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城为聘之城主大人套路深 > 第七十八章 挚友

第七十八章 挚友

作者:晚来南风 返回目录

“浅浅,可都收拾妥当了?”


澹台缘浅放下手中的族谱。“好了,你们过来吧!怎不见程杨,秦六?他们去哪了?”


“去选棺木了。”


澹台缘浅点头,将那族谱递给秦深。“你看看这竹简可有蹊跷?”


“嗯?白家族谱?”秦深眉头微皱。“怎会在这里?”


“这是在上官红袖身上找到的。按说,她对白家恨之入骨才对,怎会将这族谱视为珍宝般藏在怀里?”


“你觉得这族谱之中暗藏玄机?”


“正是。”澹台缘浅回头看向那矮塌上的女子。“如程杨所说,她被软禁在佛堂里,又如何会葬身在祠堂?故而,我猜测她出现在祠堂的目的便在这族谱上。”


秦深反复翻看手中的竹简。“有道理。若程杨曾对她言明要寻找宝藏的消息,那她拼死得来的这族谱怕是当真与藏宝地点有关。”


“你可看出什么吗?”


“一时间还没有头绪。”秦深将竹简递还给她。“你先收起来,待程杨回来再一道参详。” 一秒记住m.geilwx.com


澹台缘浅才将竹简收入乾坤袋里,便见程杨与秦六面色阴沉的走入庭院。


“这是怎的了?棺木呢?”


秦六忙上前行礼。“回夫人,棺木已经订好,片刻便会送到墓地去。”


说罢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程杨,又语气愤恨的说道:“我与程杨兄弟去了一趟城主府,原是想杀了那白成儒为上官小姐报仇的,


不想那府中奴仆竟哭嚎着说是上官小姐杀了他们城主还纵火烧了祠堂。简直一派胡言,一个病痛缠身的弱女子如何能杀了那正直壮年的白成儒?”


秦六话音落下,却见几人皆是面色沉重的看向矮塌上的女子,不由得心中一跳。


“不会...当真......”


程杨缓缓坐在矮塌边上,眸光怜惜的看着那满目全非的女子。“是她杀的。是她哄了白成儒,放她进了祠堂。可她为何要如此决绝呢?


我说了,我会接她走的,她若是想要那白成儒的性命,我去杀了他便是。何苦要这般.....这般惨烈!”


澹台缘浅亦是心中怜悯这个一生悲苦的女子。“你...可是对她说过,我们此行的目的?”


程杨浑身一僵,眸光慌乱的看向澹台缘浅。“是我害了她!是不害了她是不是?她...她定是去找白成儒打探消息去的!”


澹台缘浅将那白家族谱递给他。“这便是她拼死得来的消息。”


程杨双手颤抖的结果沉重的竹简,眼中的泪水再次滚滚落下。“我说了...不用她帮的..我再想法子就是了,何苦.....何苦搭上她的性命啊?”


“节哀吧!她早已是油尽灯枯的身子,这般苦熬着也是折磨。她如今报了仇,也还了你的恩情,想必...她也是得到解脱了。”


程杨胡乱抹了一把脸,又将竹简递过来。“便交给阁主保管吧!我去送她一程。”


程杨说罢,转身抱起上官红袖的尸首慢步走出庭院。


“秦六跟过去帮忙。”


“是,属下这就去。”


秦六说着快步追上程杨,有些不知所措的跟在他身后。


“那个...程杨兄弟节哀啊!这...逝者已矣,你要想开些啊!”


“嗯。”


“你可不能胡来啊!上官姑娘定也不愿你背上欲绝的,殉情什么的,那当真不是大丈夫所为!”


程杨面色一顿,被他这么打岔,心中的郁气倒是散了些。“你多想了。”


“当真无事?”


“无事。”


秦六松了口气。“为兄与你说啊!人生在世,世事无常,生老病死,死别生离,皆是命数,半点儿不由人愿。


又能如何呢?只能放宽了心,及时行乐,莫问前路罢了!人啊!总得向前看不是?你说是不是?”


“是。”


“这就对了!你可得想开些,你与上官小姐今生虽是没有缘分,可许是来生便能相守了呢?这两情相悦的人啊,兜兜转转总会相遇的!”


程杨深吸一口气。“不是你想的那般。”


“嗯?什么不是?”


“并非两情相悦。”


秦六眼睛猛地瞪大。“莫不是你单相思吧!可也不对啊?上官小姐为你做到这般地步,不像是对你无情啊?”


“你胡说什么?我二人只是挚友知己,你莫要胡乱揣测!”


“当真?可我怎觉得并非如此呢?”


“你想多了。”


秦六挠挠头。“哦,那边当我想左了吧!诶,棺木都送到了啊!”


程杨快走几步,将上官红袖的尸身小心翼翼的放于棺木之中。


虽是阁主已然费心整理了一番,可那被烈火舔舐过的脸颊却再也无法恢复原有的光洁白皙,就连原本温婉柔顺的五官也变得狰狞可怖的很。


程杨幽幽一叹。“罢了...总归你这辈子受尽磨难,也没甚可留恋的,你便安心去吧!


来世寻个好人嫁了,莫要再顾念他人了,只为你自己痛快的活一次。”


秦六拍拍程杨的肩膀。“让上官小姐入土为安吧!白城炎热,就莫要让她死后再受炙烤了。”


程杨点点头,两人合上厚重的棺木,神色肃穆的将坟墓填好。


秦六摆上糕点水果,便坐在程杨身边,陪他一道投放纸钱。


跳跃的火苗将一张张冥币吞没,一阵山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一缕灰烬盘旋而让,好似那凄婉的女子正在轻声别话。


程杨眨了眨酸痛的眼眶,忍下的泪水仿佛倒流进了心里,难言的苦涩瞬间溢满胸腔。


“想哭便哭出来吧!为兄又不会笑话你。”


“没哭。”


“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还说没哭。”


“你看错了。”


秦六一手揽过他的肩膀。“哭了便哭了,有甚不好意思的?为兄知晓这滋味不好受,哭吧!哭出来便好了。”


程杨拍掉他的大手。“说了,我没哭!”


“行行行!没哭还不行吗?走吧!莫要打扰上官小姐安歇了。”


秦六说罢拉起程杨,也不顾他是否愿意,连拖带拽的将人给带出了墓地。


风停树静,只余孤零零的墓碑矗立在林荫下,那上书的挚友二字,不知是否足以慰藉那孤苦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