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九、知易行难

九、知易行难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卷入梦境。


宋云欢站在石纹上,垂头捂着双耳,光牢内的紫衣女子,细起薄唇,“你很恨他们。”


这句话直击心房,像是勾起宋云欢心底最深处的禁忌,她的身子微微颤抖。


恨?


也许,之前的她确实恨!


她恨那些人不辨是非,恨他们草菅人命,恨他们毫无怜悯。


但…


现在,她似乎犹豫了。


既然已经放下复仇之心,那为什么还要恨他们?


“你说的不对。”


宋云欢的身体渐渐放松,捂在耳朵的手也慢慢垂下。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女子的笑声十分戏谑,“你敢说你不恨他们?”


宋云欢摇摇头“不恨。”


“既是不恨,又为何不敢抬头面对本尊。”女子的语气微怒。


山洞内,红光骤现,宋云欢缓缓抬头望向光牢,一团黑雾迅速向她袭来,眼前瞬间陷入一片漆黑。


猛的惊醒,她满头是汗的喘着大气。


整个屋子昏暗且静得诡秘,外面的嫂鸟发出几声凄惨的鸣叫。


她一个人,害怕了。


借着月光摸索着出了房门,蹑手蹑脚地蹿进另一个房间。


此时,月辞正闭神打坐,察觉身侧有异,睁开眼便看见宋云欢躺在床上,还拉着他的衣袖。


无奈感叹自己的洞察之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连一个小娃娃爬上床都不知。


月辞将袖子扯出,起身去点燃了桌上的火烛,屋内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宋云欢泪眼朦胧的盯着他,“大哥哥,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我害怕。”


月辞顿了顿,随后开口,“为什么害怕?”


宋云欢嘟囔着嘴,“因为我做噩梦了。”


一时缄默,只见月辞将火烛熄灭,不时,黑暗里传来一声温润的声音,“快睡吧。”


月辞应允了,他到底还是个通情达理的神仙。


有他陪着,这一觉,宋云欢睡的着实安稳。


第二日,待她醒来时,发现月辞并不在屋内,睡眼惺忪的走了出去。


院中,梅花四起飘扬,月辞正手持利剑,剑身泛着青光,他舞着一招一式,动作极快,身姿矫健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剑锋回转,青色的剑光将片片梅花笼罩,在空中画成一道半弧,顷刻间,剑招尽收,梅花碎,缓缓散于周身。


宋云欢拍手叫好,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跟前,“大哥哥,好厉害!”


她看向月辞手里,那是一把极其好看的长剑,剑体呈青色,剑身轻薄,隐隐透着寒光。


然而,面对这把剑,宋云欢心里却突然一悸,微微犯疼,随即往后退了几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那把剑,并且还有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之感,直觉告诉她,断不能靠近,就对了。


月辞见状,立刻隐去青玄,看着她一副惊恐的模样,想来是因为曾经被它伤过,所以现在才会如此害怕罢。


此时的宋云欢咽了咽口水,“大…哥哥,我去煮饭。”说完,便快步离开了。


煮饭?


月辞望着离去的小小身影,神色稍变。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宋云欢做饭倒是不慌不乱,有条有理的。


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做好了。


月辞看着眼前的面条,拿起木筷,在宋云欢的满眼期待下,吃了一口。


这味道…


实在…


虽然他平时不吃凡食,但苍瞳他们每次下凡历练归来,总会带些回来,即便吃不惯,可味道也是极好的。


他放下筷子,眼前这个只有七岁大的小娃娃,的确不能要求她做的有多好吃,毕竟前面差点儿没把房子给烧了。


见月辞面露凝色,“不好吃吗?”宋云欢带着疑惑尝了尝。


嗯…确实…一言难尽。


明明看娘做的挺好吃的,怎么到她这儿味道就变了?


方法,步骤都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宋云欢对这个问题思索了一上午。


这不,午时刚过,她便趁月辞不注意,偷偷的溜去镇上取经。


在以前,宋云欢很少有踏入思源镇的机会,如今倒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从未有过这样的轻松之感。


镇上,城东头有个面摊,生意十分红火,还是她昨日进镇发现的,摊主是个年纪较大的老伯,镇上之人吃的也就这份手艺。


此刻,宋云欢站在不远处观望着那个老伯做面的全过程。


“店家,结账。”


一个明亮的男声乍然响起。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她瞧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白锦衣衫,发挽白簪的翩翩少年,坐在摊位上,他从腰间掏出几文钱放于桌面,随后起身离开。


无论是姿态,动作,还是…那支白簪,皆一模一样。


“师父?”宋云欢跟了上去。


穿过几条街道,到了城南,直接随着少年进入思源学堂。


那少年背对着她站在书舍外。


“知易师父?”宋云欢不确定的唤着。


少年回过身,对着她默然一笑。


确是…白知易!


宋云欢双眸顿时起泪,跑过去死死抱住他。


她想过,如果再见到知易师父,肯定要问问,为什么不来接自己,可如今见到了,却什么话也问不出,只知道一个劲的哭。


白知易揉揉她的脑袋,拉着她的手,坐在书舍前的石阶上,为她拂去眼泪,“欢儿,不哭。”


宋云欢凝望着白知易,心里到底委屈,身子不停的抽泣,“师父,娘走了。”


“我知道。”白知易收回手,眼神避开宋云欢的目光。


其实,他一直都在枫林附近,只是躲着不敢现身罢了。


那日,在破庙,他见宋云欢被欺负,本来想出手帮忙,奈何月辞突然出现。


这下,便都开始变了,他不仅不能出现在宋云欢面前,还不能干涉任何一件事,包括不能出手救宋氏在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氏被打死。


即便是宋云欢站在栅栏口等上一天,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失望,他亦不能出现,因为他不能暴露自己,他怕自己功亏一篑!


“那你没来找欢儿,是不要欢儿了吗?”宋云欢低着头,戳着手指。


“不是,是因为我被这里的结界困住,出不去。”白知易答的斩钉截铁,他一早就想好了托辞,本不打算说出来,可他终究还是对宋云欢撒了谎。


听到这个回答,宋云欢心里瞬间乐开了花,至少在她看来,她的师父不是不要她,而是因为被困在了这里,一时间难以脱身罢了。


她嘴角扯出笑容,侧身抱住白知易,往他怀里钻了钻。


“师父,既然这样,那欢儿以后就跟着你,虽然大哥哥对我也很好,但我还是更喜欢和师父在一起。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大哥哥也是个神仙。”


“是吗?”


宋云欢点点头,正要庆祝自己可以跟着师父走。


不料,白知易却弹了弹她的脑袋,“不行,你忘了为师给你说的话了吗?若你跟着我,势必要告诉别人我的身份,你不是说了,那个大哥哥也是神仙,而我的身份就更不能让神仙给知道。”


宋云欢直起身子,撇了撇嘴,“那怎么办?欢儿不想离开师父。”


白知易倏尔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头,“傻瓜,为师现在是这书舍的教书先生,你若想见我了,自可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