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从1979开始做文艺 > 第17章 战区会议(二合一大章)

第17章 战区会议(二合一大章)

作者:书雪追风 返回目录

到了3月14日,一连也随着营部一起从前线撤到了屏边,当疲惫不堪的部队整队经过屏边县城的时候,受到了当地各族百姓的夹道欢迎。


PBMZ自治县位于滇南省红河州东南部。距省城春城300公里,至交趾首都荷内300余公里。


后世这里为自卫反击战牺牲的战士修建了三个烈士陵园,安葬着13军、50军和滇南边防部队的1000多位为国捐躯的烈士。


战友们来医院看望张伟,却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连长梁三喜牺牲了。在攻打谅山的战斗中,为了保护战友,在战斗即将结束的时候牺牲了。


当一排长哭丧着脸告诉张伟这个消息的时候,张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至此,一连三个主要指挥员,两死一重伤。


张伟刹那间泪如雨下,这个老大哥一样的梁连长,无论是对这具身体的前任还是对于自己都是颇多照顾。在全连战士都因为自己的胆小怯懦而疏离自己的时候,他却一直相信自己,没有放弃自己,给自己讲做人的道理。


张伟前世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这一世也只有一个还未曾谋面的妹妹。所以他这一世真的是将梁连长当成了自己的亲大哥来看待。


张伟想到:“不行,我要回连队,我要和战士们在一起,一场大战刚刚结束,连队的事情正是千头万绪的时候,我不能待在医院无所事事,我要肩负起连长未尽的使命。”


想到就做,张伟虽然受伤极重,但是幸好都是皮外伤,没有身体零件受损,只是因为失血太多才差点挂掉,此时,经过二十来天的休养,伤口基本都已经愈合了。


于是不顾医生和老娘的反对,张伟在他们一不留神的情况下,带着小李逃出医院,回到了一连,气的老娘直跺脚。


滇南,春城。


位于春城军区的西线集团指挥部里面,一帮军长、师长们刚刚开完战区战役总结会。此时他们正在观看录像,放映的是战场影像资料,这些都是随一线战斗部队行动的摄制小组所拍摄记录下来的。


这些录像都将作为宝贵的历史资料保存下来,指挥员们可以从中分析出基层部队存在的不足,毕竟人民军队已经多年无战事了,需要重新适应战争,需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需要在战争中成长。


这场边境战争虽然暂时胜利了,但是也暴露出了部队的很多不足之处,当然也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一众指挥员们边看边分析讨论着,气氛十分热烈。


当播放到摄制小组在232高地所拍摄到的那份资料的时候,放映室内的军长、师长们一下子都被震惊到了。


从远处拍摄的画面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可以看出这是一场争夺某高地的战斗。中交边境地带山势连绵起伏,敌军在很多山上都修筑了工事,控制了一座山头就可以控制一大片区域,因此为争夺高地的控制权而发生的战斗很常见。


画面中一支身穿草绿色军服的我军小分队被压制在敌人的阵地前面,无法发起冲锋。此时,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对身边的战友吩咐了几句,然后越众而出,压着身子向前迅速行进,到达雷区边缘的时候他突然躺倒在地,向前翻滚而去。


正在一众指挥员们没有弄明白这个战术动作的意义何在的时候,那具身体压过的地面一声巨响,紧接着地面一阵颤动,草屑、泥土都被抛洒着冲向了天空。


“哇,这是用身体在排雷啊,这个小家伙,要得。”一个师长惊呼道。


从地雷阵上滚过的那道身影,给了放映室内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们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感。


画面还在继续,只见那具身影略微停顿,狼狈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摇晃着脑袋甩去尘土。接着又继续向前翻滚而去,在他经过的地面压发雷,绊发雷一颗接一颗的被引爆。直到被地雷炸响的冲击力击打的昏死过去,那道身影才停止了动作,也不知道最后牺牲没有。


放映仍在继续,前面的这名战士倒下了,但是排雷行动并没有停止。接下来是第二个战士,第三个战士,第四个战士,都在重复着刚才的那一幕,用血肉之躯硬生生的在雷区中趟出了一条前进的道路。而这短短的一百多米的冲锋道路,一共埋葬了六名年轻士兵的生命。


放映室内不复刚才那热烈讨论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不是经过艺术加工的电影,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这场战争中的一幕。


录像中那一个个年轻的身影,那义无反顾的慨然赴死之举实在令人钦佩。


放映室内坐在最前面的那个身经百战,几乎经历过共和国所有战争的老人也被震惊的无法言语。


直到播放结束,他才缓缓地站起身子,向着幕布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身后一众将军们也都默默地起身行礼。


老人向身边的摄制人员问道:“这是哪个部队的?”


摄制人员查看了下笔记本,回答道:“是13军37师109团一营一连。”


37师历史悠久,在抗日战争时期他的前身是八路军第129师386旅的一部,在解放战争时期是中野第4纵队第10旅,这也是刘邓大军的老部队。


这些番号都是响当当的,后面座位上的将军们听到这里,议论纷纷,不禁感叹果然还是老部队的作风顽强。平时不苟言笑的13军军长“雷神爷”也是颇感自豪。


老人又问道:“那个山头很重要么?”


