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英雄无华之五指谜案 > 第二百四十六章别动!疼!

第二百四十六章别动!疼!

作者:东方龑 返回目录

“相信我。


上官可可这句话在姚振华脑海里不停回荡,虽然只是过了瞬息时光。


姚振华想说什么,可是没来得及。


看着上官可可的背影,姚振华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内容复杂,但主要还是担心。他担心上官可可,因为教室里情况不明,而且凶徒还有枪。


白大褂身影越走越远,姚振华越发担心,他不想看到自己的战友身陷危险之中,他不想看到队员受到伤害,他更不想看到与他有情感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去。


但是,她是警察,我也是警察,我们不挺身而出谁挺身而出呢?此刻,姚振华内心无比希望上官可可不是警察,而是一名普通的市民。


身份,担忧,责任……


多重因素在姚振华脑海里,互相交织,互相干扰,造成了他少有的忐忑难安心理状态。


钱枫看着远去的上官可可,有瞄了瞄身边正在担忧的姚振华,心道:“丫头,看你造化了,祝愿你能平安归来,顺利完成任务。”


又想了想上官云夫妇,钱枫眼角有些湿润,但是被抑制住了。他想到了上官云夫妇之前上去过一个孩子,现在这个仅存的孩子又要去面临生死劫难,若出现什么,那怎对得起夫妇俩。


看到那名疑似女便衣警察,穿着白大褂,挽着发髻,提着药箱,走向了幼儿园教室门口,在警戒线外围围观的群众和记者们一阵骚动,一时间议论声此起彼伏。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钱枫和姚振华都意识到了这个情况不妙,若让蒙勒听到,定会起疑。


“振华,去安抚一下群众和记着吧。”


钱枫收拢眉头,担忧地对姚振华说道。


“好,这事儿交给我,一定办好,钱局。”


姚振华因为担忧,也想找事情解压,正好有了这个机会,不仅可以减压,还能为上官可可做些事情,心里能得到些许安抚。


“去吧。”


姚振华先从群众那边开始,他大手向下按了按,小声说“安静,不要影响办案!”


安抚了群众,他又来到记者面前,同样打出了安静的手势。


期中有一名年轻女记者,慢慢靠近姚振华,举起收音话筒,轻声问道:“姚队长,刚才那位‘医生’好像留了一个纸条,我想那应该是非常重要的话,留给了非常重要的人。


请问,那名‘医生’为什么将留言给了你,而不是局长?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你们消停点吧。”


姚振华有些要发火,什么时候了,这名年轻女记者就知道挖掘八卦新闻,有没有职业素养?有没有基本职业道德?有没有做人的底线?


那名女记者听到姚振华的话,心头一紧,才发现自己因为职业毛病,问错话了。她瞬间低下了头,不在继续采访。


“振华,把那个留言给我看看吧。”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记者的长枪短炮后面传来。


记者及工作人员很快闪开一条通道,将后面说话之人露了出来。


“云总!”


姚振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来。


“姚队长,我刚才看到了直播新闻,因为距离这里有些近,所以提前赶过来了,可可妈还在路上。”


“哦,云总,你们……”姚振华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又想了想,做父母的若知道自己的子女面临这样生死行动,谁能不想来?谁能不担心呢?


上官云走了几步,有眼尖的记者结合姚队长对他的称呼,辨认出来这人就是上官云,他是“筑家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老板。


听云总的话意,他可能是那名“医生”的父亲,莫非,云总在外面还有一个女儿?


若是真的,那么今天就会有两个特大新闻啊!


上头条!


上头条!


