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他是温柔本身 > 052摄影展重逢

052摄影展重逢

作者:赵阡伊 返回目录

庄瑞到时,看见两个趴在桌子上的醉鬼,一个哭得面目全非,一个红着脸看着他傻笑“你来了。”


“结账了吗?”


“没有。”


庄瑞把账结了,然后一个一个将人扶出去。


杨暧还不算太醉,她说了许磬家的地址,先把许磬送了回去。


上去时,杨暧非要下车,和庄瑞一起扶着许磬。


下来时,杨暧说“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吧。”


许磬住的小区没有电梯,所在的楼层也不算太矮,六楼。


庄瑞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腰“上来。”


摇摇晃晃地走到他身后,然后趴到他的背上。


夏天的衣服总是要薄一些,下楼时,庄瑞身上的温热隔着布料传向杨暧,她脑子里尽是那天夜里,他身上的炙热,她的心抑制不住地瘙痒着。


从六楼到一楼,足足走了十多分钟。杨暧脑袋沉沉的,几乎要睡着。


将人轻手轻脚地放进车里,给她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到家时,杨暧已经睡着了,庄瑞无奈,只好将她抱进去。客厅里,王婉若在等他们回来,看见人回来,匆匆忙忙站起来“怎么这么重的酒味,喝酒了?”


“嗯,我先送她回房间。妈,你也早点睡。”


王婉若叹口气“去吧。”转身后,却是欣慰一笑,平日里,庄瑞最是恪守古板,与别的年轻人谈恋爱不一样,在父母长辈面前从不逾越,小动作悄悄话什么的一概没有,在外人看来,这哪里像谈恋爱结婚的人,他能这么抱着杨暧,说明私下里的相处应该还是正常的。


被放到床上之后杨暧却醒了,睁开眼睛慢慢坐了起来“到家了?”


“嗯,你要洗澡吗?”


“要的。”


从衣柜里给她拿了套睡衣出来“快去吧。”


“好。”从他手里接过睡衣,但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怎么了?”


“你能亲我一下吗?”


他又害羞到肢体僵硬“什么?”


“亲我一下,我再去。”


杨暧闭上了眼睛,微微噘起嘴巴。


庄瑞倾身过去,在她的嘴巴上亲了一下。温热的唇仅只在她唇上停留了一秒,杨暧睁开了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看着他,良久,摇摇头“嗯,不够。”


被她用那样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实在没辙,他又倾身过去,这一次停留了十几秒,刚分开又被她追上来,勾住脖子,狠狠地亲上来。他尝到了她舌尖残留的酒味,口齿间辗转的湿润声听得他面红耳赤。


良久,她才放开他“好了,我去洗了。”然后下床抱着衣服走进浴室。


一般情况下,许磬是第二个到工作室的人,今天却迟迟不见她到,杨暧打了个电话过去“磬磬,你还没起吗?”


对面声音朦胧“杨暧,我一会就到。”


“你要是不舒服就休息一天吧。”


“没事,我去洗漱了。”说完电话就挂了。


陈苑问“磬姐没事吧?”


“应该没事吧。”


“她这几天怎么了?感觉老是不在状态。”


杨暧叹了口气。


大概一个小时后,许磬到了,晕晕乎乎的。


陈苑见她脸色苍白,担心道“磬姐,你没事吧。”


“没事。”


杨暧倒了杯热水递给许磬“说了让你在家休息。”


“不用,我真的没事。”许磬苦笑,赵奕对自己的影响还没有到连工作都影响的程度,也不会到这个程度。


“你自己掌握,坚持不下去就请假,我随时给假,不过仅限于这几天,过时不候。”


“谢谢。”


赵奕的出现的确将许磬带到了痛苦的回忆里,她只能在痛苦的漩涡里挣扎,但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受了他的影响,每一天的工作她都在强打精神,跟着杨暧他们跑前跑后,慢慢的,赵奕出现过的痕迹也就渐渐平息了。


长达数十米的长廊,暖色的灯光给雪白的墙壁添了一层暗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张色彩或鲜艳或昏暗的照片,照片上大多是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无一不灵动富有生机。


杨暧极少穿礼服,脚下那双细跟高跟鞋几度令她差点摔倒。


许磬在一旁边扶着边笑“你能不能行。”


“别废话,扶我进去坐着。”


“得嘞,皇后娘娘。”


比起以前,许磬开朗了不少,特别是和杨暧的相处上,虽然闺蜜最好的朋友一类的词谁都不会提及,但早已不言而喻。


宴会厅里,熙熙攘攘,来这里的大多是摄影师和摄影相关工作的人,大厅里骤然灯光一暗,一秒钟之后,舞台上的灯光亮起,主持人缓缓走向舞台中央。


“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第五届close to nature摄影大赛,首先公布的是铜奖。”


