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二十一、她的心上人

二十一、她的心上人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太阳初升,思源河芦苇丛附近,围站着许多老百姓,他们看着正在河里打捞尸体的几个官差,议论纷纷。


宋云欢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了,只见那几个官差将一具尸体搬至岸边,尸身散发出的恶臭,令在场的人皆捂住口鼻,从衣着来看,死的是名女子,皮肤已经被河水泡的泛白且极皱缩,也不知泡了多久,脸及其颈部的有些地方开始腐烂,经仵作检验,这名女子和李家姑娘一样,是被人放干血而死的。


平日里芦苇丛鲜少有人来,要不是砍柴人路过,看见河里漂浮着一个人,恐怕很难发现。


听周围的人说,死的是镇上老于家的闺女,前几日,出门做工,然后就再没回去,可怜老于一把年纪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随后官差将众人遣散,把尸体抬回了衙门,宋云欢亦跟了去,如今镇上又出现一具血尽而亡的尸体,再加上月辞与老于家的闺女根本不认识,那就意味着他并不是凶手。


宋云欢要去讨回公道,为月辞洗刷冤屈,奈何官府逮着书信和岑娘的证词不放,拒绝了宋云欢的要求。


在岑娘的证词里面,明显指出李家姑娘死的那天午时,确实有位穿着青衫的男子进到房间,只不过当时岑娘没注意,就没看清他的面貌。


以宋云欢对岑娘这么多年的了解,知道她肯定是不会说谎,可岑娘口中的青衫男子到底是谁呢?


坐在面摊前,宋云欢不断的夹着碗里的面条,一口也没吃,思绪早已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白知易见状,打趣道:“看来欢儿的口味是越发的刁钻了,连平日里最喜爱的臊子面都不爱吃了,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师父不够关心徒弟啊!”


听到声音,宋云欢才恍然回神,看着碗里索然无味的面条,“师父,我没有不爱吃,只是现在这种情形,实在吃不下罢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你很担心月辞?”白知易声音陡然冷冽。


宋云欢放下筷子,“月辞哥哥是我的亲人,亲人入狱,又怎会不担心?”她望向白知易,“师父,在我心里,其实一直都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是不是很讨厌月辞哥哥?”


宋云欢不是傻子,她看得出来,白知易打一开始就不喜欢月辞,这么多年了,即使见面也只是客气一两句。


她不知道白知易为何会这样?以前总以为他们之间可能是因为互不熟悉,所以关系才会如此生疏,然而现在算下来他们见过的次数也不少了,白知易向来为人宽厚,却唯独对月辞冷眼薄待,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见他不说话,宋云欢便更加确定了,“师父,虽然你讨厌月辞哥哥,但他始终都是我的亲人,无论如何我都会去救他。”


街上的人来往如梭,饭桌上沉默许久,白知易才缓缓开口,“月辞是亲人,那我是什么?”


他也不知怎的,竟鬼迷心窍的问出这么一句来,连自己都给惊着了。


宋云欢听到询问,略微紧张的搓了搓手,小时候,娘就告诉过她,一个女子如若遇到一位让她脸红心跳,时时想着,事事顺着的男子,那便是喜欢。


宋云欢对白知易的感觉亦是如此,她喜欢白知易,他是她记忆里的第一个男子,多年来心里想着念着的人一直都是他,所以他自然是她的心上人。


如今经白知易这么一问,宋云欢倒是慌了神,他们是师徒关系,话本里讲到,师徒相恋是不被世人所接受,属禁忌。


所以她不能说出来,只能默默地把这份爱放在心里,她扯出一抹笑容,“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自然…自然也是亲人。”


宋云欢慌慌张张的起身,不敢再去看白知易,害怕他看穿自己的心思,“师父,我去李家和老于家看看,指不定会有发现。”


话音刚落,宋云欢想要急切的离开面摊,却被白知易一把拉住,“坐下,把面吃完,我陪你去!”虽然语气严肃,却处处透着关心。


暖进了宋云欢的心里,一时间恍惚,看着拉着自己的手,心跳的更快了。


说到底她还是听白知易的话,连忙重新坐下,迅速的把面吃完,瞬间填满了她那空荡荡的肚子。


从昨日到现在,宋云欢是一顿饭都没好好吃,她何尝不知道饿,可是只要一想到月辞,就吃不下任何东西,好在白知易现在让她吃了点,要是这么下去,非得饿晕了不成。


李家在镇上开了一间脂粉铺,日子过的还算富足,如今自家的独女死了,李家夫妇也顾不上生意,整日在家里以泪洗面。


宋云欢看到他们时,只感觉二位的头发都白了不少,正如世人所言,当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由于案件没结束,李家姑娘尸身还没有被送回来,但大堂上早已搭建好了灵柩。


宋云欢和白知易表明来意,李家夫妇自然也想抓到真凶,便允许他们进了房间。


李家姑娘的闺房跟普通女儿家的房间没什么两样,胭脂水粉偏多,首饰也多。


宋云欢绕到书桌前,桌面上摆放着笔墨纸砚,想来这李家姑娘也是位极爱文墨的女子,一个箕形的砚台尤为突出,砚体呈青绿色,砚身雕刻着花纹,甚是好看。


“师父,你看这个砚台好别致啊!”宋云欢只觉得这个肯定是个好东西,触手冰凉,跟她的白玉宣笔相差无几。


白知易看了过去,淡然一笑,“那是青云玉砚,由青玉雕琢而成,从图案的复杂程度来看,算是件宝贝。”


宋云欢惊叹,秦夫子曾经就提到过青云玉砚,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她拿在手里细细打量了好久,才放下那玉砚,离开书桌,“师父,看来这房间没什么异样。”


白知易环视一圈,“走吧,去于家看看。”


“嗯。”宋云欢点了点头。


向李家夫妇告别后,刚走出去,一学堂的小厮就迎面而来,恭敬的行礼,“白先生,巡抚大人来了,秦夫子请您速回学堂!”


听到小厮的话,宋云欢脸色骤变,她挤出一抹笑,“师父,快回去吧,我自己去就行。”


白知易看向宋云欢,明显察觉到她心里不开心,却还是跟小厮走了。


看着离开的身影,宋云欢知道,每回遇到这样的事,白知易的第一选择从来都不是她,心里到底是落寞。


可难过归难过,案子总是要查的,随后,便直径去了城西,老于家在城西南墙边上,一个篱笆围起来的两间茅草屋,看起来十分老旧。


老于坐在院子里,眼神空洞,相依为命的女儿死了,只留下了他一个孤寡老人,看着那落寞的背影,倒是有点儿心疼。


进到房间,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墨香,房间虽然小,但十分的干净整洁。


一张方形的木桌上放着几张纸,木砚旁边放着一块透着金煌的墨块,屋子里的香味就是墨里发散出来的。


宋云欢认得这东西,书上有记载,墨质泥金,散发异香,为金箔玄香,当属墨中上品。


看房间里的装潢,一切都很正常,唯独这块金箔玄香实在奇怪,按老于家的家境来说,理应是用不上这种极贵重的物品,玄香放在这里,显然与屋子格格不入。


询问老于,老于也说不清楚这东西从何而来。


宋云欢琢磨着金箔玄香的出现,联想在李家姑娘闺房中的发现,才恍然大悟。


李家虽富足,可青云玉砚总归是砚中名品,一般是不可能轻易得到,如今,金箔玄香和青云玉砚却分别出现在两家,看来唯一的联系就在于这些名物。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