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真没想当帝君啊 > 第二十三章 最后的客人

第二十三章 最后的客人

作者:一只话梅 返回目录

陆野冷冷的道:“轰此人出去。”


“是!君上!”


周炎一个箭步,身形化作一道凌厉的剑影凌空飞渡,只一瞬间,便将那蔡按伏在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滞碍!


“君......君上.......我错了!小的一时失言,求君上原谅!”


蔡明鲲出身修真世家,也算是个入门级的练气士,但在周炎霸道凌厉的剑宗真力面前,毫无反抗力,只得哀啕道歉。


“陆野!”


陆宁秀双目血红,冲了过来,挡在蔡明鲲面前:“他是.......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我的贵宾!你没理由将他逐出宫去!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为所欲为,主宰一切的青岚帝君么!”


这话说得很是尖锐,全场骇然,连赶着上吊的四叔,陆子诚都懵逼了。


陆野想了想,忽然道:“也好啊,皇姑既然承认他是你的贵宾,朕可以留他在宫中暂住,不过——”


他的目光掠过一丝寒芒:“他方才当众以朕叔的名义自居,侮辱朕及陆家先祖,按照皇家礼法,朕决计饶不了他,何况这是在帝宫,按四百年前的宪法协定,议会也保不了他。”


说完,他大手一挥:“周炎,按照皇室家律,在帝宫之中,当众亵渎帝君,当何处置?”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回君上!当施杖刑一百,以示惩戒!”


周炎已经从手下那里,拿到了一根铁质的长棍,准备施刑。


“不要!不要啊.......君上!这家伙是修士中出了名的练家子,我.......我会死的!”


看着周炎那张冷峻的国字脸,被几名侍卫五花大绑的蔡明鲲,吓得花容失色,都快哭了。


眼见要出人命,陆子鸣一家人也是纷纷过来说好话,劝前者消消气。


“哎哟喂!我可爱的家人们,你们不要玩了好不好?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去死吗?我的纳兰女神啊!她再一次拒绝了我.......呜呜呜呜.......”


与其同时,房梁上的陆子诚发出一声悲呼。


看着这个衰到极致的四叔,陆野哑然失笑:“四叔莫急,看完接下来的表演再走,黄泉路上又不堵车。”


说完,陆野对着周炎斩钉截铁的道:“可以开始了,一百棍,今天少一棍都不行!


陆野自问自己也不是前世网文里,那种铁腕手段,杀伐果断的选手,很多时候,他也是一个性格闷骚的二逼青年。


但没办法啊。


到了这个位置,有些事情,是必须得做的。


作为陆家之主,他必须立下家主之威!


原来,穿越之后,陆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作为中州大陆曾经最顶尖的家族,陆家皇室为何会在几百年内,衰败至此?


相反,为什么国内的四大家族,比如周婉晴所在的周家,却越来越兴隆强盛?


这里面除了政策的原因之外,最核心的问题便是——


近几代家主,没有建立足够的威信和约束力,这就使得家族成员各玩各的,没有丝毫的凝聚力,和家族荣誉感。


陆野上位之后,就更不必说了,本来就是一个小屁孩,自个儿玩得开心就完事了,还管得了别人?


事实上,这一代的陆家皇室,是有人才的,其中几位还是非常适合电影制作的小能手,比如.......咳咳。


言归正传,为了彻底改变皇室的面貌,蔡今天这顿打是必须挨的,虽然........稍微有些冤。


“对不住了,天妒红颜呐。”


陆野摇了摇头,看向周炎:“还不动手?


“是!”


周炎本来还有些迟疑,但见君上再次开口,咬了咬牙,便要一棍挥下!


“慢着!”


陆宁秀冷冷的喝道,这一次,她的表情出奇的平静,看着陆野:“君上,你凭什么?”


