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道语春秋 > 第八十八章 说无情剑道

第八十八章 说无情剑道

作者:春秋勿忘 返回目录

类似高玉这般,被鬼怪缠身之事,徐州不在少数。


只是多数鬼物尚未壮大,只可暗中行事,不敢白日现形而已。


这些异闻怪事,难辨消息真假,官府便很难料理。一来有真法力的人手不够,二来许多事情也无从着手。


但神道就不一样了,自转轮圣王开辟阴土,杨安带领鬼兵鬼将巡查四方,捉拿野生游魂,将其安置在阴土之中,等待轮回资格。


至于那些有恶行之鬼,直接就地正法,而穷凶极恶者,拿入冥府,判刀山火海、油锅沸煮之刑。


以至于恶鬼伤人,鬼魅邪说的传闻,都少了许多。


韩镜文帮阴司确立法度,严审各方,归建阴籍,一切都渐渐走上正轨。


而游魂之中,也不乏生前饱学德行之士,被引为阴神,冥府中渐渐神气渐多,各地香火信仰,慢慢复苏。


朝廷对此苗头有些注意,但并未干预,态度有些暧昧。


神道离不开人道,对人道利大于弊,能协助阳世龙庭管理天下,自古以来便有阴阳分治一说,只怕徐公还未确定以何种态度来拿捏神道。


但就暂时来看,神道可引为援,故而朝廷并未阻挠香火蔓延。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李均尘自拿回幽冥神纹所化金珠后,便停下脚步,静心疗伤一些时日,如今天劫雷光已经被完全炼化,再无残留,他便欲往斩仙剑派一行。


若能得此派首肯相助,徐州神道,已经可复一半。


斩仙剑派乃是上古传承,为剑仙所留高门大派。此派在灵绝之时,便是武林剑宗,多有剑侠出世,行走四方。在灵力复苏之后,其便是仙门剑庭,门中俱为剑修,自成一派,修行剑道神通,以剑证道。


“掌教,有真人拜山而来。其有阴槐宗引荐,且自称冥府阎君特使,望与掌教相商要事。”


有人向斩仙剑派掌教萧无劫禀报。


此处乃是十绝关,是斩仙剑派一处禁地,十绝意为“绝情、绝义、绝怜、绝爱、绝亲、绝友、绝天、绝地、绝人、绝我”。


是萧无劫特意为参悟剑法而建立,他一生几乎有一半时间都在此关中度过,悟人悟剑。


相较于一派掌教,此人更像是一个苦修之士,不理俗物,只是埋头问剑。


那人一袭黑衣,静坐在十绝险关之内,其膝前陈有一把利剑,萧无劫双目紧闭,只在参悟剑理,似是未听到来人所禀。


但关外弟子根本不敢进十绝关内,此关中虽然看似平常,但却充斥着萧无劫灭绝一切的无情至劫剑意,无论是谁,此剑意皆要绝杀。


忽然,那黑衣人似有所感应,睁开双眼,眸中冷冽无情,他淡淡道:“好生强横的剑气。”


萧无劫站起身来,缓缓走出十绝关,神情便如一块万古不化的冰山,平淡冷冽而毫无变化。


他道:“请此人往试剑台一叙。”


这言语中都透露着一股深邃肃杀之气,让来禀弟子如同坠入寒冰地狱一般,忍不住颤抖。


这弟子有些疑惑,试剑台难道不是宗门内切磋比剑之处么,怎么掌教在此地会见他人,但这弟子不敢多问,慢慢退下。


这时,又有一人走近,看向萧无劫,说道:“师兄,这位李真人,是代徐州阎君来访,希望重新复苏徐州冥府神道。徐州神道中利益不小,若我们能够......”


还不待此人说话,萧无劫已经将其言打断,他道:“此人所来何求,我不感兴趣。但他的剑气,我很感兴趣。”


他看向眼前这位才年过五十,在修者中本不算年老,却难以驻颜养容而显露老态的师弟,是因修行不够。


萧无劫淡淡道:“若你将这些心思都放到练剑上,今日你也不会只有这点成就。”


那人并不辩驳,只是心中叹息,斩仙剑派已经有了这么一个练剑疯魔的掌教,若他也只管练剑不管俗物,谁来负责斩仙剑派的传承呢。


何况他根骨悟性本不如萧无劫,就算沉心剑道,恐怕也并不会有太大成就。


他这个师兄,自幼跟着师傅学剑,所获赞誉不知多少,一直以来其都是宗门翘楚。


只是高处不胜寒,他一直觉得师兄过于压抑人情本性,永远沉浸在一种孤独境界之中,无人能够理解。


本来机缘之下有一女子或许能够成就师兄一段姻缘,让师兄不再这般冰冷。但萧无劫却刻意回避这段感情,他说这是他剑道上的阻碍。


其反而将自己自囚于十绝关内,一身剑意磨练得愈发无情凶厉。


李均尘来到试剑台,看向这位斩仙剑派掌教,此人五官清峻冷冽,如同刀削一般,神色始终如一,严酷无情。


那股锋芒剑意根本不加掩饰,肆意流露喷薄,寒冷刺骨。


他刚想拜见一二,与这斩仙剑派的掌教相商神道香火一事。


却听到萧无劫淡淡道:“你学剑?”


李均尘闻言,笑道:“练过一招半式。”


“很好。”萧无劫点了点头,道:“与我比剑,千招内不败,一切皆允。”


有意思。


李均尘看着萧无劫面露笑意,他观此人剑锋之盛,乃是他来此异世后生平仅见,他感受到萧无劫一颗剑心圆融,冰冷肃杀,乃是无情剑道成就。


他笑道:“萧掌教既然如此盛情,那贫道便与掌教论道一二。”


一股紫青剑气拔地而起,通天彻地,那剑气云柱直贯琼霄,一股无边剑压横拂四方。


萧无劫站立不动,他沉心体会那道剑气,这剑气中仅仅有杀机纵横,却没有半点儿剑意。


他眉头一皱,望向那威道剑压中的白衣人影,淡淡道:“你不诚。”


“何以为诚?还请萧真人品鉴。”


李均尘知道萧无劫说他不诚,是因为他没有剑心。


他只将剑气作为杀伐的手段,他会参悟剑理,研究运剑的手法,但也能将剑弃之如敝屣,因为剑这种东西,与各种神通一样,在李均尘眼中只是一种手段。


在他心中唯有道是正途,是根本。


萧无劫拿出一柄剑,这剑外观平平无奇,就好似一根黑铁棍,他轻抚过这棍子,当即有无数剑锈脱落。一柄绝世神剑绽放出无尽华光。


他拿着剑,淡淡看向那道剑气,举手平平一斩。


这是手中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