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别碰那部手机 > 第49章 珊瑚岛惊魂(八)

第49章 珊瑚岛惊魂(八)

作者:于文浩 返回目录

【第3章她从地狱来(三)


金刚寺的住持觉休和尚很有威望,一般人根本见不到他。


房内的小和尚孔雀已经冲好了两杯茶水,这时端了过来,“住持,施主,请用茶!”


白山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讲了一遍,不敢再有一丝隐瞒,却不料这老和尚听了就一直一直摇头,摇得白山直想揍他。


“大师,我这可是熟人介绍来的,回头香火钱不会差你的!”


老主持面露难色,只是静静地喝茶,并不说话。


“你能痛快点吗?五万块行不行!”


老主持叹气道,“实不相瞒,若是寻常事情,倒也无碍,只是施主你染业太重,此事又极为凶险,只怕老衲有心而无力可为啊!”


白山心头一急:“什、什么染业?”


老主持不愿多说这些“口业”之话,就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默默诵佛。


白山没好气地哼道,“你今天要不给我个说法,我还就不走了!”


见他蛮横无理,老主持就念了一声“佛祖恕罪”,才慢漫地解释起来。


“老衲所说的‘业’,即是‘命运’,佛说就是‘业缘’,施主认为会说话、会穿衣吃饭、会走路的是生命,佛说就是‘报身’!”


“由于过去造作有业,故现在就有受报的这个身子,业有净业和染业两种,净业即是善业,染业即是恶业,过去造的善业,现在受善报,造的恶业,现在受恶报,如果过去善业恶业都有,现在那就罪报福报兼受,善恶业力,如影随形,丝毫不爽。”


“你直接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就行了吗?我就是一个大老粗,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这事咋整!”白山很是急躁,他想不明白又不是不给钱,这老秃驴咋这么墨迹呢?


“施主,请你不要对住持无礼!”孔雀在旁提醒道。


老和尚看向白山,眼中精光四射,“老衲能观报身,说句得罪的话,施主是被打入畜生道而再投轮回,所以你不能善待自己的妻儿,这与施主是不是大老粗无关,就是屠夫猛虎,也不会如施主这般丧心病狂,今日你所遭劫难皆为你的现世报,乃是你咎由自取,所谓佛不渡人人自度,并非我佛不慈悲,恕老衲爱莫能助!”


“你说话我咋这么不爱听呢!”白山扯着嗓子就和老主持争论起来,“老子娶老婆的时候给了彩礼啦,八万呢,这就是卖给我了,棍棒底下出孝子,老婆娶来任我打,这是老话,老子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主持不愿与他纠缠,起身对自己的弟子说,“孔雀,把门外的风铃送给这位施主,送客!”


“艹!”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白山跳了起来,指着老僧离去的背影破口大骂,“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见死不救,还出家人呢,惹急了老子拆了你这破庙!”


“神明在上,施主休要放肆!”孔雀恼怒道,“适才住持已经吩咐小僧将佛门法器送给你,施主就不要无理取闹了!”


白山只得悻悻离去,等回到城外,天色已经黑了,一轮惨白的月亮挂在天上。


白山买了些元宝蜡烛,他骑着摩托车来到女儿的坟茔前,周围静悄悄的,显得格外阴森。


虽然金刚寺高僧送了他一串开光的风铃,说是能够减少死者的怨气,他这才想起来打亲情牌。


借着朦胧的月光,白山强壮几分胆色,一边往火堆里撒纸钱,一边碎碎念道,“小雪,爸以前对不住你,你说你有啥想不开的?”


“我和你妈刚认识那会儿,还没结婚呢就怀上你们姐俩了,当时那叫未婚先孕,你知道不?”


“你妈要把你们打下去,是我说要生下来的,要不是我的话,你和你姐姐早没啦!”


“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爸,总不能拉扯你,还拉扯出仇了吧?”


“你催常军催大爷,那才是活牲口,把自己姑娘都糟蹋了,爸比他强多了!”


“你要恨,你去恨你妈,她可不是个东西,你看她日子过得多好,咱俩过得这么苦都是她害的,你去作她去,别作你爹,我活得不容易呀……”


燃烧的火苗被风吹得忽明忽暗,仿佛恶魔在跳舞。


“呼……呼……”


野外阴风阵阵,白山头皮一阵发麻。


忽然,不知从哪里伸来一只冰凉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


“啊——”


“你别过来……”


“走开,给老子滚……”


白山连滚带爬地冲向摩托车,嘴里大叫起来,“别害我……别过来……”


