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娱乐圈避雷指南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作者:东方不败金 返回目录

米荔现在确认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姜逸阳和李乐瑶没有感情,订婚只是权宜之计。


第二件事:为了保护米荔,姜逸阳用向晚清来扰乱外界视线。


第三件事:姜逸阳不想和自己分手。


……


其实她也不想和姜逸阳分手,按时间来算,李乐瑶认识姜逸阳远没有米荔久。米荔从出生起,就已经认识姜逸阳了,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所以,米荔一点都不担心姜逸阳会被李乐瑶抢走。


只不过李乐瑶确实在名份上胜她一筹。姜逸阳日后想要摆脱李乐瑶,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也是姜逸阳长久以来最头疼的事。


想起李乐瑶,米荔忍不住想如果爸爸妈妈还在,是不是她就能光明正大的和姜逸阳在一起了。想必姜逸阳全家也是高兴的吧。


不过这些话,米荔从来没有对姜逸阳说过。


“所以,你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姜逸阳的语气有些许讨好的意味在里面,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米荔,仿佛要把米荔脸上盯出两个窟窿来。


米荔虽然没有责怪姜逸阳的意思,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站在原地,踌躇着要不要回答姜逸阳的问题。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姜逸阳上前一步,将米荔圈在怀里,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米荔鼻尖。不等她做出回答,只听见姜逸阳弱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安抚似的拍了拍她后背,然后松开她。


“或许你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姜逸阳说完,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往外走。


米荔站在原地,傻乎乎的看着他拉开门走了出去。直到关门声传来,她才跑过去拉开门,姜逸阳已经走进电梯。米荔对着姜逸阳离开的背影,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说出挽留的话。


那晚,姜逸阳离开后,好几天都没有回公寓。米荔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看着盥洗台上漱口杯里姜逸阳的牙刷,米荔突然有点想他。


不过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她可不敢冒然去公司找姜逸阳。


又过了好几天,米荔接到Ada的电话。


Ada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疲惫,她在电话那头问米荔:“姑奶奶,你是不是和大Boss分手了啊?”


米荔愣住:“没有啊……”


“那为什么大Boss这两天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啊?”


“相比而言,我觉得我更像霜打的茄子吧?”姜逸阳不在家的这几天,米荔寝食难安。


“可是我觉得Boss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可能是做贼心虚,觉得对不起我吧。”


“……”


“我和他在冷战。”


“……”


“怎么了?”


Ada哀求米荔发发慈悲,拯救她这个可怜的职场打工人:“求你了米荔,真的,求你,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痛快。如果要分手呢,你赶紧分,如果不分手呢,你能不能让Boss回家啊?我们实在是遭不住了。”


听Ada这话,米荔大概猜到了几分。


米荔能想到,以姜逸阳的性子,在米荔这里吃瘪之后,肯定是把这股邪火发在了陆远和Ada他们几个身上。虽然知道这不合适,但是米荔并不同情他们几个。谁让他们帮着姜逸阳瞒着自己呢。


现在只是订个婚就这样,如果以后姜逸阳真的和李乐瑶结婚,那他们岂不是要完美配合把自己送到太空里去?


自作自受!


虽然米荔余怒未消,但还是出于人道主义安慰了Ada几句,祝愿她早日脱离姜逸阳的魔爪。


话音刚落,公寓的门被推开。


姜逸阳没看米荔,径直走进来上了二楼。


“嘿!这是跟我示威呢?”


米荔气的直跳脚。


踩着毛茸茸的拖鞋蹬蹬蹬的跟着姜逸阳上了二楼。她要好好和这个男人battle一下,让他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母老虎米荔跟着姜逸阳冲进卧室,还没来得及张嘴,就看见姜逸阳裸着上身站在衣帽间里找衬衣。


见米荔进来,姜逸阳的目光在她身上仅停留两秒,就若无其事的移开了。


“呃……”米荔走过去,在衣帽间门口停住,“你……呃……”


姜逸阳手上动作未停,快速套上一件纯黑衬衣,又换上黑色西装,一边打领带一边往外走。


米荔见他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勉强憋出一句:“又要走吗?”


姜逸阳颔首,算作默认。


“你晚上回来吗?”想了想,米荔又道,“晚上回来吧……我想你了……”


姜逸阳听到米荔说的最后几个字,才停下脚步,深深望了一眼米荔:“这几天我都不会回来。”


“照顾好自己,不要熬夜,想吃什么让周妈给你做。”姜逸阳抬手揉了揉米荔的头顶,叹息着,“我也想你……”


说罢,拉开门就要走。


“我原谅你了!真的!”米荔心里一紧,赶紧拉住姜逸阳的衣摆,生怕他走了就不回来了。嘴里絮絮叨叨,“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不该和你闹脾气。我不在乎有没有名分,只要你心里有我,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所以,晚上回来好吗?”


正说着,米荔突然感觉到手背上有湿意。顺着看上去,对上的是姜逸阳通红的眼睛。


短暂的沉默后,姜逸阳伸手将米荔拉进怀里,弯下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米荔稍稍转头,鼻尖擦过姜逸阳面颊。鼻尖上传来湿意,米荔下意识抬手去擦,却被姜逸阳抱得更紧,动弹不得。


许久,姜逸阳才松开米荔。


米荔朝他望过去的一瞬间,姜逸阳局促的转身抹了把脸,掩饰好情绪,才哑着嗓子对米荔说:“想我的话,就给我打电话,不用忍着。我这两天确实有事回不来,你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你。知道吗……”


“知道。”米荔拽着姜逸阳的衣摆,低下头小声应道。


得到米荔郑重其事的承诺后,姜逸阳又摸了摸米荔的脸,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


“昨日晚间,发生一起突发事件。山河集团董事长夫人段姝言女士被发现于自家楼梯坠下。送医抢救无效,于今日下午14点28分死亡。山河集团现已发布讣告。我台记者已于第一时间赶往南城第一人民医院,接下来请看现场发回的报道。”


米荔端着水杯从餐厅走出来,身体僵直的站在电视机前。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再见到姜逸阳。


以这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