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十三、白玉宣笔

十三、白玉宣笔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不知穿梭了几个街道,路边的行人越来越少,紧接着进了一条深巷,尽头长着一棵巨大的梧桐,旁边有间名为望愿斋的笔墨铺子,秦书兰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便笑着从里面出来。


直到转回巷口,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才现身将她拦住,宋云欢随即躲在一侧。


这时,钱友平敲着棍子从巷子的一角走出,脸上明显多了几个红巴掌印,他轻轻碰一下,就疼的吸了口凉气。


秦书兰面对这阵仗,显然有些慌张,“钱友平,你不在家好好闭门思过,拦我做甚?”


钱友平冷笑一声,手里的棍子慢慢指向她,“秦书兰,本少念你是秦夫子的女儿,所以平日里并未怎么为难过你,可你倒好,为一个新来的小丫头,跟我作对,害得我被我爹打,现在大富也被打死,这笔账我可得好好跟你算算!”


“我…告诉你,钱友平…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秦书兰害怕的盯着这些人,她一向胆小,听到钱友平要跟她算账,吓得语气都结巴了。


“我好害怕哦!”钱友平发出讥讽的笑声,随后命令手下,“记得下手轻点,别打死就行。”


宋云欢见状,着急忙慌的拿起旁边的箩筐一个一个的朝他们砸去,趁着那些人不注意,便冲上前,拉着秦书兰就往街上跑。


“给我追,快给我追!”


只听见钱友平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街道上人多眼杂,那些人不好动手,宋云欢和秦书兰躲在油纸伞摊位下,看着他们从眼前走过,彻底松了口气。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这时有人拍了拍宋云欢的肩膀,“跟我来。”


转过头,发现陆淮生正蹲在后面,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她们跟着陆淮生跑出镇子,此时的镇外人来人往,不远处的寺庙更是人多,见那些人寻过来,就朝寺庙里跑去,躲在了供奉台下。


三人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相视而笑。


“云欢,谢谢你。”秦书兰难以想象,刚刚要是没有宋云欢的出现,自己会怎么样。


猝不及防的感谢让宋云欢微微羞愧,她挠挠后脑勺,傻傻一笑,“别这样说,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钱友平针对…”话还没说完,她便逐渐低下头,“到底是我连累了小兰你,欠你的人情,定是要还的,你若需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秦书兰颔首浅笑,握住宋云欢的手,“云欢,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没关系。”她说的极其认真,“通过此事,我也算看清了,日后…我们三个就是患难与共的朋友了。”


陆淮生面露笑容,点点头。


朋友?


宋云欢惊诧的抬头看着他们,朋友二字对于她而言,实在太重要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愿意与自己成为朋友,而且一次还是两个。


喜极而泣,眼泪缓缓落下,原来,这就是有朋友的感觉。


“你怎么哭了?”秦书兰替她擦去眼泪。


宋云欢破涕而笑,“我只是听到你们愿意和我交朋友,一时间开心罢了,眼泪也着实不争气。”


陆淮生和秦书兰皆有些哭笑不得,只见她拿出袖中的手帕,递给江子安,“淮生,这手帕我之前忘了还给你,现在给你,你不会一生气就不跟我做朋友了吧?”


陆淮生看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并未拿过手帕,打趣道:“看来在云欢眼中我是个小气的人。”


“不是,不是。”宋云欢连忙解释。


秦书兰拉回她的手,“好了,他逗你的,这手帕淮生多的是,你且收着就行!”


“那好吧。”


宋云欢将手帕重新揣回袖中,随后看向秦书兰,“对了,小兰,你出学堂做什么?”


秦书兰嘴角微微上扬,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掏出三支晶莹剔透的毛笔,笔身微透着彩光,甚是好看。


陆淮生略带惊讶,“这难道是…白玉宣笔?”他以前就听说过,白玉宣笔属上品极珍,今日一见,果真非凡。


“没错,是白玉宣笔。”


“白玉宣笔是什么?不就是支毛笔吗?”宋云欢拿起其中一支揣摩,在碰到笔身的那一刻,指尖产生的丝丝凉意,直直浸入掌心,“好凉啊!”


秦书兰莞尔一笑,“这笔乃是以白玉为管,摸起来自然透着冰凉,笔尖则是用常年在山涧野外专吃野竹之叶,专饮山泉之水的成年雄性毛兔脊背上那一小撮黑色弹性极强的双箭毛制成。”


陆淮生亦拿起另一支打量,“书兰,白玉宣笔难求,你从何处寻来这么多支?”


“因为之前在望愿斋,我与这白玉毛笔有过一面之缘,只可惜当时错过了,这次好不容易等到,掌柜就托人传话来,所以我自是不能错失此次良机。”


宋云欢将笔塞回秦书兰手中,“既然这么重要,那你一定要好好保管!”


秦书兰却摇摇头,重新拿给她,“这笔刚好三支,我们三人各一支,就当结拜之物了。”


“不行,太贵重了。”


陆淮生亦同意宋云欢的话。


“这有什么,我们不是是朋友吗?叫你们拿着就拿着,这可是我们之间难得的缘分!”


见秦书兰如此执拗,宋云欢与陆淮生面面相觑,终是收下宣笔。


一时缄默,宋云欢转而看向秦书兰,“小兰,现在钱友平的人肯定在到处找你,说不定连学堂都不安全了。”


“钱友平还在闭门思过,不会明目张胆的在学堂内寻衅滋事。”秦书兰倒是清楚,只要回到学堂,谅他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毕竟有父亲在。


“等会儿,我会送书兰回去,尽量走人多的地方。”陆淮生蓦然开口。


“这样也好。”有陆淮生这颗定心丸在,宋云欢很是放心。


在供奉台下不知待了多久,他们等着外面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天边逐渐染上一层暮色。


宋云欢掀开供布,伸出头看了看,“那些人好像走了。”


她又钻出去打量着四周,没有危险,才叫秦书兰他们出来。


三个人瘫坐在寺中的地上,观望着来来往往进香的女子。


“都已经晚了,寺庙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进香?”宋云欢满脸疑惑。


“明日是奉元节,凡年满十六的女子,皆可来奉元寺,求姝婳娘娘保佑,觅得良缘,因此她们都会在前一天赶来进香,以求在奉元节当日尽早获得头彩。”陆淮生耐心解答宋云欢的疑惑。


“姝婳娘娘?”宋云欢抬头望着中央的石像,从轮廓来看,应是个极其美艳的仙子,姿态妖媚。


突然间她额头红痕微闪,产生一阵剧烈的灼烧疼痛感,她紧闭双眼,觉得这石像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


“云欢?”秦书兰轻声唤着。


听到呼唤声,宋云欢才慢慢睁开眼,起身跑了出去,扶着墙,大口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渐渐恢复平静。


秦书兰和陆淮生亦追出来,有些担忧的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宋云欢摇摇头,“没事,可能就是因为里面太闷,有些难受,不过现在好多了。”宋云欢见他们如此担心自己,嫣然一笑,心里却委实感动,“小兰,淮生,谢谢你们,有你们当我的朋友,真好!”


她曾渴望朋友,就如白玉毛笔难求一般,错过了就很难等到下一次机会,既然如此,那她一定会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