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七、佛铃花之镜

七、佛铃花之镜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宋云欢从月辞的身上跳下,露出笑容,眨着眼睛望着他,“谢谢大哥哥。”


“现在我收回白天说的话,你不是不要脸的神仙,而是个…好神仙!”


能在一天之内,被一个小娃娃评头论足两次,月辞倒有些哭笑不得,他蹲下身子,“那你愿意跟着‘好神仙’去天上住吗?”


现在的宋云欢孤苦无依,加上妖族已经发现她,若再留行此处,恐生事端。


然而…


宋云欢却摇摇头,“大哥哥,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我要在这里等一个很重要的人。”


能去天上住,她自然欢喜,可是她要在这儿等她的知易师父,等他来接自己。


“好,依你。”


月辞缓缓起身,神情复杂,很重要的人?想必就是她极力隐瞒之人罢。


“大哥哥,我叫宋云欢,你且记住哦!”见月辞要走,云欢强笑着跟他道别。


不知怎的,就这么短短的几个时辰,心中竟生出些不舍来。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月辞嘴角微微一笑,便消失在黑夜里…


宋云欢望了望夜空,月朗星稀,不似从前的满天繁星。


“娘走了,就连你们也躲着,不愿出来。”


宋云欢无奈感叹,声音在林间回响,周围静的出奇,她瞧了瞧附近,着实害怕,匆匆的跑进屋内。


往日都是娘陪在身旁,现在自己一个人面对空旷的房屋,难免黯然神伤。


她蜷缩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怀里抱着那只琉璃盏,微微的碧光,映衬着她的脸颊甚是清瘦。


梦境里。


宋氏抱着云欢坐在院子里,日光透过枫叶间的缝隙,一缕缕地洒在她们身上。


“娘,我想听你唱《思源》。”


宋氏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好,娘给你唱。”


河思源,篱落疏。


愿红尘,醉无思。


夜笙歌,源知处。


……


歌声轻起,飘荡在枫林间,悠扬婉转,招得院子里彩蝶纷飞,云欢尤为欣喜,起身去追赶着那些彩蝶。


一曲作罢,余音袅袅。


她回头看向宋氏,却早已不见了身影,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剩下惶恐。


“娘,娘——”


找了整个木屋,都没有找到,屋内突然变暗,只留下桌上的一盏残灯。


宋云欢蹲了下去,抱着头痛哭流涕,这次,她彻底沦为了别人口中没爹没娘的孩子。


月辞站在床边,看着瑟瑟发抖还不断抽泣的宋云欢,微微皱眉。


之前,他并未离开,只是施了隐身法,想在一旁的暗处看看宋云欢口中的那个‘重要之人’。


毕竟能在天族眼皮子底下行事的妖,定不简单。


他替宋云欢拢了拢被子,不料却被她拉住衣袖,“娘,不要离开欢儿!”


眼角的泪顺着脸颊默默地落入枕上。


她心里到底该有多伤心,连做梦都哭得这么厉害。


月辞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数千万年来,月辞认为连神仙都难逃仙陨,更别说寿命短暂的凡人,实在没什么值得伤心。


他生而为神,本就没有七情六欲,有的只是天地间的责任罢了。


朗月照枫林,清幽而明静。


宋云欢拉着月辞的衣袖拉了一晚,月辞也没加阻止,到底是放下天尊的身份陪了她这个小娃娃一夜。


说实话,哭着的宋云欢确实挺招人心疼的,可这脑子也确实不够聪明。


第一天,煮饭,差点儿把房子烧了,月辞出手,天空下了场及时雨。


第二天,在水潭里洗衣服,结果差点儿把自己淹死,也是月辞出手将她捞了出来。


不得不说,在月辞心里,宋云欢已然成了一个麻烦,然而又不得不解决的麻烦。


每过两日,白知易就会来此处,宋云欢想,只要等到师父来,自己便不在是孤苦伶仃了,想必他也会带着自己去天上住吧!


第三日,宋云欢早早地起了床,到栅栏处口等着,从日出等到日落,从晨曦等到黄昏,直到夜深,圆月高挂,都没有看到有白色的身影过来。


她感觉心里空空的,十分落寞地跑到房间角落里坐着。


一直坐到了天亮…


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打在宋云欢小小的身体上。


她用手指使劲地抠着墙壁,强忍着泪水不流下来,嘴里不停地发出嘀咕声。


“有关于你的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可是你为什么还不来看欢儿?”


指尖已经见血,疼的麻木。


云欢觉得自己不受人喜欢,也就罢了,没关系,因为她有娘,还有师父,但如今娘去了,师父也不要她了,真正的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一想到这儿,终是忍不住,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她安慰自己要坚强,然后不停的用袖子擦着眼泪。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背对着阳光缓缓出现在宋云欢面前,他微微弯腰,慢慢伸出了手。


宋云欢顺着修长的手指望去,依旧一席青衫,而墨发用青丝带高高地束在头顶,挽成一个髻,额前留了几缕丝发,多了几分风雅。


“大哥哥,你怎么来了?”


一时间,宋云欢的委屈尽数释放。


“我来接你。”月辞声音极具磁性,语气温柔,好像在这个小娃娃面前,他早已没了天尊的架子。


在宋云欢最无助,最畏惧的时候,是他出现了,仅仅说了四个字‘我来接你’。无谓是给了宋云欢最大的希望。


她将自己的小手微颤地伸了过去,搭进月辞的掌心,扯出一抹纯真的笑容。


最后,她还是跟着他走了…


拜别了家人,一路跟着月辞出了枫林。


枫林南面,也不知是何人在此地种了一整片的佛铃花,佛铃花开得灿烂,风过,佛铃摇摇作响,声音魅惑人心。


月辞心生怀疑的打量着这片佛铃花花海。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宋云欢从来都不知枫林后面还有一片这么好看的花,便想要随手摘一朵。


“不要摘!”月辞的话还没说完,宋云欢已然摘下。


只见天空突变,刚刚还晴空万里,现已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不止。


看来这是个结界,月辞后退一步,眼见着宋云欢被风吹进花海,也飞踏几步上前跟了去,两人一起消失在结界中。


天空逐渐恢复平静…


此时,一黑一白的两抹身影从枫林里走出,铁鼠望着佛铃花结界,满脸奸笑,递给白知易一个精致的小瓶,“剩下可就交给白先生了。”


白知易神色淡然,随手拿过,朝着佛铃花海走去。


黑暝早在七年前便已安排铁鼠在此处布下结界,以防事情有变,果不其然,结界在今日派上了用场。


普通的结界自是困不住月辞,但这佛铃花是千万年前,姝婳亲手栽培,日日用自己的神血养着,以此花打造出的幻镜,就算被困之人修为再高,短时间内也难以出来。


不论是谁,一旦入了这佛铃花之镜,周身仙法便会尽数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