工作人员将三张蒙着黑布的照片一次搬向舞台。


“本次比赛一共有三个作品获得铜奖,他们是谁呢?接下来我们一一揭晓。”


礼仪小姐揭开第一张照片。


“《蓝天下的格桑花》,摄影人李曼。”


照片上,蓝、紫、绿三种颜色层次分明,拍摄角度从下至上,格桑花仰望着蓝天。


主持人依次介绍完了铜奖。


“下面是银奖揭晓时间。”


礼仪揭开第一张,正欲起飞的织布鸟。树枝碧绿,棕红色的织布鸟起身欲飞,抓拍得如静又动。


“银奖第一个作品《织布鸟》,拍摄人何阳。”


“接下来揭晓的是银奖第二个作品。”


礼仪揭开黑布。


正是杨暧在H市拍的照片,视觉上,它更像一幅油画,夕阳给整个画面镀了一层橙红,漂浮的灰尘是画师精心用笔尖以极细腻的手法点上去的,远处一排排墨绿色的树则是随意勾勒上去的。


“《黄昏》,摄影人杨暧。”


听见杨暧两个字时,角落里,一男子指尖不经意地握紧了红酒杯,他早就看到了她。


“接下来是最重磅的奖项,金奖,获得者会是谁呢?”


金奖作品摆在舞台的最中央,很多人屏息,等待着礼仪的揭示。


照片整体是蓝色的,画面里,成千上万的水母冲着镜头飞奔而来,但镜头的焦点只对准了最近的那只,透明的身躯及触手由近及远,冲人而来,其他的水母都成了陪衬。


“金奖作品《深海》,摄影人齐柌。”


听见这个名字时,杨暧猛地转头,冥冥之中,对上了那双冰冷的眸子,灯光太暗,甚至看不清脸,但她确定,那个眼神,就是齐柌。他缓慢起身,应主持人的邀请上台领奖。直到他站在灯光明亮的地方,杨暧才看清,他身形不再是分开时的单薄,五官更加立体分明,气质更加凌然。


许磬碰了碰杨暧的手“真的是他。”


杨暧说“走吧。”然后拉着许磬的手走出宴会厅。


舞台上的人目光笔直地盯着杨暧的背影。


长廊里,杨暧像是慌忙逃跑的逃兵,数百盏暗黄的灯延伸到长廊的尽头,两个人的脚步声响得急切。


“杨暧,你怎么回事?”出去后许磬皱着眉头问到。


杨暧不说话。


许磬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有多潇洒呢,毕业一年多就结婚了,结果你压根就没有放下,见到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逃避,比我还怂。”


“对,我他妈就是怂。”杨暧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车门,坐进去,发动了车“你上不上来。”


许磬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一路沉默。


车停下后,许磬没有下去,她犹豫半天“对不起,我那些话的意思不是在嘲笑你或者指责你,我只是一直觉得你活的比谁都潇洒比谁都勇敢,今天这样的行为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杨暧会做出来的,我说的话重了一些,你不要介意。”


杨暧自嘲地笑了一下“谁都有怂的时候,我也一样。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我既然选择了结婚就一定会对自己的婚姻负责的,这一点我还是做得到的。”


“那就好。”


“嗯。”


“行了,那我先回去了,你上路小心。”许磬下了车,关上门。


从许磬家回到家不过二十多分钟的路程,齐柌的出现让他们之间的回忆再次涌现,这五年来,她没有一刻不在逼迫自己忘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就快做到了,可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许磬说的没有错,她并非别人眼中看到的那般洒脱,也会为了忘掉一个人而苦苦挣扎五年,她也不能那么快地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而且越是在她告诉自己去专注和庄瑞之间的情感时,心底里的另外一个声音就越是排斥。


齐柌的出现,让她开始审视自己对庄瑞的感觉,如果说自己是喜欢他的,那无非是因为他长得好看,给人的感觉又很舒服,但这样的喜欢恐怕与爱情无关。


杨暧重重地叹息了一口气,到家了。从车库里出来,要进门时,步伐变得沉重了起来。


庄瑞应该还没有回家的吧,他今天去参加教研会,杨暧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应该还没有结束。


王婉若在客厅里看电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么早就回来,是因为她逃跑了。杨暧笑了笑“也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


“吃饭了吗?”


“吃了,妈,我先上去了。”


“嗯,累了吧,早点休息。”


“好。”杨暧笑了笑,上楼了。回到房间,洗完澡,早早地就躺在床上。


庄瑞回来时看到的便是将自己缩在角落里的杨暧,背对着门,被子没有盖好,白嫩的肩膀露在外面。他走过去,将被子盖好,再无过多动作。


她闭着眼睛,只觉得身后的人动作又轻又柔,直到听见浴室的门被关上的声音,才缓慢地睁开眼睛,齐柌回来了,她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庄瑞了。


庄瑞出来时,她又立马闭上眼睛假装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