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半镜上青霄 > 第二十五章 断狱高手

第二十五章 断狱高手

作者:华岁癸酉年 返回目录

顾七娘皱了皱眉,没有回答沈云微的问题。


想来她本就是病急乱投医,一时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对策。沈云微又问道:


“既然大娘子怀疑是那汤逸所为,可有何证据?”


“我,我曾看见他出入过李家,就在倩娘出事前几日,我当时还问过官人,官人说是想跟汤逸两人合伙开个酒楼”


顾七娘连忙说道:


“我当时就心中就起疑了,我家官人平日里不思上进,只管花的不管进的,连田租都从来不过目,哪里会有什么心思开酒楼呢!”


“而且自从倩娘出事后,那汤逸便再不来了。从头到尾,也没见这二人真张罗过什么开酒楼的事情”


这就对了!


那汤逸既去过李家,李小娘年岁正当,花容月貌,很难不被汤逸注意到。


不过这李老爷虽说并不关爱倩娘,可是虎毒不食子啊,要下心思去害倩娘,只怕那李老爷也没这个心力。


对了!不是说这李老爷对姨娘是言听计从吗?


“敢问一下大娘子,你家老爷的那位姨娘......”沈云微话刚出口便深觉不妥,只怕刺痛顾七娘。


“连你都知道了”顾七娘闻言,端起了茶碗掩了掩羞愧之色,随即又说道:


“那周氏原是我的陪房,只是没想到,心比天高啊”


“从老爷抬了她做姨娘,我便看着她一步步爬到我的头上,这官人的心在她那,我也奈何不得,唯叫这世人看我的笑话罢了”


顾七娘说着,眼睛一亮,骤然反应过来:“你是怀疑她?”


“对啊,一定是这个贱人!一定是她!”


沈云微看着七娘眼冒精光,心道不好,连忙说道:


“大娘子,你莫要冲动!我们也只是怀疑罢了,拿不出证据,便不能定罪”


“那,那这可怎么办呀!”


顾七娘一下泄了气,她不擅巧言令色,更不懂权谋对策,不然也不会被一个姨娘吃的死死的。


“大娘子,说句冒昧的话,我听闻你李家之财半数都进了周氏的口袋可是真?”


“是,官人被她迷了心窍,入门头年就给了几十亩地,第二年又给了几个收益最好的铺子,再这么下去,我和值儿,怕是要被赶出家门饿死街头了”


顾七娘说着,眼角就留下泪来。


“大娘子,看来若背后主使真是周氏,这事儿倒好办了”


“此话怎讲?”顾七娘忙问道。


只听沈云微抿了口茶水,缓缓说道:


“这周氏既是爱财之人,她若要设计陷害倩娘,不可能不从汤逸那里得些好处”


“如果汤逸杀了倩娘,这么大一个把柄在周氏手上,你说以周氏的性格,她会不拿着这个把柄去威胁汤逸吗?”


“所以,我们只要从周氏身上下功夫,说不定就能找到汤逸杀害倩娘的证据”


顾七娘恍然大悟,心中好像有了主意,忙谢了沈云微赶回家去。


******


顾七娘走后,沈云微便脱了鞋袜躺在榻上,今晚她倒不担心凤丛飞会来。


她拿出铜镜,已经两日没有跟郎言清联系了,只怕以他赶路的速度,早已到了郎溪了。


果然,那镜子里传出久违的声音:


“小娘子,你这两日都去了哪里?怎么都不见找我了?”


郎言清的娃娃脸粉嫩中稍显疲惫,想来是连日赶路所致。


“你到郎溪了?”


“是啊,昨儿个午时就到了,我已经派了人提前去湖州打点,在郎溪待上几日,我便要动身了”


听郎言清这么说着,沈云微感觉自己跟母亲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之后沈云微便将这两日的事情悉数告知了郎言清,随即又问道:“你当年在京城,可知朝廷派的是哪位大人来扬州办案的?”


“这还用问啊,傻瓜!”


“当然是京畿提刑司宋大人的侄子了”


“宋大人的侄子?”


“对,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宋玉”


“宋玉的父亲宋灼曾是皇上特封的正二品刑部侍郎,洗冤禁暴,破案无数”


“宋玉本人自幼勇猛无双,聪慧过人,宋灼归室以后,皇上特封宋玉为龙卫右厢都指挥使,领嘉州团练使兼京城巡检”


“他的叔叔宋炎如今是正四品提刑官,宋玉年岁尚小,因此借调提点刑狱司,在他叔叔手下做事,二人都是断狱高手”


郎言清一番介绍过后,又问道:


“他跟我私交甚好,对了,他是不是已经到扬州了?”


“他跟你交好?”


沈云微闻言吃了一惊。


这郎言清可是个闻名京城的纨绔世子,这宋玉在他口中倒像是个忠肝义胆之士,这家伙倒是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看沈云微一脸不屑,郎言清忙说道:“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你要是不信,我倒是有很多证据可以说于你听!”


一起长大?


郎言清在康乐元年不过十三岁,那如今宋玉才多大?


“他只虚长我一岁,不过他那叔叔管教他甚是严格,这宋玉呀,年纪轻轻的,看着可老气得多”郎言清一脸嫌弃地说道。


沈云微听罢,更奇怪了。


宋玉是永宣十七年生人,如今不过十四岁,而且家教甚严,那顾七娘怎么又说见他跟汤逸那厮在逛窑子呢?


******


不知不觉就到了戌时,楼下竟有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可是只短短一刻,便恢复了安静。


沈云微好奇,便穿了鞋,偷偷趴在房门上听楼下的动静。


“咚咚咚”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将沈云微吓了一跳,一蹦三尺远。


“是谁!”沈云微惊问道。


只听门外响起一轻柔的男声:


“在下龙卫右厢都指挥使,宋玉。深夜打扰,多有得罪。但是在下公务在身,有话要问姑娘”


沈云微的心扑通扑通,刚刚还是郎言清的话中人,即刻便切切实实地站在面前,与自己只有一门之隔。


她定了定神,隔着门回道:“这位大人,夜色深了,恐多有不便,有什么话还请明日再问吧”


“大胆!我们大人问话还轮得到你挑时候!”


门外突然传来另一声音,看来是宋玉的手下。


“三思,休得无礼!”


宋玉一声呵斥,随即又转向沈云微说道:


“既如此,我便待天明再来。只是姑娘,夜色多危险,切记关好门窗,莫让贼人再进来了”


沈云微闻言大惊!


一个“再”字,便说明了一切。


这宋玉果然是断狱高手,只是不知他是如何洞察的。


看来他今日也不是要进来问话那么简单,十有八九是想守株待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