陆野皱了皱眉:“朕不是说过了么,凭皇室家律。”


“好啊。”


陆宁秀冷笑道:“就按皇室家律,若要判定某人‘渎圣’,亦需要经过皇室助理大臣团的决议,最后由首席助理大臣亲自执行,那么请问——”


陆宁秀昂首看着自己的侄子,嘴角弧度上扬,宛如一个占据上风的胜者:“君上的助理大臣何在?”


陆野眉心一颤,没有说话。


殿上众人,包括周炎跟几名侍卫都是面色尴尬。


是啊,助理大臣呢?


原来,由于皇室财政窘迫,而议会又只愿意出钱维持最底层的皇室公务员编制,宫里的助理大臣团,早就被遣散了!


最后一任首席助理大臣,四大家族之一,谢家的大长老,谢老爷子,现在皇室还欠人家八十万的薪酬呢!


“宁秀姑,你一定要这样维护外人么?”陆野道。


“别说了。”陆宁秀咬了咬唇:“从小到大,都是我带你.......真没想到你.......你会变成现在这样冷漠无情!”


“朕若是早变成这样,皇室何至于此。”陆野摇了摇头。


另一边,大皇叔陆子鸣见情况总算稳住了,抓住时机,上前说和道:“小......哦不,君上,要不这样,这蔡的确该罚,不过咱们现在没有助理大臣,先暂时记下,待以后新的助理大臣进宫入职之后,咱们再行商议这个事情?”


陆野看着陆子鸣,眼里满是失望:“子鸣叔,二皇叔失踪之后,我一直认为你才是陆家最明事理的人,很多事情,你都知道,但是你怕去管,你怕得罪人,宁愿去当一个维持现状,对家族改善毫无助力的烂好人.......”


“先前,朕沉迷赌龙蛋,你劝过朕,然而掌管皇室财政的你,却不敢违逆朕的旨意,仍然不断的给朕钱,再说说四叔,他明明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法宝锻造奇才,完全可以给教育大臣吴群打个招呼,送去帝都修真联校深造,你却怕引起国民非议,迟迟不愿放人,以至于他沉浸网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还有安然.......”


“罢了,不说了。”


陆野看着面前眼泪汪汪的小堂妹,实在不忍说下去了,温声道:“安然,告诉朕,你也想求情么?”


陆安然摇了摇头:“我相信小野哥哥,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道理!”


“谢谢啊。”


陆野心中一暖,拍了拍她的小脸,家庭的温暖啊,也只能在这丫头身上感受到了。


“咱们走!别怕,他不能拿你怎么样!”


陆宁秀将周炎推到一边,便要为蔡解开绳索,却听陆野道:“抱歉了,小姑,恐怕走不了。”


这话一出,众人都是骇然,纷纷抬头望着王座上的陆野。


陆野意味深长的问道:“诸位皇室亲友,你们感觉到了么?”


大皇叔陆子鸣跟妻子,四弟遥遥对望一眼,都是一脸懵。


“也罢,你们的绝灵圣体,果然不如朕的强悍,故而感知力稍微慢了一些.......”


陆野长身而起,拿起手中的帝君节杖,朝着殿外一指:“朕的助理大臣,她来了。”


咻。


殿门洞开,漫天的金色霞光从殿外,腾啸而来,强大而温润的圣灵气息覆盖全场!


紧接着,在众人愕然的视线中,光芒渐渐散去,幻化出了一名身穿锦绣宫廷长裙,戴着象征着首席助理大臣的白色冠冕的金发少女,窈窕玉立,一双碧蓝色的眼眸,闪闪的望着台上的陆野。


两人隔着十多米,遥遥对视,这一瞬间,众人完全成为了背景板!


“我去,小龙女这眼神明显有东西啊,莫非她记起来了.......昨晚我抱了她?”陆野心中稍微有些激荡。


少女收回目光,看着地上的蔡明鲲,抿了抿唇,半晌,道:“我........作为青岚皇室首席助理大臣,判处你「渎圣」之罪,杖责一百,可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