摄制人员回答道:“这个无名高地是阻击越军316A师东援老街和柑塘,保障军主力围歼敌345师的关键所在。本来是二连的任务,我们摄制小组也是随着二连一起行动的。但是部队在敌后穿插时,天黑走岔了路,营部就将任务临时分派给了一连,所以当时时间很紧张。事后我们采访了那个连队的战士,了解到当时离营部要求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了,为了打下敌人的碉堡,避免给敌人主力部队逃脱的机会,那个连指导员号召战士们用身体排雷,第一个排雷的就是那个指导员。”


老人十分诧异的说道:“哦,这还是个连级干部,叫什么名字?”


“叫张伟。”


雷军长听到这个名字却很吃惊,不禁又问了一遍“你确定是叫张伟么?”


“确定,就是这个名字。”


老人又问道:“那几个战士叫什么名字,他们都牺牲了么?”


摄制人员忙又翻看笔记本,回到道:“还有五个战士,一排二班的张明杰,李宜年,冯国安,一排三班的李峰,郑玉泉。其中四个都当场牺牲了,只有张伟指导员和李宜年被送去了野战医院,当时战事紧急,我们跟着部队往高乐去了,就没有继续跟进,但是当时二人受伤都很重。”


老人想了想,叫过身边的参谋人员去调查一下。


然后向着雷军长问道:“小雷,你认识这个小鬼么?”


雷军长回答道:“我也是在战前才知道有这么个人,不过没见过本人。在战前动员会上面我还指桑骂槐的臭骂了他一顿,没想到是个好样的。”


有人调侃道:“你个雷神爷,这么好的兵都不爱惜,你还骂人家。”


雷军长解释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这个小鬼开始是在军部做文化干事,去年下半年才下连队。就在战前他的母亲居然把电话打到我的军部来了,让我看在他老爹的面子上把他给重新调回军部。”


老人问道:“这个小鬼能量还不小么?他老爹是哪个?”


雷军长说道:“也是咱们军人子弟,将门之后。”


老人疑惑起来:“姓张,是哪家的孩子?”


雷军长解释道:“说起来他老爹可还是司令您的老部下,现在好像是在帝都军区吧,叫张云光。”


“哦,竟然是张云光的儿子,不过这脾性看起来倒是确实和他老爹挺像的,也是个不怕死的家伙。”老人赞道。


旁边其他众位军长师长也都恍然,原来是当年那个横行晋西北的张疯子的儿子啊,老爹疯,这儿子也疯啊。只是可惜了,不知道活下来没有。


“不对,他张云光敢和RB鬼子坂田联队硬碰硬的家伙,不会犯这种错误吧?”老人说道。


“是啊,开始我也以为是他老爹的意思,气得我牙直痒痒,因此我在战前的动员会上把这件事抖了出来,臭骂了这小子一顿。但是后来我收到张云光的电报,让我不要受到干扰,把他的儿子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磨练一番。”


“嗯,这才是他张云光的性格嘛,不过母亲疼爱儿子的心情我们也要理解。”


雷军长感叹道:“还是战争能够磨练人啊,我听他们营长说,张伟这个小鬼之前在部队里面也是个怂包,只会到处投机钻营拉关系,没想到这一拉到战场上来了个大便样。”


“是啊,我们的军队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打大仗了,又经过那十年的冲击,现在不乏那种蝇营狗苟之辈,将社会上面不好的风气都弄到军营里面来了,真应该将他们都拉上战场来,在战火中淬炼一番。”老人感慨道。


“司令说的有道理,我看可以给军委打报告,建议用这交趾人练练兵。”一个军长突发奇想说道。


“哦,怎么个练兵法子?”老人感兴趣的问道。


“虽然眼下我们从交趾胜利退兵了,但是有北极熊在后面撑腰,看样子交趾人肯定还会纠缠不休。我们可以将全国各个军区的部队都拉过来进行轮战,以半年或者一年为期,轮番上阵,让各个部队都感受下战争的氛围,不然等我们这些老家伙退下去了,军队里面连个会打仗的都没有了。”


下面众人议论纷纷,都感觉这个计划可行。


“好,你回去拟份报告,我们以军区的名义发给军委。”老人也赞同道。


这时,放映室的门被推开了,刚才离开的那个参谋回来了。他走到老人跟前说道:“报告司令员,我给37师野战医院打电话问过了,李宜年同志已经牺牲了。张伟同志全身被弹片击中三十余处,当时失血过多,也差点牺牲,不过现在已经伤好出院回部队了。”


“这么快就出院了?”


“医院说是偷跑出去的,我又把电话打到他们营部,营部的参谋说是那个一连的连长和副连长都牺牲了,张伟忙着回去主持连里的工作。”


一众指挥员们不住地赞道:“是个好样的。”


一位军长插话说道:“我看这个事迹需要宣扬一下,这六名战士需要好好表彰一下。”


另一位军长也说道:“我看可以报请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老人最后说道:“在这场战争中涌现出了很多类似的英勇事迹,大家回去要协助政治部门抓紧整理上报,到时候咱们开一个总结表彰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