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八、梅林

八、梅林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微风拂面,飘过阵阵梅花香,偶尔还有几声鸟叫。


宋云欢躺在一棵梅树下,慢慢睁开眼,只见空中花瓣飞扬,飘飘散散的落于地面。


“醒了。”月辞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宋云欢起身,望向他,又环视着附近,随后往月辞身旁挪了挪,牵住他的衣袖,“大哥哥,这是哪儿啊?”


虽然这里很漂亮,但梅林看着仿佛没有尽头,着实让人害怕。


宋云欢的胆子向来不小,可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渐渐产生了恐惧,好像只有月辞才能让她安心。


月辞也任由宋云欢牵着,拉着她向梅林外走去。


“我们在佛铃花幻境内,这里有着一个不一样的思源镇。”月辞语气温柔,耐着性子回答她。


其实,在宋云欢醒来之前,他便查看了四周,原本的枫林,变成了此时的梅林,破庙变成了香火鼎盛的寺宇。


而梅林外存在的思源镇,之所以不同,是因为镇上不仅没有出现过宋家,就连附近的思源河也并未枯竭。


此地…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大概是佛铃花根据宋云欢的身世经历来变幻的。


宋云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我们有办法出去吗?”


“出不去。”


从月辞一进来就发现自己周身法力被禁锢,想要出去,还得花时间研究。


云欢突然松了手,停下脚步,气馁的低下头,“那我们岂不是要在这里困一辈子,大哥哥你是神仙,自然不会老,可我就不一样了,我会老死在这里,然而我还不能死,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跟着大哥哥去天上住…”


等宋云欢说完一长串的话,抬头,月辞已然走了很远。


“大哥哥,你等等我!”她追了上去,重新牵着月辞的衣袖,观察着他的脸色。


只觉得大哥哥好像不太喜欢话多的小孩子,便不再说话。


两人一路进了思源镇,街上倒是十分热闹。


摊位上有人叫卖着桃酥,这声儿,可把宋云欢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月辞感觉衣袖间一紧,回头便见她站在原地,一直盯着不远处的摊位,摊位上卖着各种各样的糕点。


宋云欢松开手跑了过去,盯着桃酥,咽了咽口水。


说实话,她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一点儿东西都没吃,确实饿了。


月辞上前,从身后变出几文铜钱,虽然仙法尽数丧失,倒也可以使出些简单的变幻之术。


他递给摊主,“一份桃酥。”


“好嘞。”摊主乐滋滋的收下铜钱,迅速打包好一份,拿给宋云欢。


宋云欢欣喜雀跃的接过,随手拿了一块就塞在嘴里,“谢谢大哥哥。”声音含糊不清。


月辞看着她的吃相,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滑稽可笑。


这时,出现一个穿着锦缎华服的小男孩,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在街上横行霸道。


宋云欢认得他们,那男孩正是钱友平,后面几个则是打死娘的凶手。


刹那间,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极其魅惑的女声,在不断地呼喊,“快杀了他们,为你娘报仇,就是他们害得你孤苦无依。”


手里的桃酥纷纷落地,她忍不住的握紧了拳头,眼神细变,额前的水滴红痕微微泛光。


月辞见状立马从背后,将她敲晕了过去…


盯着怀里的宋云欢,眉头微皱,看来这次,她若放不下仇恨,便很难守住自己的心境了。


月辞抱着她出了思源镇,回到梅林。


梅林里倒是有一块空地,只见青光突显,就变幻出一座和枫林里一模一样的木屋。


待宋云欢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脖子也有些酸疼,看着屋子里的陈设,兴奋的以为自己出了佛铃花花海。


她起身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粉红的梅林,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几朵梅花随风飘进屋内,阳光下,花影斑驳。


月辞此时正坐在院子里,用着一套紫砂茶具,闲情地品着茶,指尖动作优雅。


肩头散落着些许花瓣,垂下的几缕墨发发丝,在风中轻轻摇曳,映衬着身姿清雅而飘逸。


宋云欢走了过去坐下,不停的捶打着后颈。


“大哥哥,我怎么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后,脖子变疼了。”


听她这么一说,显然是记不清昨日所发生的事。


月辞移了一杯茶给她,“尝尝。”


宋云欢拿起茶杯,看了看,茶汤碧绿,茶水中漂浮着几片梅花瓣。


因为茶的苦涩,所以她向来不爱喝茶。


但散发的花香与茶气清冽馥郁,沁人心脾,吸引着她浅浅抿上一口,倒有些清甜。


“你可知镇上的人为何不喜你?”月辞缓缓问出口。


宋云欢放下茶杯,迟疑了一会儿,面容逐渐变得忧愁,“因为…我是妖孽!”


“那你是妖孽吗?”月辞淡然一笑。


“我不知道。”


宋云欢摇摇头,把玩着茶杯,以前娘一直说她是有福气的孩子,难道这‘福气’就是代表着妖孽吗?


“其实,是否为妖,并不在于别人,而在于自己,就像这茶汤一样,最后的味道还是得由煮茶之人的心性所决定。”


“欢儿不懂。”宋云欢抓了抓后脑勺。


月辞抚上她的脑袋,“阿欢,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现在的你,只需记住,他们会这样待你和你娘,是因为害怕,他们害怕自己受到伤害,害怕家人受到伤害。”


人的生命转瞬即逝,凡人在面对死亡时,恐惧便占据了一切。


对于月辞的话,宋云欢到底是记住了,既然娘已经入了轮回,那些人又是因为害怕才这么做,那么报不报仇,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咕~噜~”


宋云欢傻笑的揉揉肚皮,看向月辞,“大哥哥,我饿了。”


月辞这才想起,她现在还是是个凡人,需要吃饭,而自己已经辟谷,自然感觉不到饿。


“走吧,去镇上吃。”月辞起身,只见宋云欢迅速的拉上他的袖子,笑容可掬。


可叹,在这佛铃花之境,他这个月辞天尊不得不肩负起养小娃娃的责任


吃饱喝足后,宋云欢又在街上买了许多食材,打算回去以后,自己做来填饱肚子,那样就不用再跑到镇上了。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根本拿不动这些东西。


她看着地上的鸡,鱼,还有肉等等,只能一脸乞求着身旁之人。


月辞微微皱眉,稍有无奈地拿出锁妖袋给了她。


顾名思义,锁妖袋是用来封锁并且炼化妖物的宝贝,形状如香囊,可变换大小。


无论什么东西放进去,都不会增加其重量。


只见宋云欢将食材一一装进袋子,然后佩戴在腰间,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思源镇。


夜间的梅林,微凉。


宋云欢躺在床上,额头上却冒着细汗。


“你应该杀了那些人。”


“难道你忘记是他们杀害了你娘?”


魅惑的女声始终在耳边一遍一遍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