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清浅之盗将行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池娅 返回目录

我第二天在房中醒来,韵儿听到动静后便急急闯了进来。


“小姐怎么弄的?昨天竟然晕着回来,我还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


我尴尬的看了一眼她,心虚道:“还不是被酒熏晕的。”


见我没什么事,韵儿突然靠过来,担心道:“小姐,环儿昨晚彻夜未归。”


我掀开被子,看着她严肃道:“派人出去寻了吗?”


“已经差人出去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城守大人又召见了子鱼,子鱼赶去时,正巧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白起将军。


“将军。”子鱼朝他行了一个将礼,甚是恭敬。


白起将军拍拍他的肩,叮嘱道:“进去之后好好说话。”


子鱼本不知城守大人叫他来是为何事,可现在经白起将军一点拨,便瞬间明白是何缘由。


京都伊来人了,而且还是自己的熟人!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子鱼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因为心事重重,连带着脚步也万分沉重。


推开门,便看见那人和城守大人正相谈甚欢。


“大少爷,我等你很久了。”


外面突然谣传孟府大小姐身有隐疾,药石无医,恐时日无几。


消息是从给我看病的大夫那里传来的。我赶到亭苑时,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还有韵儿严厉的斥骂声。


我看到环儿被两个丫鬟抓住,韵儿正不断扇她耳光。


看到我来,韵儿便生气道:“小姐,这贱婢竟敢诅咒小姐,难怪彻夜未归,想来是怕罚。”


环儿脸上被打得高高肿起,脸颊上带有丝丝血丝。双手被死死钳住,已有勒痕,红紫一大片


“韵儿姐姐,这种事情我怎么敢乱传?”


“没有乱传,那就是事实了?你敢说不是你去找的大夫?”


“是小姐让我去找大夫付诊银的。”


“胡说,诊银分明是小姐让我去付的,你到底是何居心?”


环儿一脸震惊,内心十分不甘,难怪昨天我带子鱼公子去找小姐时,没有看到韵儿姐姐。事情发展成这样,竟然是小姐另有安排的,只是,为什么?


“小姐,救我,救救我!”


“好好管教!”


我看了一眼她,终是无动于衷的走了。


我从来都不否认我的心狠,错就错在,她还得为我办事。


林子仪酒醒后便一直坐在树上看戏,待我走近后,他才跳下来。


“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当然是赶出府。”


“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子仪,我一直想问,你和我哥什么关系?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交易?不然,一向懒散随性的你,怎么甘愿屈居在这孟府?”


“你……你已经知道了!我就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过,交易原是有的,只是现在我不想要了。还有,我和你哥没关系,是他自己主动找上我的。我戴人皮面具,只是怕拖累你。”


林子仪苦笑道。


“昨夜小姐说要在府上设宴,,请子鱼公子来府上做客,要我们挖出五年前她在竹林埋的几坛贵妃酿。可子鱼公子也不像是个会喝酒的人啊?”


“你啊,别这么傻,这酒是小姐的心意,况且,小姐日后同少爷离开九重关,这酒又带不走,还不如给有需要的人呢!”


“可子鱼公子也不像是一个有需要的人啊?”


“说你傻,你还真傻了?不喝酒,不代表他不会喝酒,也不代表他不喜欢喝酒啊!”


两个小丫鬟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聊着天,树上的林子仪将她们的话都尽收耳底。


结果到了第二天,府里又有人说子鱼公子有事耽搁了,来不了。这场设宴便因此取消。


所以,后来酒都入了林子仪的口。


“林子仪,我应该感谢你帮我。要不是你在暗中推波助澜,让环儿昨夜回不了家,事情也不会进展得如此顺利!”


“清浅姑娘,我……”


“人皮面具花了不少钱吧?也对,你前几个月可是洗劫了云李两家,钱财大把,何曾在乎过这点小钱?”


“不是,这是你哥哥给我的。”林子仪急了。


看来是早有预谋,只是还是想不通。


“我也不知为何你哥哥会看上我,让我来保护你。”


我盯着他道:“哥哥人在易州,不过两天的行程而已,这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我想他爬也要爬回来了吧?”


“清浅姑娘,你好像在生你哥的气?你哥哥对你是真好,什么都替你这个妹妹想好了。你可千万别怪他,况且,他现在也许脱不了身,你还是要体谅一下他。”


“林子仪,你私下可有和我哥联系?”


“没有,这天远地远的,传信多麻烦!”


我明白了,打发走了林子仪,我一个人又坐在房中想了许久。那日晕倒,我听到哥哥在叫我,那若有若无的窒息感,直逼心门,让我疼痛难忍。


直觉告诉我,哥哥现在情况很不好。


出了城守府,子鱼便径直向军营走去。后面跟着一白面书生,不远不近的距离。


“大少爷,老爷叫您回家!他说您现在在外面已经玩够了吧?”


“别和我提他,如果不是他,我娘怎么会到现在还不见我?更不会离开我。”


“大少爷,已经十年了,您这气也应该消了吧?”


白面书生说着便一把赶上前去,拦住了子鱼的去路。


子鱼停下脚步,两个之间气氛略微有点紧张。双眼对视,都暗藏锋芒。


“京都伊现在情况很不好,老爷身体也日益消瘦,前几日还生了一场大病,现在还在床上起不来,陛下来看过几次,赏了许多稀有药材,可都未见好。你知道吗,这病是人为,是蓄意良久。每日给老爷端去的药膳,都掺有少量毒药,银针试不出来。也是因此,老爷中毒积深,恐时日无多。现在,老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出走那天,老爷很担心你,一直偷偷派人照看着你。这么多年过去了,老爷一直未叫你回家,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他怕你拒绝他,也怕把你逼急了,从此和他断绝了关系。大少爷,老爷真的不行了,你回去看看他好吗?”


子鱼身子颤了两颤,不知不觉便发起了神。


不知何时起,身旁突然多了许多来来往往的路人,从两人旁边走过。熙熙攘攘的喧闹声,也无法打破内心深处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