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龙门赘婿 > 第520章 红结绳哪来的

第520章 红结绳哪来的

作者:魑魅魁魃 返回目录

叶新连呼吸都紧张了,全身带着小心翼翼,生怕这是一场梦:“在哪?”


“夜市,你快来。”李玲急吼吼的,“那个人抓了小夏。”


叶新挂掉电话,好似没看到对面姜坦坦似的,急速冲出去。


姜坦坦一脸微笑,却不知,她的内心,早已把乔婉夏,再次剁了又剁。


她逼的乔婉夏跳了桥,这将近一个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以为就这样了。


没有想到,又出现了。


“命可真硬!”


姜坦坦拿起刀叉,把眼前的牛排,当成是乔婉夏,细细的切碎,再放进嘴里咀嚼,满脸都是微笑,却每一个细胞,都藏着阴冷。


叶新冲到夜市,乔信和李玲还抓着小贩不松手,并向路人解释,此人抓了自己的女儿,惹的路人都要打小贩。


叶新的到来,让乔信夫妻看到了希望:“叶新,这里。”


“我妻子在哪?”叶新满脸焦急,呼吸急促,抓着小贩的衣领,真诚道,“只要你交出她,我给你一个亿。”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一个亿!


连小贩在内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


小贩哆嗦着唇,惊恐道:“可是,我真没抓你老婆。”


呜,一个亿啊,可恨自己为什么没抓那个叫小夏的女人。


叶新惊愕的面容定住,把小夏的相片给他看,小贩还是说没有。


李玲急了:“不可能,若是你没抓我家小夏,那这红结绳哪来的?”


“你说这个啊,这是刚才有个男的在这里卖,我见这挺好看的,就全收了。”


听着小贩的解释,叶新等人才知晓,这是一场乌龙。


李玲抱着红结绳,痛哭:“这就是小夏编的,我不会认错,这种编法独一无二,小夏一定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们,她的消息。叶新啊,你可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她。”


烦燥的叶新,冷静下来,打电话给相万,让他查查这里的监控,看看那个卖给小贩红结绳的男子是谁。


很快,相万就回复了电话:“小贩在监控边角上,但那个男的,却在监控死角,只在他把红结绳递给小贩时,照到了他的手,我已经把相片发给你了。”


叶新把发来的相片放大,想要自这里面找到有用的线索,然而却也没有。


对方手指很干净,没有伤疤,没有纹身,没有手饰。


手指甲也剪的很干净,就是炎夏众多男孩,最平凡的一只手,还是个连手腕都没拍到的手掌。


叶新对乔信夫妻说道:“不是他,咱们就在这里守吧。”


守株待兔,最普通的办法,也许是最有效的。


后来下雨了,路人也跑了,想着男人也不会来,叶新才把乔信夫妻劝回家去。


叶新来到胖子大排挡,不停的喝酒,成了这里服务员的豆牙,看到叶新没和姜坦坦在一起,微露出笑容:“这还差不多。”


刚说完,打着淑女伞的姜坦坦就来了,坐在叶新旁边,娇笑如花,明晃晃的盯着叶新看。


站在姜坦坦身后的豆牙,冲她背影龇牙裂嘴,为止,还差点撞到客人。


“轰!”


突然,天降大雨。


豆牙抬头看向天空,倾盆大雨,哗哗而下,他有点担心小夏,想冲回去看看她,又觉得自己小题大作。


叶新对于姜坦坦,不理不睬,对方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坐在他身边,陪着他看雨。


帅哥美女,坐在一起,本就是养眼,因着大雨走不了的大家,看到他们俩个,都会说上一句:“好般配啊!”


“这么漂亮的美女,还愿意陪着男的来大排档吃东西,应该立即娶回家供起来。”


豆牙听着就很不开心:“那男的有老婆。”


“啊,有老婆还偷吃,真是的。”


豆牙不服:“你们怎么不说,那个女的是小三。”


男人看着瘦小的豆牙,嘿嘿的笑了:“小子,你还没长大,长大就明白了,男孩和男人是不一样的。”


随后,大家都欢乐的笑起来,豆牙拳关紧捏,恨自己没本事,什么忙也帮不了替小夏。


天上的雷电,就如电网一样,劈在空中,然后朝四面八方散去。


天就如破了个洞一样,雨水直接自里面倾泄而下。


豆牙看着这种雨,急死了:“小夏一定很害怕吧,我得回去。”


豆牙去请假,说要回去照顾瞎眼姐姐,老板劝道:“这么大的雨,路上连个行人也没有,你现在跑出去,万一被雷劈了怎么办?”


众人也劝豆牙,别在这种天气出门,小心遭雷劈。


叶新也转过头来,劝道:“豆牙,等雨小点。”


“哼!”豆牙轻哼,和胖子老板说,还是坚持要走。


老板拦不住,也只能放人。


就在这时,一道大腿粗的闪电,轰的一声,自天个劈下来,正好劈中前方的大树。


大树轰的就烧起来,然后又被水给浇灭。


亲眼见证的大家,吓的直跳脚。


豆牙也直愣愣的,若是刚才他冲出去了,也许那道闪电,就劈在他身上。


叶新来到豆牙身边,看着外面的闪电雷鸣:“雷雨天不宜出行,而且,你姐姐是成年人,她更该懂这话,她不会乱跑的,放心吧。”


豆牙看着亮如白昼天空,还有那一锤一锤的雷声,怯步了。


……


地下室,乔婉夏缩在角落里,捂着耳朵,瑟瑟发抖。


“轰!”


好似世界末日的声音,让乔婉夏再次颤抖。


“叶新!”


害怕之时,乔婉夏想到的还是叶新,她泪流满面,睁着无焦距的眼睛,想要看向前方,寻求安慰,却什么也看不到。


“呜……叶新!”她痛恨此时的自己,一点用处也没有。


突然,一股凉意窜上双腿,乔婉夏吓了一大跳,一股水声传入耳里。


乔婉夏怔了一下,伸手去摸,才发现地下室进水了。


“豆牙!”乔婉夏呼喊,却没人应她。


她摸着墙,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就这么一点地方,待到她走到门口时,本是淹在脚脖子的水,此时已经淹到了她的膝盖。


“轰!”


外面还是雷声轰轰,乔婉夏门在门口,害怕无助,不敢再动。


回去,被水淹。


出去,被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