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妾心已凉 > 第四十二章王妃独守空房

第四十二章王妃独守空房

作者:西园寺果果 返回目录

中午时分,月瑶回到家,路过王府花园想去赏花,走到拐角处,眼前豁然开朗,娘娘一身正红宫装,正站在月季花旁赏花,王爷身穿玄袍大步而来,二人相望,下人们识趣的走远了。


王妃娘娘蹲下行礼,王爷扶起王妃拉着娘娘的手深情地看着片刻问道:“萱儿手怎么这么凉?”


月瑶与与丫鬟桃枝,春桃恰恰在拐角处有花有树木的遮挡,月瑶看不大清前面二人的表情,然而却能听到王爷的微弱声音。春桃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情况,桃枝看着自家主子不悦的脸心里不是滋味。


王妃的话从耳边传来:“夫君!可能妾身站在外面久了手略微凉了些。”


“娘子这般为夫总是挂在心间,怎么还如孩子一般?凉了,怎的不加件衣服,下人们也是的,这么不尽心?


“夫君第一次换妾身娘子!妾身惶恐。”王妃的脸上透着娇羞。


“你我夫妻本是一体,刚进府彼此不太熟悉,是为夫忽略了你的感受如今你进府快半年了,孤深知娘子的温柔贤惠大度,府中吃住还习惯吗?可以按照你以前的习性来。”


王妃的手被王爷拉着二人离得很近王妃含情脉脉的看着王爷,“王爷对谁都这般好吗?”


“怎的?为夫博爱,不好吗?”


“王爷说笑了,妾身有时候羡慕侧妃与王爷情比金坚。”


“娘子那是因为你未出现,妾有妾的本分你在夫君的心里无可替代。”


王妃娘娘顺话依偎在顾经年的怀里眼神暗自瞥向了月瑶的方向。


月瑶远处听得真切,心里暗想王爷对谁都如此多情,不愧是皇亲贵胄。


妾的本分不过是一个逗趣玩意儿罢了,转头离去抬眼瞬间,见他二人浓情蜜意说着话,眼见王爷摸着王妃的手亲了下去,王妃娘娘羞得的躲开。


不!……月瑶心里嘶喊着。


回到竹月居房中膳食桌上已摆好了,月瑶开门进屋,心痛掺杂着悲凉于怒气,抬手一把掀翻桌子,砰地一声倒地,稀里哗啦盘子碎了一地掺杂着食物,一片狼藉。


下人们跪倒一片,不知所措。


月瑶为停下脚步来到床前坐下神色恍惚,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想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真的要接受自己与别的女人分享分享夫君的爱吗?


在床头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春桃和桃枝明白此事去请韩磨磨。


月瑶的坐在床头思考,如今自己已贵为人上人,吃穿不愁富贵荣华,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夫君的爱!我要把他争回来,可是我嫌他了,作为受过21世纪教育的女子与她人分享自己丈夫的爱,我唾弃我自己嫌他渣了。


就是一个渣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罢了这一世,就算为了儿子活着吧!


韩嬷嬷听闻春桃说明了情况,脚步飞快的到了竹月居,见月瑶平静了,静立站在身旁担忧的看着。


月瑶自我开导一番压下了不悦的心情吩咐下人摆膳,但是心里还是难受。


色香俱全的饭菜上来,月瑶大口地吃着,嘴里没滋没味如同嚼蜡。


韩嬷嬷:“主你这是何苦呀,和自己过不去!”


“韩嬷嬷你说笑了本宫挺好的!”


“好为何不悦?”


“嬷嬷你逾越了!”


“奴才错了,但不得不说,主子莫要把自己逼疯了,以后事会很多,王爷不可能总顺着您,府里还会进新人。


月瑶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留下。


韩嬷嬷:“你们都下去不去,记住主子好,你们才能更好。”


屋里伺候月瑶用餐的仆人齐声说道:“是。”退出了门外。


春桃拉着桃枝也退了出去。


月瑶拿起手帕捂着嘴呜呜的哭着。


韩嬷嬷一身深棕色布衣:“来到月瑶身前轻轻的拍着月瑶的后背叹了一口气。


月瑶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声:“嬷嬷我懂,可是做难呀!”


韩嬷嬷安抚着说道:“慢慢来。”


王爷此刻正在书桌前看文案,听闻下人来报说月瑶中午掀了桌子,皱着眉头未语


傍晚却来到王妃处吃晚饭。


心中想着王妃沉稳,月瑶活泼好动,王妃大度,月瑶爱耍小性子,怎的就喜欢这小性子。


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美酒佳人。


王妃一身正红宫装贤惠的给王爷布菜,夹到碗里的都是王爷爱吃的菜。


顾经年面带笑容看着王妃,心里却想着月瑶,是该冷一冷她了,现在王府后院王妃最大,荣宠太过遭人妒,遇小人,


看着王妃聪慧的女人。


王妃:“夫君今日公务繁忙也要注意身体。”


王爷吃着饭:“回了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王妃脸色闪过尴尬,未语低头吃饭。


饭桌二人静静的吃饭,未免太过冷清。


晚饭用完餐具撤下。


王妃脸色微红的看着顾经年。


王爷脸色微凉,“时间不早了萱儿就寝吧,为夫还有一些公务为处理完,这去书房,不必等我了。”


王妃脸色僵硬的回道:“是,”心中不悦。


王爷走后,王妃阴郁的坐在桌前喝着茶水,丫鬟们站在身后大气的不敢出,王妃暗自咬牙脸若冰霜想着,自大婚后三个多月二人就圆过一次房还是自己灌醉王爷算计来的,啪的一声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丫鬟们吓得跪了一地。


王妃甚是不悦此刻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暗自咬着牙根,顾经年你就这么喜欢宋月瑶,眼里容不下旁人吗,早晚我收拾这个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