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贵妻谋后 > 第六十五章 劫持

第六十五章 劫持

作者:威亚 返回目录

“世子好手段,以一己之力从王宫脱身。”棣棠摆手,示意萧穆落座,“在下的诸多安排,看来都是无用功。”


“是不是无用功王爷知道就好,也轮不到萧穆评判。”萧穆的声音不辨喜怒,“不过,在此还要谢过王爷放内子一条生路。”


“好说,好说。”被人当中揭穿,棣棠也泰然自若,“遇到世子夫妇,棣棠只觉棋逢对手,也是喜不自胜。所以只是想请世子妃过来喝杯茶,并无歹意。”


看着对面的笑面虎,萧穆沉默不语。


“不知世子来此,有何贵干?”


棣棠话落,等来的不是萧穆的回答,而是一把冰凉的匕首瞬间放到了自己的脖颈。


“世子这是何意?”


“王爷不是问我此行的目的吗?这便是答案。”


“为了杀我?”


“非也,不为杀人,而为救人。”


“世子想要从我这里要人,直接开口便可,何须如此?”棣棠将手伸向脖颈处的匕首,却立即被萧穆空出的一只手擒住。


“王爷还是莫要乱动,毕竟刀剑无眼。”


“容在下提醒一句,这里可是西域,是在下的王府。”


“可是王爷此时身不由己,不是吗?”


“原来是欺小王身无武艺又手中无权啊。”


萧穆不语,他就是断定棣棠手中并无实权,才会选择以这种方式讨要雁翎。


“你和那位世子妃娘娘,当真是一家人。”如此以蛮力相逼却真的让他束手无策的人,顾蓁是第一个,萧穆是第二个。


“雁翎在何处?”


“世子其实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和在下一同商量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萧穆没有说话,抵在棣棠脖颈处的匕首向里推进一分。他素白的衣领瞬间被染得一片猩红。


“我此次前来只为救人,其他恩怨可以容后再议。”


沉默了片刻,棣棠出声唤人:“郑亭。”


“主子!”郑亭一直守在门外,并未听见屋内有任何动静,所以到此时才知道棣棠被挟持。


他一声呼喊,立即有大批侍卫冲进房内。


“王爷这是何意?”


“误会。”棣棠看向郑亭:“让人都退下,然后将雁翎姑娘带过来。”


“主子……”


“照我说的去做。”


郑亭收剑,挥手让身后护卫退下。片刻之后,雁翎被人架进房内。


“世子要的人已经带到,何时能放了在下?”


“该放的时候,自然会放。”萧穆挟持着棣棠,向着房门出走去,“让你的人带上雁翎,随我们一同出发。”


“郑亭。”


然后,便是萧穆棣棠在前,郑亭抱着雁翎在后,先后走出王府坐上了府中护卫备好的马车。


将雁翎放到车厢之内后,郑亭坐到外面驱赶马车。


“世子和在下本来不是盟友吗?怎会以现在这幅情形相见?”


“这要问问王爷了。”


……


马车行进两个时辰之后,在两座城池之间的一处荒凉之所停下。


“下车。”一淮南王府的护卫驾马来到车前,对着驾车的郑亭道。


“主子。”


“郑亭,照他说的做。”棣棠从车厢内出来,“如今你我二人受制于人,自然要看清形势。”


“世子妃别来无恙。”从马车上下来之后,棣棠看向走过来的顾蓁。


“王爷都无恙,顾蓁自然不敢有恙。”顾蓁看向紧接着出来的萧穆,“雁翎如何了?”


“重伤昏迷。”


“下人们出手不知轻重,小王回去之后定当狠狠训诫。”见顾蓁转身看过来,棣棠立即说道。


只见顾蓁缓缓走向棣棠,面上并不见任何怒意。但是,仍旧被郑亭出手挡住。


下一瞬,郑亭的身子被萧穆一掌击退到数步之外。


同一时间,顾蓁抬手攻向棣棠,短匕直直插进对方的肩膀。


“主子!”郑亭想要上前,却被后面的侍卫制住。


“世子妃,杀了在下,你们可是走不出西域了。”棣棠捂着肩膀,看向顾蓁。


“我自然明白,所以不是没有杀了王爷吗?”顾蓁语气缓和,“但是我这个人最为护短,王爷伤了我的人,我总要讨个说法。不然,这心里会一直不痛快。”


棣棠的脸色已经因为疼痛而变得煞白:“小王是否还要多谢世子妃手下留情?”


“阿蓁,先上车吧。”萧穆出声,顾蓁带着离芷转身走上马车,萧充亲自过去赶车。


萧穆翻身上马:“王爷,就此别过。”


“世子,后会有期。”疼痛之下,棣棠终于不再能维持面上的云淡风轻。


萧穆策马当先,带领一众护卫护着马车疾驰而去。


……


“将军!将军!”半月之后,一名小将冲进左将军葛怀毅的大帐之中。


“何事?”


“世子,世子回来啦!”


“你说什么?”葛怀毅纵身而起。


“将军,世子回来啦!”小将话音刚落,原本站在他面前的葛怀毅已经不见踪影。


“阿穆!当真是你!”


“怎么,还能有假不成?”


激动之下,葛怀毅直接将萧穆揽进怀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没……死……”


最后两个字停顿片刻,葛怀毅瞳孔微缩:“夫人?”


“葛将军有礼。”


“能将我放开了吧?”


“哦……哦。”葛怀毅从惊喜加惊讶中回过神来。


“将军中将领都召集到你的大帐之中。”


不过片刻,大大小小十几位将领来到大帐之内。见到萧穆莫不是瞬间振奋,几位跟随在淮南王身边十几年的老将甚至险些老泪纵横。


淮南王战死,世子失踪,百万淮南军顷刻间像是被斩去头颅的猛虎。


他们这些人齐心协力,自然能保证一时军心不乱。但是仅仅是一时,萧穆一日不归,这淮南军溃散的可能就多一分。


“近日战况如何?”萧穆直奔主题。


“世子,敌军本来攻势凶猛,但是半月前却突然减缓攻势。”回话的是洛行风,“如今两军正在对峙。”


半月之前,阿娜叶公主被刺客刺杀,于婚宴之上身死……


诸位将领陆续走出大帐,葛怀毅走近几步:“阿穆,王爷……”


“我知道。”


“尸身已经暗中送回王府,阿穆,节哀。”


“将参与那一战的所有将领,写下来交给我。”


“你也怀疑军中有内鬼?”两人并肩作战多年,葛怀毅早已能通过只言片语猜出萧穆心中所想。


“那一战处处透着古怪,但是淮南军群龙无首,我等不敢轻举妄动。”葛怀毅解释道,“如今你回来了,自然不用再顾忌。”


“可有怀疑的人?”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