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天下第一邪修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夜叉吐息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夜叉吐息

作者:文融 返回目录

空行夜叉看着胡仙子,眼神之中尽显杀机,空行夜叉脑袋一变,一颗蛇头出现,蛇头张嘴舌头一伸,直接向胡仙子卷去。胡仙子在蛇吐舌头之时反应过来,身形一闪,极速暴退,可空行夜叉没有放过胡仙子的意思,舌头就如可延伸的绳索,直追胡仙子不放。胡仙子见摆脱不了空行夜叉的攻击,心中一横,直接向空中飘着的魂魄群中窜去。


“我丢,这娘们儿不是好银,快跑!”魂魄群中一道声音响起,所有魂魄瞬间散开,给胡仙子让开了道路,然后转身秒变吃瓜群众,等着看胡仙子遭殃。


“我去!”胡仙子看到前方魂魄散开,还转身看热闹,瞬间一脸黑线,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身体没有停懈,直接向前冲去。


第五名章见空行夜叉攻击胡仙子,本想做些什么,却看到空行夜叉就用舌头追击胡仙子,就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第五名章脸上表情一变,满脸笑意的看着空行夜叉,道:“大哥,你这舌头真长啊,嘿嘿,嘿!”第五名章笑的极其尴尬。


空行夜叉的脖子上突然又长出一个蛇头,蛇头一闪,变作人头,看着第五名章,道:“鬼话连篇,虚伪多变,还想骗爷,真是不知道夜叉一族脑袋多,你那点伎俩,爷早就玩的有些想吐,还拿出来……呵!”空行夜叉新出现的脑袋和第五名章一样,是个光头,不屑的表情露出后,看着有点嚣张。


第五名章看到空行夜叉斜眼看自己,心里骂道:“狗日的,鼻子比脑袋高,怎么不拿鼻子当脑袋啊,贱……”第五名章心里骂着空行夜叉,但脸上却是笑容灿烂,开口道:“爷!”第五名章见空行夜叉目光转向自己,接着道:“爷您是行家,这世界上的道道门儿清,小的班门弄斧脏了您的眼,是小的不对,小的给您赔不是了!”第五名章膝盖一收,在空中给空行夜叉磕了个头,看着很是卑微,那些魂魄看到第五名章给空行夜叉磕头,全部发出唏嘘之声,脸上出现嫌弃的表情。


空行夜叉见第五名章磕头,“呵”的一声,道:“小子儿,你可真够贱的,居然连头都磕上了。”


第五名章抬头看着空行夜叉,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道:“爷,小的是晚辈,给爷磕头请安是理所当然的。”


“我丢,这人真贱!”魂魄中那个说“这女人不是好银”的魂魄再次出声,其它魂魄齐齐点头,附和道:“真贱!”


第五名章一点都不觉得尴尬,脸上露出贱贱的笑容,低头看着周围的魂魄,大声道:“各位朋友,见了夜叉一族的前辈还不跪地拜见,难道等前辈给你们问好吗?”


“我丢,这货除了贱,还坏,想拉我们下……”魂魄话未说完,第五名章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第五名章道:“说话的那厮,居然不敬之处夜叉一族的前辈,还说前辈是坏水,是不想投胎了,还是想拿同伴填坑,快快出来,不然你身边的同伴就是你的替死鬼!”第五名章声音洪亮,为的就是盖过其他声音。


“……”说话的魂魄看到周围同伴一息之间就离它而去,留它独身飘于原处,脸上一脸悲催相,狠狠的瞪了一眼第五名章,“啪嗒”一声,跪在空中,大声道:“小的潘仁岳见过前辈,祝前辈‘闲坐榻上境界升,悠闲出行捡珍宝,处处可遇美人爱,夜夜笙歌常换新。’”


“我丢,下跪配音,话中有话,高手啊!”第五名章看着潘仁岳,心里好生佩仪,这种骂人渣男不带脏字的人才,一定不是善茬。


潘仁岳的魂魄同伴们,看到潘仁岳如此行径,全部捂着脸,做出一副丢人丢大了的表情,动作整齐,像是排练过似的。


空行夜叉兴致勃勃的看着潘仁岳,好像看到了什么宝贝似的,眼睛里面冒着光。


潘仁岳感觉到空行夜叉的目光,心里一紧,暗道:“我滴个乖乖,这丑货不会好那口,看上我了吧,我丢!”潘仁岳憨憨一笑,道:“前辈,爷,小的是否可以起身呢?”潘仁岳瞅了一眼第五名章,没等空行夜叉说话,接着道:“爷,那小子对您不敬,居然没等您同意他就自己起来了,真是……可恶!”