记者立即看出了端倪,将长枪短炮对准了上官云,开始抢镜头,但是不是直播。


“姚队长,请将可可的留言拿给我吧。”


上官云也很像看看女儿到底想给爸妈说些什么。


姚振华也认为,可可的留言应该交给她的爸爸保管,于是就从衣兜里面拿出了上官可可交给他的留言。


焦点时刻要来了。


记者们这时候表现出了非常高的专业技能,纷纷对准焦点,记录下这个重要画面。


上官云虽然担心女儿,但是叱咤商海这么多年,他早就练就了处事不惊的本领。


只见他平静地接过信,慢慢打开,看着上面的文字,许久。


一开始,上官云微微皱眉。


这时,留言条上面的内容已经被几名高个子摄像师抓拍到了。


摄像师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禁内心打呼,特大新闻啊!


“姚队长,这是给你的。”


上官云将留言条递给了姚振华,转身离开了。


这个留言条虽然在姚振华兜里,但是他却没有看过。现在,上官云说这是给你的,姚振华才想到看留言内容。


视线从上官云的背影上收回,打开留言条。


“大叔:


我若活着,答应娶我。


可可。”


姚振华愣住了。


这个表情,让不知缘由的记者和看官有点蒙,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知道留言内容的那几名摄影师倒是忙着抓拍姚振华的表情,他们认为这又是一个特大新闻的卖点。


虽然被上官可可将了一军,但是姚振华没有太过重视这个问题,因为现在教室里面的情况最重要,上官可可和教室里面的师生安全最最重要。


维持了警戒线外的安静,姚振华重新回到钱枫的身边,问道:“钱局,里面什么情况?”


“不知道。”


钱枫拿着望远镜,冷冷地说道。


于此同时,上官可可在小太阳幼儿园教学楼内,按照谈判专家的安排,轻轻敲响了凶徒所在的教室门。


“咚咚咚!”


“滚开!”


“蒙勒,不要激动,这是医生,给孩子看病的。”


上官可可听到,教室里躁动了起来,大概是老师和孩子发出的声音。


“都给老子闭嘴!”


蒙勒怒吼了一句,教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一分钟。


“让她进来!”


蒙勒突然喊道。


上官可可心里咯噔一下,她稳了稳情绪,调整了一下呼吸。道:


“我进来了。”


上官可可打开了门,看到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他身高大约175里米,穿着一套休闲运动服,但右手拿着一把枪,左手拿着一把刀。


这个人肯定是凶徒蒙勒!


又转过去看了看孩子和老师,发现老师被捆着双手,与是一个孩子串联在一起。


看来,老师是很难出手帮助了。


“我可以进去吗?”


“别啰嗦!”


“把门关上!”


“进来!”


上官可可按照要求,缓步朝孩子的方向走去。她边走便问道:


“老师,哪个孩子病了?我给他量量体温。”


“医生,是这个小女孩,苗苗。”


老师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上官可可,道。


“苗苗,来,站起来,阿姨给你量量体温。”


上官可可把医药箱放在地上,想打开去拿测温仪。


“不行!”


“把箱子拿过来,我来。”


这时,蒙勒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上官可可。


没办法,只能讲箱子拿到蒙勒身前。


“退后!”


上官可可退了两步。


蒙勒放下左手中反射着寒光的刀,俯下身,目光在药箱和上官可可之间来回切换。


打开药箱后,问道:“哪个是量体温的?”


“那个像个小吹风机的仪器就是。”


“怎么用?”


“先打开那个黑色按钮,然后向开吹风机一样,食指按着那个白色的按钮,然后对着苗苗的额头测量。”


蒙勒倒是很警觉,目光不停地在药箱和上官可可之间来回切换。


“你,往后退!”


蒙勒又要求上官可可往后退。


上官可可没有找到战机,只能按着蒙勒的要求又退后了一步。


“再退!”


上官可可没办法,他想找个不退后的理由,道:


“我若看不到药箱,一会儿你也找不到药。”


蒙勒想了想,道:“再退后两步!”


