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武侠巅峰之上 > 第五百零三章 一掌覆压乾坤

第五百零三章 一掌覆压乾坤

作者:衔雨 返回目录

“袁显!”


衍圣崖前,秦旸负手而立,漠然看向从天而降的儒门文士,“本座远来是客,你儒门万世师不亲自相迎吗?”


说话之时,宏大的气势终于不加约束,巨大的生死轮升腾于空,肉眼难见的气血之光照耀整片麒麟崖,将此地的浩气压制在下。


看着架势,这客人不是善类,一看就是恶客啊。


“圣人之地,容不得你放肆!”袁显寸步不让地站在山门之前,凛凛浩气直面势压诸天的生死轮,“殇旸君,你以为衍圣崖是你任意撒野的地方吗?”


他也知道秦旸来者不善,是以直接就将二者的对敌立场扯露在表面,直接将秦旸拒之于门外。


“看来是无法善了了,”秦旸轻声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本座一开始就抱着友好磋商的想法来的。”


但事实却难尽如人意,终究免不了动手,衍圣崖对秦旸的敌意几乎是快溢出来了,连让秦旸进门的想法都无。


不过,这也乘了秦旸之意,正好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


动手的念头在心中闪过,秦旸不再多言,相当干脆地一掌按出,雄浑之势覆压穹宇。


在这一瞬间,袁显只觉天地一片昏暗,明明是简简单单的一掌,却似压住了巍巍苍天,自身在这一掌前,犹如蝼蚁般渺小。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不可能!他并未着甲,怎的可能这么强?!’


袁显简直不敢相信,更难以接受秦旸的强大。一直以来,在他心中,秦旸的强大是建立在大周天星辰铠上的,若是没有披甲在身,袁显自问完全可以和秦旸一战。


但现在,秦旸仅仅是按出一掌,袁显这位儒门的顶尖高手便有了一种难以抗衡的感觉。


那一掌压下,便似将天地乾坤纳于掌中,浩大无穷,简直非人力可抗。


“老夫不信你当真有这么强!”


袁显大喝一声,顿起浑身之力,一身浩气汇聚于双掌,沛然之劲凝聚成光华圣印,悍然击向那近似遮天蔽日的手掌,“浩然圣印。”


儒门浩然之气,号称“至大至刚”,修炼有成者心与气合,心越强,气越盛,所谓“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便是此理。


只要具备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就能在任何境遇中都处之泰然,享受到无穷快意的千里雄风。


袁显于困境中彰显不屈,浩然之气充塞四方,心气难抑,与气相合,浩然圣印轰荡无穷劲风,当真是威力无俦,雄壮无边。


但这般雄壮的浩然之气、至圣之印碰撞那覆压乾坤的一掌,竟是——


瞬间跨塌!


“哗啦啦——”


快哉千里之风在掌劲前凝滞,而后就如土砖之墙一般垮塌,儒门圣印在掌劲之前瞬间崩溃,袁显只觉一股庞大之力自双掌压下,双足就如踏泥地一般,瞬间陷入地面,直没至大腿。


“事实证明,本座当真有这么强。”


秦旸漠然收掌,那遮天蔽日般的昏暗感顿去,袁显只见四周一片平静,连身后两个士子都未曾受到一点伤害,唯有他,遭一掌重创,双足深陷于大地。


刚刚那般宏大的一掌,落到实处却是仅仅针对于一人,就连四周围的环境都未曾受到太大影响。


不,应该说是那宏大之势也仅仅针对于一人,至少身后两位士子应该并未面对那遮天蔽日般的昏暗以及······绝望。


是的,绝望。


直面那一掌,那无可抵挡的一掌,袁显只觉一股绝望从天灵泛起,传遍脑海,直入心灵,那一掌轻而易举击溃了他的抵抗,以及他的心境。


此时光是想想,袁显就有一种战栗之感。他知道,在实力未出现大的跃进之前,他是再也不能和秦旸交手了。


一旦交手,便是输······或是死。


他有这种感觉。


“既然主人不出门相迎,那作为一个有素质的客人,就只能自己进去了。”


秦旸带着一缕轻笑从袁显身边走过,一步十丈,直接进了山门之内,直上衍圣崖。


························


“袁显败了,败得十分轻易。”


衍圣崖顶的麒麟台上,万世师席地而坐,面沉如水。


“想不到,秦旸的实力又有进步,他距离那炼虚之境,已是极近了,近到只差一层窗户纸的地步。”


“并且,他给人的感觉和一般的返虚武者不同,也和一般的炼虚武者不一样。”


万世师想起当日在天启山的场景,那时的秦旸着甲与他们几人一共大战萧冕,举手投足间都有无穷之力,天地与他互通有无,令得他一拳便有千万均之力。


如果不使招式,单纯的力量相较,万世师敢说当日激战众人之中唯有萧冕能够压制秦旸。


“这种与天地合一的武功,和我等炼虚大不相同,也许······”万世师面色沉凝,道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猜测,“也许秦旸并不需要渡返虚之劫。”


炼虚强者法域自成,到得合道之境更是自成一片天地,而秦旸在那一日着甲后表现的却是天人合一,和天地再无隔阂,举手投足之间便有无穷之力,显然是将天地之力纳于体内。


这是和炼虚截然相反的道路,这道路根本不需要和天地断绝联系,所谓的返虚之劫,也就根本没有存在的基础了。


甚至于,万世师现在都不知道秦旸修炼的算不算是真气,至少他就没怎么看过秦旸用真气,吞纳的元气倒是不少,不过他应该是用来维持消耗的。


“让昊明五子过去,组阵探他一探。”万世师思虑之后,道。


“伏师,这秦旸诡异得很,昊明五子未来皆有希望入炼虚,要是有个闪失的话,那就不妙了。”一旁的黄泰岳连忙到。


现在的天地环境一月一个变化,武者突破也比以前容易多了,昊明五子各个有炼虚之姿,要是放在过去,也许五人之中最多有一人突破就烧高香了,但在这日新月异的环境中,这五人在未来都有可能突破。


这要是有一个损失,可能未来就少一个炼虚战力啊。


“无需担心,”万世师却是道,“秦旸虽是恶客,但他还不会下杀手。要是本师没料错的话,最近钦天监那边的动静和他有关。要是和我等撕破脸,只会耽误钦天监之事,这是他所不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