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从赘婿开始征服名将 > 092、天下

092、天下

作者:南非溪 返回目录

(明日更,今日开会)


赢风冕带着徐府怨按照神问的定位故意走到通往焚暮山中段的必经之路。


那是一座古老的山门。


山门周围满布苔茧,看起来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起码比魏国的边境军入住焚暮山要久上很多。


“殿下我们走错路了,再往前走就是禁制了。”徐府怨看见山门时,连忙走到前面劝阻赢风冕继续前进。


赢风冕故作有些失望的说道:“难道连本王也不能进去看看吗?在魏国这苍穹之下,还有我魏国王族也所管辖不到的地方吗?莫非看来焚暮山是属于大将军一个人的?”


赢风冕故意说出这些话,想刺激徐府怨带他进入山门一窥究竟。


然而怎奈这时候还未等徐府怨说话,山门之中走出了三个身影。


是一老两少,都披着魏国的龙虎纹铠甲,那个老人笑得很淳朴很灿烂,一张老脸像只有出了远门到了荒郊才能瞅见的枯槐树模样,可能谈不上英雄的风骨或者老将的坚毅,却有着一种边境独行的气概。


两外两个小的,赢风冕在演兵场上见过,是十二战将里的另外两个,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从头到尾在演兵场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充当着配角。


赢风冕看向徐府怨,问道:“他们是谁?”


徐府怨朝那三个身影低头,互相行了礼,只见三人倏忽间就已经来到跟前。


老人半跪在雪地之上,一头白发之上还夹杂着风雪。


他平静地说道:“在下风启,是守护这的老骨头,二这两人是老叟的儿子,风雾和风雪。”


当老头说话的时候,周围风雪明显速度变慢了。


赢风冕很好奇三人的身份,于是偷偷开启神问试探,就在启动的一瞬间,他就吐了口鲜血,险些倒地。


又是反噬?????


他有些震惊地看着这三人,不是说边境十二大将的下六位都是烽火境之下的实力吗?为何还会受到这样的反噬。


风启看见赢风冕口吐鲜血的时候,说道:“殿下不要去看山门里,更不要用精神力试探我们父子的境界,在这图荒大阵里,除非您是无敌境,不然都会受到反噬。”


徐府怨连忙扶着赢风冕,为身体注入一股玄力,帮助他修复身体的内伤。


赢风冕深吸了一口气道:“图荒大阵比我在桥水山脉见到迷雪领域为何不同,竟然直接就能对精神力发动反噬,以为我是入侵者。”


迷雪领域由陆横疯和陶阳冰所铸,一直被称作是魏国最强大的阵法,虽然被孟三黑引入魔兽的精神游丝所污染,成功破阵,但是仍然是魏国的第一大阵,陆横疯也任然是魏国第一阵玄。


可当赢风冕见到图荒大阵的时候,他觉得这个阵法甚至比迷雪领域还要更加实用和精妙,而风启这个名字竟然从来没有被人所知。


边境看来果然人才济济,不知道还藏着像程志远和风启这样的强者。


风启从雪地上起来,冰冷地说道:“迷雪领域掌控十万大山,而焚暮山只不过是座小山,图荒大阵包围和覆盖的也只是中上层而已,与陆城主和陶军师所建筑的大阵还是存在很大的差距。”


赢风冕被徐府怨注入玄力后,内伤快速恢复,身心也变得舒畅无比。


武玄师的炽热之力对于赢风冕所修行的剑道阴柔之气来说,正好形成了互补。


“风启?大将军好像也有一支队伍也叫风启。”赢风冕这时候有些猜测老人的身份了。


在木楼上时,赢风冕得知下六位的边境十二战将里有几位边上专门统领风启军,而眼前这个老人还有两位两个年轻的将军,似乎就和风启军存在着莫大的联系。


徐府怨说道:“启叔便是风启军的建立者,在阵法上的研究不亚于陆城主,是我边境的第一阵玄师,旬蓝城的城墙里融入的便是启叔设计的加固阵法。”


赢风冕一下子就怔住了,“这风启军可是黑铁骑里的精锐,一直以为是大将军亲自组建,没想到建立者竟然还另有他人……可老将军为何只有天感境的修为,能建立这样的图荒大阵,实在是让人惊讶。”


徐府怨一摸脑袋,说道:“当初我也是这样想的,但见到启叔之后,才知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启叔的图荒大阵就算是我大哥徐治也不能破阵,只有大将军能随意出入。”


赢风冕见徐府怨对云启佩服的日常心悦诚服,更是对云启产生出了一种敬畏。


云启的白发在风中起舞,他淡笑道:“阵法玄师讲究修行对天地玄气的运用,而运用者不一定是要自己,可以利用阵法的枢纽对天地玄气的引流和利用,所以与施阵者的境界高低并无关系,不过有的人修的是自己,而有的人修的是天地。”


赢风冕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什么叫修的是自己?


什么叫修的是天地?


他脸上还挂着笑容时,却突然对风启出手了!是尘心剑意……


一道喷薄的剑气随着他伸出的指尖,贯穿面前的雪花,刺向面前这个面容平静的老人。


风启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而下一刻,赢风冕却忽然怔住了。


因为那剑气再不能再向前移动片刻,就像静止了一般停在风启苍老的面颊前。


风启一闭眼。


顷刻间。


那道剑气便被震到一旁的雪地之上。


剑气插入雪地上,溅起一片雪雾。


风启再睁开双眼时,眼神变得比之前更加平静了。


徐府怨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他惊呆地转向赢风冕,“殿下,你这要干什么呢?”


赢风冕直视着风启的眼神,道:“抱歉,冒犯了,我只是想试试风老将军的天感境与我有什么不一样而已。”


徐府怨擦了一头冷汗,很认真地说道:“在这大阵里,启叔便这大阵,想要打败他,就要先破阵……”


阵玄师竟然如此奇妙。


那不正适合越级杀人吗?


赢风冕忽然对阵法感了颇为浓厚的兴趣。


徐府怨继续补充道:“好在启叔及时收手,不然那道剑气可能便会原封不动的刺向殿下,这就是图荒大阵最恐怖的借力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