们下去吧!布菜我来与王爷。”


“诺。”丫鬟们退下月瑶拉着顾经年来到桌边,说道:“夫君吃点吧!”


顾经年被拉着做到了桌边软凳上,他伸手拉着月瑶一起做下开口说道:“一起吃吧!”


月瑶点头:“嗯嗯!”呵呵一笑说道:“好呀!正好我也饿了!”


顾经年:“我看你这不是来看我的,为了吃吧。”


月瑶一本正经的说道:“是呀!要不我怎么能这么胖,夫君要是看着我一定能多吃点说完噗嗤一笑。


顾经年打量着月瑶,确实胖了一点。


月瑶不悦的说道:“怎会胖我的衣服没加码呀!”


顾经年噗嗤一笑看着月瑶无语。


桌上摆着四菜一汤,月瑶就挑王爷,不想吃的菜加


顾经年看见她那小孩般的性子摇了摇头,“我家瑶儿什么时候能长大?。”


“长大了呀!个儿不矮呀!”月瑶调皮地说道。


王爷回道:“是个儿不矮,心智不长。”


“妾身有王爷护着不怕。”


“本王能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


“妾身不还有儿子呢吗?”


“你怎么不想护着儿子?反正想儿子护你!”


“妾身就这么想的所以要好好教养儿子,儿子最近胖了,胖的小脸圆咚咚的,夫君,有半月没去看孩子了吧?这半个月都忙什么呀?”


“户部互不钱粮人才的问题。”顾经年回道。


“下面不是有人吗?夫君为什么这么忙?”


明阁老,交接的时候中风了就给了本王几本册子,本王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整理完,户部的银两用途四面八方,国家用的银子都是要经过户部,民用公用军中,紫禁城发银两,都得归户部发放,本王只是暂时的,陛下正在寻找交接的人,必须把资料整理好,随时可以交接。


“王爷辛苦了,瘦点更好,是吧?月瑶”笑嘻嘻说道。


“哪好呀?”顾经年挑着眉问道。


月瑶扑哧一笑,“省粮呀!”


二人有说有笑。


正院王妃以躺在床上听下人来报,侧福晋与王爷二人吃饭有说有笑,气的指甲掐碎了一只,醋的牙根恨的直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