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悍妻手札 > 第17章 喜提小堂兄一枚

第17章 喜提小堂兄一枚

作者:咸湿梅 返回目录

宋无料同志一时心塞。


能不能给伟大的父亲,留三分面子和一分心机。


肉脸可见地蔓延红晕,难得的装模作样,驱赶了一次宋无穷出厨门:“麻溜地给我出去,厨房重地,是你该呆的地方吗?”


宋无穷笑得意味深长,幽幽地趴在上菜的厨窗台上,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哦~”


难得看到自家老爹那么争强好胜的一次,哪能错过如此大好时机,揶揄一翻。


连推带提,宋无料同志把那个让人恨得咬咬牙的小恶魔驱赶出去。


连忙加快手脚,花旗参乌鸡汤已经在火炉子上冒泡好长时间,放入精盐调味,继续慢火温炖十几分钟入味即可。


爆炒肥肠是一道重口味的荤菜。很多人对猪大肠,抱着远而望之的态度。


而对于好这一口的食客而言,嚼而不烂,入味厚重,是一等一的好菜。


宋无料开始把目光转向最后一道荤菜:爆炒肥肠。


锅内热油,大火快炒,先把红、青两椒炒一会,再放大肠下去,继续大火爆炒,将其炒至表面微微焦黄,口感最佳时,加入酱油润色调味,些许的盐大火爆炒片刻,锅盖闷一会就可以盛盘了。


当然,作为一道火攻猛菜,不能炒太久,不然的话,就老了。


爆炒肥肠,顺利装盘,花旗参乌鸡汤也可上桌。


作为“一家之煮”,当然有权利召唤一些负责上菜的人,比如:宋无穷同志。


立志耍出两把威风的大厨,往窗外颇有威严的点人:“无穷,过来上菜了。”


宋无穷古灵精怪的灵眸,朝宋无料方向挑眉,眼神里尽是揶揄和欢脱,做小二状,一边走,一边回应:“来了,宋大厨。宋小二马上就来端菜上桌。”


爆炒肥肠、白斩鸡、辣子鸡、上汤娃娃菜皆已经上桌,人手一大碗珍珠香米饭,旁边一小碗装着清澈透亮的明黄鸡汤。


汤里,几颗红枣,几片花旗参,几块黑乌鸡肉,静静地躺在其中,增添了些许G市特有的炖汤滋味。


宋无珐同志双眼发光,对着一大桌子菜流口水。


客随主便。


万事俱备,只欠宋无料大厨的一声:“大家动筷,吃饭。”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叩叩、叩叩……”


齐刷刷的。


四双眼睛往外,眼神里透露出浓浓的吃货不愉快气息。


敲门的青葱少年:……


突然,心有点慌。


手有点抖。


目光接轨中,瞧到四人中的某位,更加慌了,在脑海中浮现一些恐惧的事情之后,更慌了,甚至红润的脸色变白了几分。


宋无穷瞅了好几眼,感觉不是找自己的,视线与苏浅接轨:“找你的?”


苏浅同志微微摇头,继续用饱含欣赏的目光停留在这枚青葱少年的身上。


暗想:这小伙子,长得还真的挺不错,剑眉星目,清嫩的脸颊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的青涩,秀气又软萌。


宋无穷同志在干啥?


和亲妈同款,在欣赏美色,甚至更猖狂地和苏浅凑成了一堆,眼神你来我往。


露出了一脸满满幸福的姨母笑。


宋无穷:好嫩的一枚少年。


苏浅:不错吧?我也觉得,嫩得可以掐水的一枚小伙子。


青葱少年呆滞了一分钟左右,开口就喊一声:“爸!”


吓得在场三个人,慌得一匹。


两个女人迅速结成同盟,如同四颗照明灯,直直照射着宋无料同志。


宋无料连忙竖起三个手指,端着一张忠厚老实的肉脸,对天发誓:


“不是我的种,我对天发誓!我是一个清清白白,从来不摘野花野草的居家好男人,从来不搞这一套!”


旁边的宋无珐默默地吭了一声:“咳咳,堂弟,这是我的种,我儿子,今年17岁,刚在棠东大学读大一。”


17岁??!!


宋无料同志连同另外两枚坐观局外的女人同款表情:Σ(っ°Д°;)っ


目瞪口呆。


尤其是宋无穷,和青葱少年对比了一下,读书年龄。


究竟是她读书太晚了?


还是对方读书太早了?


欢天喜地,普天同庆,喜提小堂兄——青葱少年一枚。


对面的青葱少年率先开口,嗓音正如本人,清润又悦耳,如同一碗入口即化的冰糖雪梨:


“爸,你来这儿干啥?要不是我刚才路过,瞧见你那双大板鞋在这儿,我还以为我看错眼了呢?”


话停在这里,犹豫了一下,在试探的边缘徘徊:“难道……是我妈让你过来……找我的?该不会……她老人家要……过来了吧?”


宋无珐摸摸后脑勺,寻思了一下出门前,自家媳妇的叮嘱,开始热心解答自家便宜儿子提出来的问题:


“额,你妈现在还没有过来。不过,她让我先过来这边探探有什么美食。


想起自家媳妇,四川汉子乐呵呵的,给青葱少年打下天雷:“嘿嘿她打算把家里的账收一下,再过来这边瞧瞧你,顺便替你相相亲。”


宋无穷同志饱含同情地瞧了一眼眼前这枚青涩的小伙子。


感同身受。


小小年纪,饱受催婚的折磨。


啧啧啧,姐姐理解你,小伙子。


出于某种同类心情,她热情开口招呼:“未来的堂……弟?要不,进来坐坐?吃饭了没有,刚好要吃饭,加双筷子,怎么样?”


(打死不喊堂兄!先下手为强)


某青葱少年——宋无锅,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堂……弟?


他家不是三代单传吗?哪里蹦出来一个便宜堂姐?


本来四个人的饭桌,添多了一张椅子,多了一枚青葱少年。


宋无珐刚坐下椅子,就提出了心中隐藏已久的想法:


“要不,先吃了饭再谈这件事吧?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要不然,这一桌子菜,就要凉了,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其余人面面相看一眼,迅速达成一致。


宋无料作为主厨,非常赞同地吱声:“无珐堂兄说得对,大家动筷,有事等会儿再说。”


一下子,五双筷子,动了起来。


同款吃法,你来我往,我这里夹一块白斩鸡,对方就从旁边夹走一块辣子鸡的鸡腿肉。


开始宋氏家族抢菜模式。


半个多小时后,五人齐齐葛优状瘫坐在椅子上,纷纷感慨和回味。


宋无穷砸吧了一下嘴巴,回味,顺带追忆了一下刚才白斩鸡鲜嫩肉滑的口感,提出疑问:


“刚才那个白切鸡挺好吃的,为啥不多做点,没吃5块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