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真没想当帝君啊 > 第二十八章 加油,奥利给

第二十八章 加油,奥利给

作者:一只话梅 返回目录

“咳咳.......”


陆野沉吟片刻,清了清嗓子,道:“我代表陆野帝君,谢谢姑娘的好意了,但以他高尚的人格来说,国民的东西,他是不会要的,再会吧,姑娘,另外——”


“麻烦你没事多上上网了解一下时事,皇室早就已经不招人了。”


没办法,这个恶人,他必须得当啊。


这丫头对他这个帝君,已经不单纯是倾慕那么简单了,她几乎完全把他当作了至高无上的偶像,人生的终极憧憬。如此下去,对她的人生,绝对没什么好处。


平心而论,陆野对这姑娘还是有那么一些好感的,不论是颜值还是品性,但最关键的是,身为平民,身为半妖后裔的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跟自己发生任何交集啊。


这,就是现实。


作为一个理性的成年人,他也不会那样去做。


总之,不如一口回绝她,长痛不如短痛吧。


“你.......”


少女的眸光黯淡下来,捧着锦盒的手有些发抖,眼眶隐隐有泪水涌出,低声抽泣道:“这是我花了十年时间为君上大人炼成的礼物.........凭什么........凭什么你一句话就否定它!你又凭什么代表帝君!君上那么好的人,他.......他若是在此,定然不会如此决绝!”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哦,那你就错了。”


陆野轻叹道:“若是他在此,他只会顾及舆论和皇室的名声,远远的避开身为半妖后裔的你。”


“你胡说!君上才不是那样的人!”


韩清婷忍不住的哭出声来,跑到了周炎的跟前,颤抖着将锦盒递了上去:“周大哥!求您!您帮我把这份礼物交给帝君好么?我此生最大的梦想便是能见他一面,即使君上真的如这家伙所说,会嫌弃我,那么,也请您让这份礼物,代我陪伴在帝君身边!”


人非草木,这话还真让陆野有些触动了。


但他更多的还是无奈啊!


他陆野到底做错了什么,能让这么一个上进励志又有颜值的姑娘,变成如此的脑残粉?


“小野,要不你就.......把这礼物送下,也算了却人家姑娘的一个心愿啊。”一旁的姑姑走了过来,低声劝道。


“哎哟,我的君上宝贝侄啊,我要有这么一个姑娘对我死心塌地的,我做梦都会笑醒啊!不过.........”说到这,陆子诚的脸色也是有几分复杂:“对方若是半妖后裔的话,那、那还是算了吧.........”


与其同时,周炎一双手悬在空中,也是犹豫不决,只得用余光偷偷瞄向陆野。


“妈蛋,收还是不收?”


“收了的话,只怕这妹子心里更加放不下了,倒不如.......断了她的念想?”


一想到对方疯狂的给他发了七年私信这种事情,陆野决定彻底帮她解脱——果断拒绝!


正当他准备开口时,一道熟悉而果断的声音传出:“小姐姐,这东西.......我替这可恶的家伙收下了!”


“卧槽!你插什么手啊,臭妹妹!”


陆野侧过头一看,便见她的龙女大臣千茴,已经撇开斗篷,大咧咧的甩着一头金发,走了过去,将锦盒拿了过来!


“可恶的........家伙?”


韩清婷有些发懵的看着面前这位皮肤白皙,容貌丝毫不逊色自己的小美女,愕然道:“请问您是陆野帝君的.......”


“啊?”千茴面色一滞,随后“哈哈”敷衍道:“我是他的贴身宫女!小宫女!我叫千茴!放心吧,我一定会交给帝君的!”


“嗯,谢谢你!千茴姑娘!”韩清婷抹了抹眼泪,再次恢复了阳光少女的烂漫,她笑起来眼睛极好看,如同皎洁晶莹的月牙。


“好了好了,东西也收了,咱们走吧。”


陆野看在眼里,倒也没再多阻拦,或许.......有些事情,上天自有安排吧。


一行人刚转过身的时候,忽然听到韩清婷说了一句:“千茴姑娘,我真羡慕你。”


“啊咧?”


千茴正往陆野手上塞锦盒呢,听她这么一说,一脸茫然的回过头。


韩清婷将地上的抽奖箱再次挂在身上,撩了撩乱蓬蓬的刘海,一束阳光打在她甜美的脸颊上,看起来美美的:“你知道吗,你或许一开始.........就完成了我一辈子的梦想呢,若是能见到帝君,哪怕一面,还该多幸福啊,不过——”


“我也会加油的!会有机会的!咱们帝宫见!”此刻,她笑颜如花,眼底却流淌着挥之不去的怅然。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是暗自叹了口气。


这一番宫外出行,遇到这女孩,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喂。”


陆野忽然停住脚步,转身朝韩清婷走去,接着,在对方茫然不解的目光中——


他除下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一张清秀白皙的脸庞。


“韩小姐,有缘相识,送你一句话吧。”


陆野注视着对方的双瞳,道:“不要羡慕任何人,世事难料,或许在某个不经意间,你就能够,或者已经完成了你的梦想,那并不遥远,还有,不要在乎世俗的看法,是人是妖,得你自己说了才算,总之——”


“加油吧,奥利给。”


“啊?哦.......”韩清婷半知半解的点头,她之前对这少年的盛气凌人一直心有不悦,不过这番话还是让她感动莫名,用蚊子般的声音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