可是脚踝的手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越抓越紧,就像要捏断他的骨头。


这时摩托车也打不着火了,白山急得满头大汗,情急之下,他挑开启动杆,一脚一脚地揣着。


不知踹了多少下,终于摩托车的发动机转动起来,白山一拧油门蹿了出去,把车子骑得飞快。


但不管他如何加速,就是甩不开脚踝上无形的手,冰似的绞杀力越缩越紧。


直到进了旗里的收费站,白山把车停在人多的地方,胆子又大了几分,低头仔细一看,那根本就不是手。


在他脚腕上,正缠着一条蛇。


“嘶……”


白山松了口气,伸手捏住蛇的七寸,用力从腿上扯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吓死老子了,唉……”


已经草木皆兵的白山擦了把冷汗,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回到家,白山把风铃挂在客厅里,拧开一瓶白酒,咕咚咕咚地往肚里灌,越喝手越抖。


起风时,风铃发出叮铃叮咚清脆的声音,让他安心了不少。


睡意渐渐掩过来,白山沉入了梦乡。


突然,他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在身上,朦朦胧胧地喘不过气来,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


就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他的身上。


这种情况不知持续了多久,白山真希望有人能推自己一把,把他从梦魇中叫醒。


风铃叮叮咚咚,响了一夜。


最后白山一用力,身子一绷,睁开眼来。


“呼……终于醒了!”


但他一口气还没有喘匀,却发现……


自己,竟然被吊在风扇上。


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上吊呢?


脖子被绳索勒紧,白山快喘不过气了,原来就在他醒来的那一瞬间,已经踢倒了脚下的凳子。


“吧嗒!”


一只高跟鞋从他脚上掉了下来,另一只还穿在脚上。


那是他女儿的高跟鞋。


原来昨天晚上他一直在梦游,是他自己穿着女儿的高跟鞋满屋子转悠?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白山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越挣扎越挣脱不得。


一阵风吹来,掀起桌上的一页纸从他眼前飘过,那竟是一张遗嘱。


他死去的女儿,究竟在计划着什么?


白山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内容,绳索压迫颈部血管,脑部供氧不足,只觉得眼睛越来越模糊。


他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恐怖的念头。


我要S了,我要S了……


救命啊……


白山挣扎着乱蹬乱跳,斜眼向窗户看去,只见窗外云淡风轻,说不出的阳光明媚。


快没力气了……


他脸涨得通红,心里袭来一阵阵绝望。


原来死并不可怕,面对死亡时的绝望却让人灵魂颤抖。


长久以来那些他带给女儿的恐惧,那些给他巨大快感的来源,这位父亲终于感受到了。


那种恐惧、痛苦、滋味是多么可怕。


他用残忍勾勒家人的悲伤,终于,亲手给自己划伤了S亡的句号。


“叮叮当当……”


风铃叮咚,清脆悦耳。


……


几天后,这间房里传出了恶臭,那臭气十里飘荡逆风翻飞,直把人熏得头晕眼花。


终于有受不了的邻居报了警,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恶臭扑面而来,两个JC(警察)当场都吐了。


只见一个男人被吊在天花板上,歪着脑袋,绛红色的高跟鞋蹬掉了一只,另一只也快掉了,挂在脚尖上吱吱悠悠地晃荡着。


这人舌头伸出半截,表情狰狞可怖,身体还在荡秋千似的,左半圈右半圈地宣传,好似一个晴天娃娃。


法医临场后,一边拍照,一边进行现场推断:“从身体的腐烂程度来看,死者走的时间应该在一个星期左右!”


“这像是自己弄的吗?”刑侦队长霍长林提出了疑点。


法医把踢倒的凳子扶起来,“凳子和上吊绳子的高度差了几公分,我想这才是他穿高跟鞋的原因!”


霍长林挥手招来另一名JC,问了一些死者家里的情况,得知死者还有个女儿,长期遭受家暴,已经失踪半个多月了。


法医继续分析道,“这女孩很有作案头脑,她趁S者喝醉的时候,把S者吊在事先准备好的绳套里,当S者醒来的一瞬间,蹬倒了凳子,造成死者縛颈窒息!”


“我同意,也许还有同伙!”霍长林已经把嫌疑人锁定为白山的女儿,若有所思道,“不过,这是有多大的仇啊!”


他走向白雪的房间,发现其中一面墙壁被粉刷过,当即命人扒开墙皮。


在墙皮扒开一层后,竟然掩盖着大片喷溅式的鲜艳液体,已经变成了黑褐色。


法医凑到霍长林身旁,猜测道,“如果这女孩早已经遇害了,那是谁自导自演了这起自吊诡案?”


霍长林抬头凝望那串风铃,肯定地说道,“父亲弑女藏shi,畏罪自吊!”


“霍队,这里发现一封遗嘱!”


霍长林拿起遗嘱反复看了几遍,合法继承人竟然是白山的另一个女儿:白阳!


“叮叮当当……”


风铃悦耳,像是恶魔在高声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