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地球电影院 > 第三十四章 变态

第三十四章 变态

作者:以文止戈 返回目录

合作?


有意思。


苏良擦拭装备的动作一顿,想了想,回了一条消息,“你为什么要找我合作?”


“我觉得你很强。”


藏青鸿的回复很快,“从你来到影院开始,我就一直在观察你,从你能那么轻松的面对赵振让我相信你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当然,我的直觉也很正确,今天下午我看到钱海他们跟着你离开,现在你还能有空通过这个小纸条来找我,无非就两个理由。


一,他们奈何不了你,面对钱海三个人,你很轻松的甩掉他们离开了。


二,他们被你杀了。


这两条理由,都足以证明你的实力。”


藏青鸿连续发了几条信息过来。


一直都在观察我?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苏良想起了在影院大厅感受到的那四股视线。


眼前这人就是其中之一?


苏良一边想着,一边回了一条消息,“哦?为什么你觉得我不会是钱海?”


苏良的回复让对方一愣,有些沉默了。


“钱海应该不会这么说话。”


“看起来你对他很熟悉。”


“总归是在影院混了一个多月的人,尤其是在影院刚开业的那段时间,没多少人,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但凡一个人见了一个多月,总会有些了解的。”


看来对方是跟钱海和赵振同一期的人。


苏良放下手中的摄像机,起身坐到了床上。


“你想怎么合作?”


“我可以给你提供其他观众的信息,并且也会给你其他电影人物的信息,一些电影院的信息也可以告诉你,必要时我还可以帮你完成猎杀电影人物。”


苏良眉头一挑,对方这么大方,看来图谋不小。


“哦?这么大方?那我该做什么?”


“同样,你也将你知道的信息告诉我,这样我们信息互享,互帮互助,互相作为对方隐藏的助力,这样我们无论是面对其他观众还是电影人物就更加有优势了。”


藏青鸿很快就回消息来。


这是让我当二五仔?


苏良摇了摇头,对方这意图也太明显了。


他都不好意思点破。


这是冲着他来的吗?这明摆就是冲着赵振的信息和消息来的。


“让我再想想。”


回了一条消息,苏良就关掉手机,躺在床上。


藏青鸿想要跟自己合作,自己可是在电影院刚刚冒头就被他盯上了,想来无非也就是冲着赵振来的。


可惜,自己对于赵振的了解可能还没有他们多。


倒是可以利用一些自己知道的信息跟对方交换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影院规则。


脑袋的信息对撞越来越强烈了,很快,苏良就陷入沉睡当中。


......


清晨,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床上。


苏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用手遮挡了一下阳光,看着窗外清晨初升的骄阳,眼中有淡淡的迷茫。


回想了一会才记起现在是什么时候。


起身伸了个懒腰,神色间略有疲惫。


昨天夜里他可是将几个人的记忆交叉体会了一遍,往往这一刻还是A计划,下一刻就变成快餐车了。


将他折腾的不轻。


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七点了。


自从他练武有成,他还没起这么晚过。


不过,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他总算是将这几个人的记忆消化掉了。


三人的记忆大多都是一些拳击、自由搏击的格斗技巧,很杂乱,对于一般人来说算得上不错,但是对于他而言,就有些勉强了。


打开房门,就看到要出门的章雅涵,章雅涵看到苏良也是一愣,“你起来了啊。”


苏良点点头,“你要去上学吗?”


“嗯。”


章雅涵点点头。


“要我送你吗?”


苏良想了想问道。


“不用了,这里距离学校很近的,步行也就十几分钟。”


章雅涵连连摇头,随后留下一句话就出门离开了,“我做了早餐,放在锅里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苏良挠了挠头。


洗漱完之后,看到厨房里放着的早餐,上面还有一个纸条。


笑了笑。


感觉还不错。


吃完了早餐,他就先开车去电影院,昨天听赵振说起买票的问题,他还觉得有些夸张。


但是来到电影院才发现,真的没夸大。


虽然才七点多,但是售票机前已经有不少人了。


等了一会,才轮到他。


点开售票机,却发现今天的票已经售尽,明天的票也不多了,估计要不是只能提前购买一天,估计后天的票也剩不了多少。


看来需要每天提前来买票了。


买了明天上下两场的票,然后就开车回学校。


他今天上午的专业课还蛮多的,不过下午没什么课,但是答应李景要来看电影。


很快,时间就在充实的学习当中度过了。


半天就过去了。


中午的时候,章雅涵打电话过来,说她中午在学校吃,就不回去了。


苏良暗暗松了一口气。


如果让他回去做饭,还真的有些麻烦。


在食堂吃完饭出来,苏良在校门口等待李景,李景因为要跟女朋友二人世界,所以不便让苏良这个灯泡打搅。


啪!


背后被人猛然拍了一下。


苏良转过头,没有看到人,又被人从前面拍了一下,李景灿烂的笑容出现在眼前,“是我!”


“这是我从搏击社学的脚步,悄无声息,怎么样,厉害吧。”


李景挑了挑眉,脚下不断的走着莫名其妙的步伐,一脸的得意。


我知道是你。


不然的话,你已经躺在地上了。


苏良看着得瑟的李景,眉头忍不住跳了跳,心中忍不住吐槽的欲望,决定打断他,不然不知道还要得瑟多久,“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这是给你的。”


李景从怀中拿出一张蓝色的信封,上面手绘着一株梅花,正含苞待放,信封上还萦绕着淡淡的香气。


苏良看着信封,避之不及的退了两步,嫌恶的看着李景,“你是变态吗?”


“什么啊。”


李景不满道,“这是给你的情书,我只是帮忙递传。”


苏良看了一眼,上面有一行娟秀的小字,写着赠苏良,但是没署名。


“你知道我不收这个的。”


“我知道的,你有你表妹嘛。”


李景笑容灿烂,“对表妹下手,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变态。”


苏良脸色一黑,“你才是变态,五岁穿你妈内裤的变态。”


李景连忙捂住苏良的嘴,脸涨的通红,“乱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


“那你急什么?”


苏良撇了一眼李景。


“我什么时候急了,我这只是....只是....”


李景吭哧了半天,没话可说,开始转移话题,“人家知道你不加好友,特意给你写的情书,好歹看一下吧。”


苏良想了想,掏出一支笔来,在信封上写下一行隽秀的小字。


感卿意重,缘浅难承。


一切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自然,彷佛经历了千百遍。


然后递给李景。


李景看了,没有在意,接过信封。


反正这行小字足以证明他把信给苏良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


“怎么样?走着?”


李景挑了挑眉。


“走吧。”


苏良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