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十一、委屈

十一、委屈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足足站了两个时辰后,午时已过,辰时本就没有吃东西的宋云欢,现在早已饥肠辘辘,当她赶到食舍,食物已经分发完。


她吧唧着嘴,可怜的四处张望。


“宋云欢。”前方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


宋云欢寻声望过去,是陆淮生,旁边还坐了个清秀文雅的女孩,她走过去坐下。


只见陆淮生拿给她一个馒头,“吃吧,虽然不多,但至少可以填一填肚子。”


宋云欢愣住,想起以前的那些小孩,好像没有一个喜欢她的,有时甚至还会欺负她,如今突然有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对自己这样好,心里难免有所触动。


她接过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还边流着泪。


旁边的小女孩见宋云欢这副模样,突然笑出了声,“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吃饭的女孩子,当真是有趣。”


宋云欢嚼着馒头,用衣袖抹去眼泪,看向那女孩,女孩笑容明媚,话语间浸透着温雅。


“我叫秦书兰,你可以唤我小兰。”她将手里的馒头也递给宋云欢,“慢慢吃,不着急。”


宋云欢眯着眼睛,颔首一笑,“谢谢小兰。”她拿过馒头。 一秒记住m.geilwx.com


这时,钱友平牵着一条狗走了进来,那狗看起来很是凶恶,见人就吠,食舍里的小孩被吓的纷纷逃走。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宋云欢身上,随后大摇大摆地走到她身旁,一把夺过馒头,扔在地上,“大富,吃!”


那狗对着馒头闻了闻,却缩回头哀叫了一声,不愿意吃,好似在诉说这馒头不好吃一般。


他冷笑一声,抬起脚,直接踩在馒头上,“看来我家大富不喜欢吃馒头。”说完,转头牵着狗往外走去。


“钱友平,你太过分了!”秦书兰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起身呵责。


钱友平停下脚步,回身看向她,牵在手里的恶狗好一阵乱吠,吓得秦书兰脸色突变。


此情此景倒引得钱友平哈哈大笑,“秦书兰,本少劝你别多管闲事!否则这狗…本少可拉不住。”


宋云欢盯着眼前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心里着实气不过,不管走到哪里,他总是要跟自己作对,一想到这儿,拳头就忍不住的握紧,她站了起来。


陆淮生却立马将她拉住,“还是忍一忍吧。”


宋云欢哪里忍的下去,拾起那被踩脏的馒头,朝钱友平身上砸去。


钱友平刚好被砸个正着,他面色顿时变得铁青,松开手里的绳索,“大富,给本少咬她!”


那狗像发了疯似的,朝宋云欢奔来,一时间,食舍内,吠声满天,还夹杂着尖叫。


宋云欢和狗在地上拼搏,好一会儿,都无人上前来帮忙,难道她今日就要死在这狗嘴下了吗?


宋云欢哭了,因为她实在没力气挣扎,然而一旁缩手旁观的钱友平,嘴角时不时扯出冷笑。


他是要告诉宋云欢,这就是跟他钱友平作对的下场!


正当绝望之际,一抹白影出现在食舍门口。


“白先生来了。”秦书兰迫切的喊了一声。


钱友平这才将狗拉住,宋云欢精疲力竭的平躺在地上,衣服被撕咬出几个大洞,身上泛着斑斑血迹,她的眼神飘向门口,却了无生机。


师父来了吗?


是师父来了!


宋云欢眼角的泪水不断的流着,她曾几次遇险,都祈祷白知易能来救自己,这次他终于来了…


白知易疾步上前,面色紧张,满眼心疼地看着奄奄一息的宋云欢,他迅速脱下外衫,盖在她身上,轻轻抱起她出了食舍。


“淮生,快去请大夫。”秦书兰拍了拍陆淮生的肩。


“好。”陆淮生小跑着出了食舍。


秦书兰不屑的看向一直蹲在那儿抚摸着狗的钱友平。


她向来都不喜这种人,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儿,自是要替宋云欢讨回公道。


“钱友平,今日之事我会一字不落的向夫子禀明,你且等着吧!”说完,也出了食舍。


白知易将宋云欢抱回自己房中,只见她额间的红痕隐隐闪烁,逐渐黯淡下来,气息紊乱,脉搏也越来越微弱。


此刻,宋云欢的身体正不断的被消耗,魂魄显然承载不住育灵珠的力量。


白知易眉头紧皱,毅然拿出那日铁鼠给他的小瓶,这里面装着另一滴黑血,本来是待宋云欢年满十六时,用此血来打开佛铃花之镜。


现在看来,只能将黑血先注入宋云欢体内,保她一命,届时再另想办法出去。


他慢慢引出黑血,缓缓滴落于宋云欢额间的红痕上,屋内红光骤合,戾气汇聚,皆纷纷钻进宋云欢体内,身上的伤痕逐渐愈合,气息很快恢复平稳。


“砰砰砰…”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白知易替宋云欢盖好被子,转身去开门。


此时,秦书兰和陆淮生正领着一位大夫站在门外。


“白先生,这位是镇上的李大夫。”


白知易看了他们一眼,侧开身子,点头示意让他们进了房间。


李大夫坐于榻前,替宋云欢把了把脉,脸上略显疑惑,刚刚来人不是说,已经奄奄一息了吗?为何现在这气息如此顺畅,一点儿病症都无。


李大夫起身掀开被子,又检查了她的身体,衣服虽有撕咬的痕迹,身上却未有伤痕,着实奇怪。


“李大夫,怎么了?”秦书兰上前询问。


听到询问,脸上的疑惑顿散,舒展一笑,“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儿惊吓,待老夫回去开几副安神的方子,让她服下就好。”


“那就有劳大夫了。”秦书兰着手一拜。


而后,陆淮生提着药箱将李大夫送了出去。


“白先生,既然云欢已无碍,那学生就此告退。”秦书兰目光落在白知易那沾染血迹的衣服上。


她不明就里的出了房门,明明宋云欢伤的很重,怎么就突然没事了呢?


真真儿是怪事!


宋云欢醒来,已是酉时,落日的余晖斜洒进屋子,映成点点光晕。


她起身打量着房间,干净整洁,木施上挂着沾染血迹的白衣,想必这里便是师父的房间。


打开房门,一眼就看见白知易提着食盒朝这边走来,她跑了过去抱着他,“师父。”


“身子可还痛?”白知易牵着她的手向房间走去。


宋云欢摇摇头,“不痛了,就是这里很难过。”她指着自己的胸口。


进到房间,白知易将食盒放在桌上,蹲下身子,语气柔和,“那你告诉为师,为什么心里难过。”


宋云欢眼泛着泪水,只回答了两个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