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燃海地带 > 第二十章 光头李七

第二十章 光头李七

作者:巷晨虞 返回目录

刚问出口,吴平似乎也想起来了。


“为什么你们会对光头李七感兴趣?”他反问道。


“报仇!”


“无论如何都要去吗?”


“无论如何都要去!堵上性命也要去!”


“既然你们是唯一的幸存者,那就好好地活下去吧,这个仇真不是你们几个人就能报得了的,听我一句吧,真不应该去找李七,你们根本到不了他跟前.....”


“就因为我们还活着!唯一能让死人安息的只有活人,只有活着的人能为死人要回天理!他屠灭了我们村庄,杀了我的女人你知道吗!就算我死,也要死在报仇的路上!”


四哥平静地插了一句,“还有我。”


吴平连连摇摇头。


“恕我直言,如果你们没有更大的底牌,现在这样恐怕......”


“所以你会帮我们对吧吴平!” https://m.geilwx.com给力文学网


吴平双手扶案不置可否。


“三年前,光头李七和曾一本,叶和三人来到泉州,招募海员后从事茶叶贸易。后来他们内杠了,听说是曾一本想独吞卖茶叶所得的黄金,就找了机会对其他两人下手。叶和为人聪明,看出了倪端,提前逃跑了。于是只剩下李光头一人。曾一本带着几十个人追杀李七,那天鲜血染了整条涂门街。”


“说来他也真他妈的命大,其实那天曾一本是把李光头灌醉之后才下手的。在后来的打斗中,李七被一伙人身上至少砍了百余刀。他最后是一手端着自己的肠子,一手拿着那把巨大的中正屠刀和人血拼。”


“这样还活了下来,怪物吗?”


“不知道,可能确实是怪物。那天曾一本带人一路追砍李光头,一直追到海边。曾一本以为李光头已死,就把他扔海里。曾一本离开的几天后,大家惊恐地看到李光头又回来了。因为刀伤和盐水的浸泡,他的上身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全身像是被剁好的肉饼,看起来完全像一头怪物!”


“之后李光头在这流落街头,靠乞讨过活。大家都认为这个曾经孔武的海盗这样被人出卖,就快要走完生命尽头。想不到这怪物居然还能康复,而且康复之后比从前更加可怕。有一次几个无聊的海员羞辱了行乞的李光头,不想反被李光头撂倒了。最后那几个恼羞成怒的家伙拔出刀来,砍了李光头。”


“结果呢,他躲开了?”


吴平叹了口气,“也许是上天可怜他了,觉得他的噩运该到头了吧;也可能是什么他妈的物极必反吧。我不知道李光头用了怎么样的奇方异术康复的,因为这绝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事。他压根没躲,朴刀就这么重重地完全砍在他肩膀上。李光头一动不动,顷刻过后,所有人都惊呆了,朴刀完全像砍了石头一样,毫无动静,还冒出了缺口!李光头已经变成了刀枪不入之人!”


......


“真的,我亲眼所见。他的身体上,与其说是皮肤,倒不如说是鳞片之类坚硬的东西来得更像一点。”


“从那一刻起,李光头便不再乞讨,他很快就组建了自己的海盗团。他的船最后一次装满茶叶北上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之后他干了什么事我不清楚,不过我听从月港回来的朋友说,李光头现在确实是人在月港。如果要找他,只能动身前去月港。”


“所以你会带我们去月港对吗?”


“不能!......很遗憾现在又能力带你们去月港的人都不在此。张清你们已经试过了。剩下的“快贼”和洪迪洪真兄弟在一个月都已离开泉州北上。”


“都需要像张清一样吗,必须要得到他们的船?”


“没这个必要,他们是我朋友,可能带你们去月港。”


“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月.....也可能下下个月。”


“也可能遥遥无期?”


“......有这个可能。”


“我要现在就出发!”


“你办不到的莫飞,现在这里没有人能带你们去月港。”


“你一定会帮我们,吴平。”


我一把摆放出随身带着的一沓银票露在吴平的眼皮下。


“这可不划算,我拒绝。”吴平说着推开银票站起身,“让我毫无理由地去找李光头搏命,我才不会这么傻!再劝你一次,想想吧莫飞,就算不为你自己,也想想三保西西,他们也是你们村子的人?我看不像吧,应该只是你们的朋友,和你们的事不相干吧?难道你也想拖上他们去寻死吗!”


“这才是我们更需要你帮助的原因!”


“不,我不趟这浑水。”说完吴平夺路离开酒楼。


“好好考虑下,你一定会做出明智的选择吴平!”


......


“莫飞,你为何要收买吴平?”吴平走后,三保上来不解地问道。


“放心,他会回来找我们的,一定会来的。”我转身对三保说道。


摸着柱子上几道深深的刻痕,我突然想起一些事。


“你看见了吗四哥,我和张清决斗那天,人群里有一个,很清秀的姑娘你看见没?”


“什么?没有,肯定没有。”


“你确定?”


“当然,那天你和张清决斗时,我早已留意过对方张清阵营中的每一个人。因为万一你吃大亏的话我已经做好了一起乱斗然后逃跑的准备,所以我确定每一个人我都看到了,没见过你说的那种姑娘。”


“是吗,到底是我错了?......”


夕阳下,海边,丁字堤。


三艘高大的楼船停泊在堤边。波浪袭来,大船纹丝不动


不远处,一队人井然有序地搬运着箱子向这边走来。


“喂,九趾。”


听到声音,队伍最后边的一个人停下脚步,他回头望去,叫他的男人正坐在海堤上。


“石头!好久不见.....”九趾快步走过去。


“可是马上你们又要走了。”


“对,船员有了,我们就该起航了。”


“这次去哪?”


“日本平户,可能还去萨摩岛。”


“这么说,也不确定是什么时候再回来吗?”


“对,也许是大半年,也许四个月。”


“怎么样,在泉州招到了多少人手?”


“招满了,幸亏了后来船长和莫飞的那场决斗,多少还是赚回了面子。”


“呵呵呵,我说九趾,你在泉州招人,怎么不招我啊,我也想加入。”


“哈哈哈哈......得了吧,你的实力我还不清楚吗,小庙容不下大佛,你还是另寻高就吧。”


石头也开怀大笑,看起来两人像早就熟识。


“石头,你还是决定在这里等下去吗?”


“说好的,我想她一定会回来。”


“好吧兄弟,我也希望她早日回来,你自己多保重。”


石头只是一笑,没有作答。


“石头,我还是要谢谢你,在黑湾要不是你,恐怕我就不只是少一根手指了。”九趾有些欲言又止,但还是说了出来。


“所以九趾,你更不应该对我撒谎是吧?”


“什么?”


“你们急着在泉州港招兵买马,是因为在海上被人袭击了,损失了许多船员对吧。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对你们下的手?”


“......我不知道。”


“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不,是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在离开亚龙湾的后一天,我们在平水洋遭遇了他们。只是战了一小会儿,我们只能放弃了两艘船和船上的兄弟逃跑。我只看到他们的旗帜是三道斜杠,一把夺命蛇形剑,连船长都不是他对手,还有一个只有一只耳朵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