“我你……”第五名章一脸黑线,心里骂着潘仁岳,嘴上对空行夜叉道:“爷,它这是挑拨离间,是恶犬伤人,坏滴很!”第五名章凶狠的瞪着潘仁岳,腿已经再次弯曲,要是在地面上,第五名章绝对是跪着的。


在第五名章和潘仁岳相互撕咬之时,胡仙子已经看到了盼头,准备越过盼头,让狗去咬狗。


胡仙子一个瞬间,避开菇子凉本体根须的攻击,闪身向菇子凉本体中心处飞去。


菇子凉本体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平面台子被围栏围着,中间宽大平坦,边上根须挥舞。


胡仙子虽然没有元佩仪实力强大,但实力也是不俗,在菇子凉本体根须中穿梭不停,显得游刃有余,而空行夜叉的舌头已经斩断了菇子凉本体好几根根须,菇子凉本体有暴怒之势。


元佩仪在图腾之中,听第五名章和潘仁岳吵吵,越听越觉得这是两个贱人,底线全无,嘴巴特臭。


元佩仪听的带劲,早就把胡仙子抛之脑后,不然不会让胡仙子陷入险境,也不会让胡仙子独身向另一个方向逃遁。


“你个叉叉裤,为了陷害我居然这话都能说出口,真是没底线,没原则,没人性!”第五名章已经出现在潘仁岳身边,脸对着潘仁岳的脸,眼如铜铃,狠狠的瞪着潘仁岳。


潘仁岳不甘示弱,也瞪着第五名名章,回应道:“你有原则,你有底线,你有人性,你啥也有!”潘仁岳话音变清,眼睛炯炯有神,来了一句:“啥时候生啊?”


“我你……”第五名章气得牙痒痒,恨不得一口把咬潘仁岳吞掉,突然第五名章眼睛一亮,道:“现在不就生下了嘛,儿子!”


“……”潘仁岳白了第五名章一眼,道:“儿子叫谁啊”


“儿子叫……”第五名章脸上表情从猛然出口变成摇头晃脑,唱声道:“潘仁岳~”


“你!哼!”潘仁岳头一斜,一副“不愿意搭理你”的表情。


空行夜叉正高兴的看着第五名章和潘仁岳吵架,突然感觉自己伸出去的舌头被斩断,“啊”地一声惨叫,凶狠的盯着菇子凉本体所在分方向。


第五名章听到空行夜叉惨叫,一脸期待的看向空行夜叉,发现空行夜叉毫无损伤,第五名章脸上的期待瞬间消失,变成了紧张和担忧,道:“爷,我的爷,您怎么了”第五名章一脸哭相,恨不能冲到空行夜叉的身边看看什么情况。


潘仁岳的表情与第五名章的表情变化相似,都是从期待越过失望,直达担忧,潘仁岳听到第五名章的话,心里暗骂一声“贱人”,当潘仁岳看到第五名章有过去查看的势,却没有行动的实,心想:“假惺惺的,你倒是过去啊!”潘仁岳是魂魄之体,没有多少力量,不然直接给第五名章屁股一脚,让第五名章欲要表现的行为变成事实。


空行夜叉哪有时间理会第五名章,脑袋变成龙形,对着菇子凉本体的方向做了一个吐息的动作,就见一团火焰突然出现在菇子凉本体附近,“呼~”地一声,火焰变成火海,火海映红天空,幽暗的冥界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菇子凉本体在火海烧起之后,身体开始下沉,不到一刻钟,菇子凉的本体已经埋在土里,地面上只能看到黑色的土地和红色的火焰。


在菇子凉本体沉入大地之时,胡仙子已经跑路了,身影消失,痕迹全无,好像没有出现过似的。


空行夜叉见菇子凉本体沉入大地,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小样儿,跟爷斗,入土为安了吧!”空行夜叉说话之时,另一颗龙头脑袋,对着菇子凉本体沉入大地的位置,又吐了一道紫色的火焰,火海瞬间变得更加旺盛,有种连接天地的感觉。空行夜叉看着火焰,道:“让你断爷的舌头,爷不把你烤熟了,就对不起爷这睚眦必报孔三爷的命号!”


“三爷牛逼!!”


“三爷威武!!”


“三爷霸气!!”


……


声音如海中大浪,响起之时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第五名章和潘仁岳被附近突然大吼的魂魄们吓了一跳,左顾右盼,看着这群突然变舔狗的魂魄,满脸的无语。


“识时务者为俊杰”,多么好的一句话,可以让人隐忍,可以变成借口,可以用来夸人,也可以用来骂人。


“你妹的,吓死老娘了!”元佩仪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骂了一声后,离开图腾,化作魂魄的模样,观察着空行夜叉,准备找机会设个套,控制住空行夜叉,好抢些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