上官可可又退后了两步,几乎都要到教室的另一端了,估计距离凶徒蒙勒有五六米远了,这给她一枪击杀增加了难度。


虽然上官可可枪法很准,但是那是在充分准备下的射击,今天要一枪击杀蒙勒,即便只有五六米元,也很困难,因为蒙勒不可能给她瞄准的时间,甚至很难给她去摸枪的时间。


手枪不是精准射击武器,又不能瞄准,若想一枪击中要害,考验上官可可对枪的熟悉程度,人枪合一的感觉。


蒙勒按照“医生”的要求,给苗苗量了量体温。


“38.9度!”


随着测温仪一声“嘀”的长鸣,上官可可问道:


“多少度?”


“38.9。”


“啊!


高烧啊!


必须吃快速退烧药,不然会把孩子的脑子烧坏的。”


蒙勒疑惑了一下,真能烧坏脑子?又想了想,还是给他吃药吧。


“哪个药?”


“就是那个暗褐色药瓶,里面是快速退烧药水,瓶盖上有‘meilin’这几个字母。”


蒙勒半蹲下找了找,眼睛在药箱内稍微停留了一下。


这时上官可可发现了战机,他将在脑海里演练了太多遍的动作熟练地展示出来。


她右手快速从右边衣兜里抓住已经打开保险并上膛的六四式手枪。


蒙勒找到了那个暗褐色瓶子,却发现自己的目光在药箱里停留时间过久了。


他赶快抬头,却看到眼前的“医生”右手拿着一个黑色东西,快速对准自己,惊慌失措间,却发现因为找药手里的枪没有对准前面的“医生”。


“啪!啪!”


两声枪响,蒙勒应声倒地,上官可可比他快了一点点。


一枪眉心!


一枪左胸!


蒙勒应声倒地,失去了生机。


孩子和老师吓得哇哇乱叫。


特警踹开了门,破门而入,钱枫之前下了命令:“听到枪响,特警必须强攻进教室!”


当特警们进入教室后,却发现凶徒已经倒地不起,上半身旁有几滩血迹,“医生”正用枪指着凶徒,并专业地用脚将凶徒手边的枪踢到一边。


一名特警队员快步走到凶徒身边,俯身检验后,做出了一个“KO”的手势。


另几名特警则拿出匕首,将绑在老师和孩子胳膊上的捆扎物隔开,同老师一起往外面抱正在哇哇大哭的那11个孩子。


“报告钱局!报告钱局!”


“收到,请讲!”


“蒙勒已经被击毙,人质和‘医生’都很完全,没有人受伤。”


“好!同志们辛苦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钱枫和姚振华情不自禁地举起手掌,来了个奋力击掌。


围观的群众和记者,听到枪声后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那时候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惊出不好的结果来。


当然,人群后面有两个最担心的人,他们就是上官可可的爸爸和妈妈。


上官云和妻子抱在一起。


上官云不停地抚摸妻子的后背,安抚极度担忧并在默默流眼泪的妻子。


他们都担心,多年前的悲剧重演。


枪响以后,他们无比紧张,二人的身体都有些颤抖。


“成功了!”


“孩子们被抱出来了!”


“好!


好!


好!”


掌声和叫好声不绝于耳。


上官云和妻子稍微放下了一些担忧,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女儿出来,所以他们的担心依然大部分存在。


当所有的老师和孩子都安全救出来后,上官可可将手枪弹夹退出,在膛的那颗子弹取出,又把子弹放回弹夹,再把弹夹放回枪体,关上保险。


一整套流程走完,手枪安全了。


当然,人也安全了。


上官可可把手枪放进右边衣兜里,缓步走出了教学楼。


看到大叔正冲她眯着眼睛笑呢。


上官可可朝姚振华走去,二人距离还有十多米的时候,上官可可迅速启动,跑了起来,然后一个跳跃,跳到了姚振华是身上,双手楼住姚振华的脖子,双腿夹住姚振华的腰。


“哎呦!”


姚振华应声倒地,连同上官可可一起摔在了地上。


坐在姚振华小腹上的上官可可被吓了一跳,问道:“大叔,你没事吧?”


“咳咳……”


“别动!


疼!”


钱枫知趣地离开了,他去接受记者采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