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十九、干尸

十九、干尸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外面的天,已月上梢头。


经此一事,宋云欢在陆淮生和秦书兰那里拥有了个称号,那就是‘闯祸大仙’,本来好好的,偏要多管闲事,去招惹钱友平,好在有薛宁媚的帮忙,才让钱友平没抓到他们,到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打的他,只能自认倒霉。


宋云欢一路把玩着纸扇,回到木屋,此时,月辞的房间一片漆黑,想来是已经入睡了。


她轻手轻脚的刚想推开自己的房门,不料从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温润且透着一丝肃穆的声音。


“站住。”


宋云欢转过身,只见隔壁屋子重新被点亮,月辞正负手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眼神深邃。


“月辞哥哥,你还没睡啊?”


月辞走上前,“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打量着宋云欢,“还穿着我的衣服。”


“我…我见你的衣服甚是好看,就想着借来穿穿。”宋云欢紧张的捏了捏衣角,随即一笑。


月辞低头在她身上闻了闻,“你喝酒了?”


宋云欢眼神躲闪,“今日是淮生的生辰…对,生辰,所以一时高兴就喝了一杯。”她紧张的掰着手指。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月辞似把她看穿,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好了,去休息吧。”


宋云欢点点头,立马推门进了房间,逃离月辞的视线。


每次她撒谎的时候眼神就飘忽不定,外加这次又做贼心虚,所以才会如此慌乱。


由于晚上没睡好,所以第二日,宋云欢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去到学堂。


秦夫子在堂案讲的是络绎不绝,宋云欢着实觉得无趣,撑着头打了无数个呵欠,眼皮也非常沉重。


她的目光无意扫到旁边一个胖胖的男生,正埋头不知看着什么,一脸兴奋的表情。


宋云欢偏头看过去,“大壮,你在看什么?”


大壮听到声音显然被吓得不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住书本,扯出笑容,“没,没看什么。”


宋云欢依稀间看到书本上好像画着赤裸的人体,见他这么紧张,难道是…


宋云欢一挑眉,“你这么紧张干吗?”随后眯着眼睛一副奸笑的样子,“大壮,把你的书,借我看看呗。”


大壮委实宝贝他那书,并没有搭理宋云欢。


宋云欢自讨没趣的坐正身子,撅着嘴,“那我就只能告诉秦夫子。”


大壮明显受到了胁迫,立马开口,“好好好,给你就是,但你可千万别跟夫子说。”他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从书案下,把书递给宋云欢。


宋云欢倏尔一笑,接过书立即揣进书袋,“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夫子的,这书明日便给你。”


只见大壮气馁的坐在那儿,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着实好笑。


日落黄昏,书舍下学了,陆淮生迅速的收拾书袋,连宋云欢叫他,他都没听见。


他看了看手里的纱娟,疾步走出学堂,宋云欢见陆淮生此举,感到非常奇怪,他手里的纱娟也有些熟悉,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小兰,淮生这是怎么了?”


秦书兰莞尔一笑,“可能是家里有事吧。”


宋云欢点点头,巡视着四周,随后说道:“看来,钱友平伤的不轻,今日都没来书舍。”


“你一瓶子砸下去,能伤的不重么?”秦书兰的轻言。


宋云欢起身,“那倒也是,谁叫他行为不正,活该!”


“只愿他别查到你头上。”


宋云欢拍了拍秦书兰的肩,“放心吧,他不会知道的,小兰,那我先走了。”


宋云欢挎着书袋出了学堂,昨日她便觉得穿男装,好像比平时穿女装要舒服些,而且做事也方便,就去了布行,置办了几身素净的男装。


回去的路上,看见茗楦茶坊周围被围得水泄不通,人群嘈杂,宋云欢一如既往地往前凑热闹,钻到最里面,只见几个官差询问着满脸惆怅的岑娘,茶坊外的地上摆放着一具尸体,全身皱巴巴的,看不清容貌,仵作正认真的验着那具尸体


听是人群里在讨论,说是躺地上的人,好像是李家姑娘,不知得罪了什么人,被放干血,死在了茶坊里。


宋云欢惊讶的看向那具干尸,前两日这李家姑娘才来找过月辞,还嚷嚷着要嫁给他,今日就死了,当真是邪乎。


晚间吃饭时,宋云欢埋着头一声不吭的扒着饭,眼神却时不时的飘向月辞。


“说吧,有什么事?”月辞此时也注意到她。


只见宋云欢放下碗,“月辞哥哥,李家姑娘死了。”


月辞眼神平静,伸手替她擦去嘴角的饭粒,“人都会有一死。”


“是被人放干了血死的。”宋云欢见月辞丝毫没什么反应,又继续问着,“你难道一点儿也不好奇是谁杀了她吗?”


“世间皆有因果。”月辞淡然的给宋云欢夹着菜。


宋云欢看着他此刻的模样,心里非常清楚,也许在月辞眼中,李家姑娘与世间所有凡人没什么不同,死后也会像木偶般进入轮回,重新开始另一段人生。


吃完饭,宋云欢端着碗去到灶房,离开之际,转头望着月辞,“如果神仙死了,会不会入轮回?”


月辞听到这话,拿着茶杯的手一滞,抬眸看向宋云欢,显然沉默了。


人死了,可以一遍又一遍的往生,那神仙呢?神仙掌控着世间万物,仙寿绵长,可终究也会走到尽头,那尽头又是什么样?


生灭?


月辞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见宋云欢蓦然一笑,“我差点儿忘了,你们神仙是不会死的,到底是我太天真,竟然问这么傻的问题。”


话落,转身进入灶房。


风起风落,惊起梅林的梅花漫天飞舞,为这黑夜添上一抹色彩。


宋云欢坐在书桌前,想着李家姑娘的事,也不知是何人这么凶残,只希望能早日抓到凶手,让李家姑娘尽早安息。


神情恍惚间,桌上的书袋突然掉在地上,里面的书散落出来。


宋云欢拾起大壮的那本秘戏图,别有一番兴趣的翻开,不一会儿,就看的她脸红心跳,嗓子眼儿也干了。


看不出来大壮是这种人,平时看着老实巴交的,私底下竟这么污秽。


宋云欢一边蒙着眼睛,一边兴奋的翻看着秘戏图,连月辞进来都不知道。


“咳…”


听到背后响起一声咳嗽,宋云欢吓得立马站了起来,将书藏匿于身后,慌不择乱的面露微笑,“月…月辞哥哥,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敲了,但是你看的太入神。”月辞负手看着她。


宋云欢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须臾间,手里的书本突然掉落在脚边。


她即刻蹲下身去捡,谁知,月辞先一步将书拾起。


这下完了!


宋云欢想都没想,直接死死抱住月辞,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因为她知道,九年来,每当自己与月辞有过于亲密的举动,月辞眼里总会闪过一丝慌乱。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但月辞在进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她在看什么书了。


如今小丫头竟然来这么一招,倒实在有趣,他嘴角扯出一抹笑,扒开宋云欢,将书塞到她手里,“以后,这种书少看。”


此时的宋云欢,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见月辞离开,才无比懊恼的抓狂。


真是丢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