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妖祉 > 五、不要脸的神仙

五、不要脸的神仙

作者:阿缪阿缪 返回目录

云欢额头的红痕散出黑气,她站了起来,双眼猩红,周身泛着红光,其他男孩见状哭喊着落荒而逃,唯独带头的小男孩被红光牵制,动也不能动,直接吓得尿了裤子,口中一直叫着饶命。


云欢一步步靠近,瞬间单手掐住他的脖子,力气大的出奇。


男孩不停的挣扎,就在生死一线时,一抹青色身影突然出现,手指点在宋云欢额间的红痕上,引出一股黑气。


宋云欢松了手,全身一软,便昏倒在地上,男孩使劲的喘了几口气,踉踉跄跄的逃出破庙。


月辞看着躺在地上的宋云欢,神情复杂,除了刚刚的戾气,现在在她身上竟感受不到一丝邪气,是个实实在在的凡人。


他抬手施法,掌间青光注入宋云欢体内。


窥梦一术相当消耗元神,即使是修为极高的尊神也不可避免,苍瞳看着自家师尊行此一术,委实有些担心。


四周漆黑,山洞内,一个悬空的光牢出现在眼前,被一个刻着奇怪纹理的巨大圆形石盘所连接,下面是无尽的黑。


光牢内拴着一位紫色衣服的女子,看不清容貌。


女子突然开口,妖媚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山洞。


“云欢,快过来,快过来解除本尊的封印。”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你是谁!”宋云欢站在石盘上,着实害怕,抱着自己小小的身板,瑟瑟发抖。


女子轻笑,笑声邪魅,“本尊就是你,你亦是本尊。”


“不,我不是你,我不是你。”宋云欢抱着脑袋不再听那个声音,口中大喊着。


突然,山洞崩塌,天旋地转,猛的惊醒。


月辞迅速收回术法,看来这孩子确是育灵珠转世,心境也算纯净,若放在身边加以引导,使其向善,势必不是个办法。


宋云欢醒来,一眼便看见月辞他们,随即坐了起来,害怕的向后移了移。


“小妹妹,不用害怕,伤害你的人都已经走了,你可还记得发生了什么?”月辞蹲下,语气温柔。


连苍瞳都惊呆了,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在有生之年看见这样一幕。


说实话,师尊在天界虽然是个温文尔雅的神仙,可到底没对谁如此温柔过。


宋云欢双眼泛着泪光,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身着一件青衫,姿态清雅,长相也是说不出的好看。


她摇了摇头,记忆中只知道有群小孩一直拿着石头砸向自己,但后面发生了什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哥哥,是你救了我?”云欢渐渐不再害怕,轻声询问。


哥哥?苍瞳再一次惊诧,差点儿笑出声来,一个小姑娘竟然把比她大了不知几千万岁的天尊叫哥哥,看来今日这两件事可有得跟容楚他们闲话了。


月辞淡淡一笑,颔首点点头,想扶她起来,可刚碰到臂膀,云欢便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月辞掀开她的衣袖,全是被石头砸的伤痕。


只见他施法,手掌一抹,伤痕就消失了。


云欢舒展笑颜,站起来晃了晃身子,“不疼了耶,谢谢哥哥。哥哥,你是神仙吗?”


还没等月辞回答,突然又想起她的玉佩,立马往身上摸了摸,没有找到,皱着眉头在整座破庙寻了一圈,依旧无所获,“哥哥,你有看到一个像麻雀一样的玉佩吗?”


“可是这个?”苍瞳见她问着月辞,自行上前,从怀里掏出行雀令,还是刚刚他在供案下给拾到的。


云欢欣喜的点点头,“叔叔,可以给我吗?”


什么!叔叔!


这可把苍瞳气的半死,他哪里看起来老,虽然不及师尊驻颜有术,但也不至于被人叫叔叔吧!


刚想好好教育她一翻,然后再把东西给她,不料月辞先行一步,将行雀令拿了过来,“这东西不能给你。”


云欢瘪瘪嘴,“玉佩是我的,为什么不能给我?”


虽然吧,他是救了自己,娘也常说要知恩图报,可…玉佩是知易师父送的,她不想给,别人也不能抢呀!


“这玉佩是谁给你的?”月辞神情有异,语气也不似刚刚的温柔。


云欢心里忐忑不安,“是我…”她犹豫了,一时间,回想起师父的话来——“欢儿,一定不能将为师的事告知他人,否则师父会受惩罚,这样就永远见不到欢儿了。”


“是…是我在路边捡到的。”云欢的眼神闪躲。


月辞知道她在撒谎,肯定是背后之人叮嘱过她,这行雀令乃是妖族法器,能在她身上出现,想必妖族早已行动。


“既然这样,玉佩便更不能给你了。”月辞说的云淡风轻。


云欢见要不回玉佩,情急之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虽然你是神仙,却是个不要脸的神仙,抢小孩子的东西!”她一路哭着跑出破庙。


苍瞳实在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下师尊丢人可丢大发了!


月辞脸色微变,被一个小孩指责说不要脸,到底还是头一回,他转头看向一旁的苍瞳。


面对师尊的眼神杀,笑容慢慢变得僵硬,对着门口大声斥责,“这孩子,竟胡说,也忒不懂事了!”


月辞嘴角微扬,理了理衣袖,满眼戏谑,调侃道:“是挺不懂事的,叫你叔叔,叫本尊哥哥,若按辈分,是不是连本尊都得叫你一声叔叔。”


“徒儿不敢!”苍瞳拱手一拜,心里拨起丝丝凉气,这下看热闹可看出事儿来了。


月辞眼神一转,将行雀令扔给他,“行了,把这个带回西山,丢到清浊泉里泡着。”


“是!”


苍瞳接住玉佩,终是松了口气,看来以后还是不要看师尊的热闹了,被发现的滋味可不太好受。


宋云欢跑进枫林,一直抹着眼泪,心里实在委屈。


她觉得所有神仙都应该像师父那样谦恭有礼,可刚刚遇到的两个神仙实在太无耻了,着实不能忍,定要叫师父好好收拾他们!


刚到木屋附近,就听见嘈杂的人声,因为自己不受待见,枫林向来都没什么人,现在如此吵闹,一想到娘可能有危险,不知不觉跑的更快了。


待苍瞳走后,月辞才随着宋云欢的足迹,进了枫树林。


林间的戾气极重,他眼神突显凌厉,只见青光乍现之间,常年累积的戾气便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