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甜妻可口:大叔每天都想撩 > 第665章 妻子该做的事

第665章 妻子该做的事

作者:小榄竹 返回目录

第665章 妻子该做的事


可舒纯这样冲动的性子,如果她告诉舒纯,不知道这丫头又会做出什么事来。万一再像上次对罗裳那样,上官若欣可比罗裳难对付多了。


因此,她什么都没有告诉舒纯,只是拉着妹妹的手,道:“没什么,走吧,去吃饭。”


虽然没有在舒纯面前表现出什么,可这个疑问和隐患已经在舒清心里扎了根。


后来顾盛钦下班回家,舒清几次话到嘴边,却又没有开口告诉他。


毕竟,这只是自己的猜测,她什么证据都没有。


而上官若欣又在顾盛钦面前表现得温柔脆弱,毫无破绽。


如果她告诉顾盛钦自己的猜测,也只会让顾盛钦觉得她是故意找茬,想栽赃上官若欣。


舒清忍了半天,还是将这件事先藏在了心里。


只要上官若欣是这种女人,那么她迟早都会露出破绽。


为了早点找到上官若欣的把柄,也为了看好自己的老公,舒清决定从明天起,还是要每天去顾盛钦公司,送饭顺便查岗。


……


尽管顾盛钦不想让舒清跑来跑去的,可在舒清的坚持下,顾盛钦也拿她毫无办法。


而且,一早起来,舒清还特意问:“我要做上官若欣的那份饭吗?”


顾盛钦知道她是故意的,便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凑近了她,道:“上次我让你多给她做一份,你以为我吃不出来,那不是你做的?”


舒清的小脸立刻浮现出尴尬之色,都不好意思看顾盛钦充满了戏谑的目光。


安静片刻,顾盛钦一本正经的说:“我老婆做的饭菜是什么味道,我一尝就知道。既然你不想做给她吃,那你就做给我一个人吃,嗯?”


舒清听他这样说,立刻露出笑脸,重重的答应道:“嗯。”


顾盛钦无奈又怜惜的抚了抚她的脸颊,道:“小清,以后你如果有不满,或者不想做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毕竟,我有时候猜不准你的想法,又或者没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既然你不想,那就不做。你是我的太太,不是保姆,知道吗?”


舒清郑重的点点头,随即,很认真的看着他,“我只想做饭给你一个人吃。”


顾盛钦揽着她的腰,忍不住吻着她柔软的唇,揉着她柔软的身子,全身的荷尔蒙都在叫嚣。


还是舒清最后轻轻推了推他,一脸羞涩的说:“你上班快迟了。”


她的嘴唇被吻成了嫣红色,顾盛钦只觉得喉咙一干,压抑着欲望,哑声道:“那中午来我办公室,我们再……”


反正办公室里有休息室,也有床。


顾盛钦也被这女人弄的心猿意马,要不是上午还有会要开,真想现在就狠狠办她了。


舒清反应过来,脸像是染了血一般,用力将他向门外推,“你出去,快走!”


顾盛钦看她这幅反应,短促的笑出声来。


舒清更是羞的无地自容了,赶忙将他推了出去。


顾盛钦被她推的倚着门框,道:“中午我想吃你做的干煸豆角,玉米烙,再来个酸菜鱼吧。”


“知道了,你快走吧!”


舒清不断催促着,只因为顾盛钦眼中的神情太炙热,太暧昧。


……


中午,舒清做好了饭菜,让司机送她去了顾氏。


小唐正在公司楼下等她,见她过来,连忙接过她手中的食盒,道:“太太,总裁正在开会,让我来接您。您先到他办公室等会儿,总裁说很快就过来。”


“嗯,谢谢你啊,小唐。”


舒清对小唐回以微笑,一直以来,小唐都对她很照顾,对顾盛钦也很忠诚。


小唐一路将舒清送到了总裁室门口,道:“太太,您先进去吧,我还要去会议室。”


“麻烦你了。”


舒清道了谢,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进去的瞬间,只听到一声‘脆响’,上官若欣忽然转过身,惊恐的看着舒清。


“你在干什么?”


舒清冷冷盯着她,一步步走了过去。


“顾太太,真是不好意思。”上官若欣看着那一地碎片,道:“我刚才想给盛钦哥泡杯咖啡来着,不小心就碰碎了这个相框。”


舒清看着地上的碎片,实在很难相信,上官若欣不是故意的。


尤其是,上官若欣虽然说着抱歉,可那眼神里却没有一丝歉疚。


舒清眯着眼,逼视着上官若欣,道:“因为上次我妹妹砸了你一个相框,所以,你也把我放在这儿的亲子照砸掉,是这样吗?”


上官若欣无辜的看着她,摇了摇头,“顾太太,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真的是无心的。”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盛钦的办公室?”舒清再也无法淡定,语气也有些咄咄逼人,“你跟盛钦很熟吗?熟到可以随便出入他的办公室?”


上官若欣倒是别有深意的笑了笑,道:“我跟顾太太不一样,也许顾太太家庭主妇当的时间长了,所以不明白商场上的事情。我出现在这儿,是来找盛钦谈工作的。不仅仅只为了泡个咖啡,或者像您这样,专门来送个饭而已。”


舒清知道,她是在羞辱自己,羞辱她没有她的能力,没办法在工作上帮助顾盛钦。


舒清拼命克制着心中的愤怒,挤出一丝冷笑,道:“原来,上官小姐还知道,自己只能和盛钦谈工作啊。的确,妻子该做的事,不需要你越俎代庖了。至于你这杯咖啡……”


舒清直接拿起来,走到不远处的洗手池边,全部倒掉。


上官若欣急了,追上去道:“你做什么?这是我现磨的咖啡,顾太太是不是太不尊重人了?”


舒清淡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讽刺,“看来,你对盛钦的喜好和习惯还真是一无所知啊。盛钦的胃不好,不可以喝咖啡,这点,你不知道吗?”


上官若欣变了脸色,涨红着脸,咬牙道:“我现在知道了。”


舒清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上官小姐,我有件事想问你。”


“嗯?”


上官若欣扬了扬眉,看着她。


舒清紧紧盯着她,道:“上次,我妹妹和罗裳发生争执,上官小姐就在一旁吧?还有,你做了匿名证人,给罗裳,是吧?”


上官若欣的脸上划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异样,很快又恢复如常。


“顾太太,我知道,你对我很不满意。可你说的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真的听不懂。”


上官若欣在单独面对舒清的时候,早已不再像之前那样显得唯唯诺诺又胆小无辜。


现在的上官若欣,已经露出了锋芒,只可惜,她还是很谨慎,让舒清抓不住丝毫破绽。


舒清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知道,那就是你做的。可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在盛钦身上动别的心思,因为我会一直盯着你。如果哪天我揭开了你丑陋的真面目,你在盛钦心里的形象,就全毁了。你觉得到了那个时候,盛钦还会再看你一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