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十五、奉元节

十五、奉元节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茗楦茶坊。


茶坊的掌柜是个年轻女子,来这里喝茶的人都习惯叫她岑娘。


宋云欢与月辞坐在二楼的观阁,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行人。


由于奉元节的缘故,镇上比平时热闹了许多,街上叫卖着各式各样的莲灯。


岑娘说,在奉元节这天,未婚配的男女皆可通过买莲灯,来找寻自己心仪之人。


到了晚上,用长线拴着莲灯,放入镇外的思源河中,若看上哪一家的姑娘或公子,便在他的莲灯里放下自己的庚帖。


此事对于七岁的宋云欢来讲,自然只是凑凑热闹罢了。


趁着月辞在茶坊喝茶,宋云欢正好得闲,她偷偷的遛出茶坊,一路跑进学堂,问了小厮,才找到在书库整理书籍的白知易。


“师父,今天是奉元节,你不打算陪欢儿过吗?”


白知易放下手里的书,牵着她走了出去,“现在师父有事要做,晚上再陪欢儿,可好?”


“好,那我在河边等你哦,对了,还有大哥哥也在,不过师父放心,欢儿一个字都没向大哥哥说。”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白知易揉揉她的头,颔首一笑。


宋云欢本以为师父会因为大哥哥,而不愿意去,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想了。


月亮初升,晚上的思源河边人满为患,河中漂浮着五颜六色的莲灯,映衬着整个河道别有一番风趣。


宋云欢和月辞站于河边,月辞卓然的身姿,引得许多女子投来爱慕的目光


这时,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姐走了过来,一副娇羞的模样打量着月辞,“小女子姓何单名一个清字,不知公子可否有莲灯入河?”。


宋云欢看着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子,随即拉扯着月辞的衣衫,“爹,我们去那儿看看。”


爹?


月辞平静的眼神惊起一丝波澜,嘴角微微上扬,牵着她的手去到另一边。


那女子直接愣在原地,小脸憋的通红,不时,便哭哭啼啼的跑走了,一些男子只觉得此情此景实为滑稽,盯着她发出几声嗤笑。


自打宋云欢叫了‘爹’之后,姑娘们的目光就不再落于月辞身上,有的甚至发出埋怨,说他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来凑热闹,当真是不知羞!


宋云欢望着月辞黑沉的脸,咧着嘴笑个不停。


“云欢。”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她转过身,此时,秦书兰正站在白知易身旁,笑得格外灿烂。


见白知易出现,宋云欢心里诚然高兴,可她也知道这是在外面,到底是要表现得与他生分些,便朝着白知易拱手一拜,“白先生。”


白知易脸上带着笑意,微微颔首,随后看向月辞,“想必这位就是月辞公子吧,在书舍时就听云欢提起过,在下白知易,是学堂的一名教书先生。”


月辞修长的手遮住嘴唇轻咳了几声,打量着白知易,淡淡一笑,“白先生年纪轻轻,就已学识渊博,成了诲人不倦的夫子,着实是令人敬佩,日后阿欢在学堂,还需要先生多多指点。”


“那是自然,云欢这孩子很聪明,也很招人喜欢。”


就在他们说话之际,宋云欢却将秦书兰拉到一旁的树下蹲着,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


“小兰,你怎么出学堂了,万一被钱友平的人抓到可怎么办?”


秦书兰莞尔一笑,“你忘了,我是跟着白先生出来的。”


“对哦。”


宋云欢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傻,刚刚白知易才说自己很聪明,这下就原形毕露,到底是不耐夸。


“对了,淮生没来吗?”宋云欢白日里没见着陆淮生,想着晚上他应该会出现在河边,可附近也并没有他的身影。


秦书兰语气夹带着忧伤,“陆大娘生病了,淮生在家照顾,来不了。”


“严重吗?”宋云欢眼中亦生出几分担忧。


“说是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


听到秦书兰的话,宋云欢放下担忧的神色,舒心一笑。


其实,她多多少少是有些羡慕陆淮生,至少陆淮生现在可以尽全力照顾他的娘亲,反观自己,在娘伤重的时候,却什么都做不了。


在这天夜里,宋云欢也从秦书兰口中了解到陆淮生。


淮生一家本是塞南国人,十年前,由于涪兴与塞南一战,导致两国民不聊生,陆家随流民一路南下,经过淮江时,陆大娘生下了他,并取名‘淮生’,而后他们又逃至崇安边境,最终在思源镇落了脚。


在这场逃亡中,淮生父亲不幸染上了重病,没过几年便去了,家里仅靠着陆大娘做绣工来养活,日子过的十分拮据。


因此,陆淮生打小就下定决心,要努力考取功名,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势必要让母亲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宋云欢只觉得淮生与自己很是相似却又不相似,相似之处在于他们都是这世上的苦命之人,但淮生有理想有抱负,有要守护的人,而自己有什么?


宋云欢望着不远处一青一白的两抹身影,也许此刻…她心里也有要守护的人了吧!


亥时初刻,河边的人渐渐散去,宋云欢在告别白知易和秦书兰后,随月辞回到木屋。


她一回来就钻进灶房,将一副药从锁妖袋里拿出来,放在炉子上煎着。


这是她今日从学堂出来,回茶坊的路上,进药铺抓的。


熬好药,已过了亥时,她端着药,敲了敲月辞的房门。


“进来。”


月辞声音虚弱,累了一天,他的身体明显有些支撑不住,咳嗽渐重,嘴里泛着一股腥甜。


此时的他无法用仙法为自己疗伤,打坐亦安不了神。


宋云欢推门而进,将药放在桌上,只见月辞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大哥哥,你是不是病得更重了?”宋云欢心里一紧,连忙上前扶着他坐到桌前。


月辞看着碗里黑乎乎的液体,想来这药是小丫头亲手熬制的,他嘴角微微一笑,“你是何时抓的药?”


“今日,欢儿见你咳得厉害,就去抓了这治咳嗽的药,你还是赶快把药喝了吧。”宋云欢心里甚是担心,连话语间都透着急切。


月辞端起药碗,仰头喝尽,虽然他清楚这药吃了没用,可到底是小丫头的一片心意,不能辜负。


苦!


见月辞眉头一皱,此时,宋云欢从锁妖袋中掏出一块糖人,因为她向来知道药苦,所以在抓药时,顺便买了块糖人。


她把糖人塞进月辞的手里,“大哥哥,吃块糖吧,吃糖就不会苦了,这里也不会难受。”


她指了指心口位置,“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告诉我的道理。”


宋云欢觉得,师父告诉她的甜,大概是这世间最难忘的味道,亦是治疗‘心病’的良药,所以她愿意与月辞一起分享,只因为他现在是她唯一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