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霸总天天宠坏我 > 第1015章 都是因为你

第1015章 都是因为你

作者:青栀 返回目录

第1015章 都是因为你


顾依依不想跟她吵,也没精力跟她吵。


顾绵绵咄咄逼人的样子,一旁的温逸宸看不下去了。


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弥漫着一层清冷的薄雾,在顾绵绵的话出口后,朝他狠狠瞪了一眼,随即冷言冷语开了口:“如果你是来解决问题的,拿出你的解决方案,如果你是来挑事的,赶紧给我滚蛋。”


低沉的嗓音遍布整个屋子,没刻意扯着嗓子喊,却冲斥着震人心神的凌厉。


深邃阴森的目光直直和顾绵绵对视,看的她唏嘘不已。


迎上温逸宸与温的眼神,顾绵绵整个人的气势都弱了下来。


刚刚还撒泼的架势被温逸宸冷冽的气场削弱,顾绵绵朝林嘉木旁边靠了靠,“这是我们顾家的事,跟你姓温的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别以为你是盛世的总裁我就怕你,这是我家,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顾绵绵虽然胡搅蛮缠,蛮不讲理,但说话的语气比刚刚弱多了。


气势也没刚刚那么足,好在仗着有林嘉木给她撑腰,即便被温逸宸说的丢了面子,她也不肯收敛。


话落,温逸宸看都没再看顾绵绵一眼。


那样子就好像多看一眼她,都会厌烦,反胃到一定程度一样。


和这种人,压根儿没道理可讲。


若不是看在顾依依的面子上,温逸宸不会轻饶了她。


林嘉木在顾绵绵说完后狠狠扯了一把她的胳膊,咬牙切齿:“顾绵绵,你别太过分!你让我跟你过来,就是要我看你怎么耍横不讲道理的吗?”


一句话噎的顾绵绵一句话也说不出,通红着脸站在那闷闷地怒视着林嘉木。


屋子里弥漫着凝重的诡异气息,几秒后,顾依依率先打破屋子里的沉静,朝顾绵绵和林嘉木开了口:“既然你们来了,说说吧,你们想怎么帮妈?”


“依依,我们也是刚接到公安局的电话,马不停蹄地就赶过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妈怎么会进了公安局呢?”林嘉木一副忧心的样子盯着顾依依,问的郑重认真。


林嘉木虽然曾经做过错事,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顾依依对他的本质还是了解的。


曾经因为一些事情走偏了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总不能因为一件事记一辈子。


顾依依也不是心胸狭隘,斤斤计较的人,心里对林嘉木的气早就消了。


话闭,顾依依的眸子和他对视上,抿了抿干唇,开口应声:“妈被一伙搞传销的给骗了,那些人拿她当垫背的,警察把妈抓了进去。”


顾依依正要和顾绵绵他们把母亲被骗的来龙去脉和他们讲清楚,顾绵绵抢先一步堵住了她的嘴。


她上前一步,和顾依依针锋相对。


睨着顾依依的目光如一把尖锐的刀子,恨不得扎进她的心口。


“顾依依,你闭嘴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妈被骗被冤枉都是因为你吗?”顾绵绵的口气咄咄逼人。


顾依依一脸懵地看着她,被顾绵绵的话彻底搞糊涂了!


她手足无措地朝温逸宸身边跨了一步,不可置信地看着顾绵绵开口:“你胡说什么?妈被骗跟我有什么关系?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昨天公安局给我打电话,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顾绵绵的话,顾依依实在委屈。


她可以打她,可以骂她,甚至可以为了林嘉木一次又一次的污蔑她,误会她。


这些顾依依都可以忍,唯独她说母亲被骗是因为她!


这个锅她顾依依不背!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信你的鬼话了?你敢说柳深深的事情不是你干的?你敢说柳深深和苏天明分手不是你从中挑拨离间?你敢说你没得罪苏天明吗?”顾绵绵一句一句的质问,让顾依依无话可说。


甚至有些被她一个接一个问题问的麻木不仁。


她的眉皱的越发深沉,脸上的表情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诧异,“顾绵绵,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哼,你管我怎么知道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干了缺德事儿就别怕被人知道。你以为你私底下悄悄把苏天明打发了,这事情就了解了?想得美!”顾绵绵说话的模样就好像她什么都知道似的。


尽管没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慢条斯理地说出来,听她的口气,肯定知道的不少。


一旁的温逸宸,一直护在顾依依身边,生怕她吃了亏。


刚刚顾绵绵的那些话,温逸宸心里早就有底了。


之前在商场顾依依遇上那对贱人,后来他亲手送柳深深进监狱。


但前不久网上掀起的流言蜚语和舆论,他也不是不知道。


而且就在前几天,顾依依还出去斩妖除魔了,想来也是和这件事有关。


但温逸宸并未开口问顾依依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没打听她跟苏天明的事情。


她既然没找他帮忙,说明这事在她的能力范围内,顾依依可以自己处理。


有时候物极必反,温逸宸也不想干涉她太多。


温逸宸理解的顾绵绵刚刚的话,停留在那天商场一行。


顾依依让警察当下带走柳深深,苏天明的女朋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但他并不知道后来苏天明还主动找过顾依依,求她帮忙的事情。


然而这些,顾绵绵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怎么就知道的这么清楚明白?


刚刚的质问,顾依依的心都跟着颤了又颤,错愕的目光睨着顾绵绵。


理智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跟顾绵绵吵架的时候。


“绵绵,你说的这些我不否认,但是那天是柳深深先对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做了过分的事情,你并不在场,也没资格评判我的对错,而且这和妈被骗又有什么关系?”


“你说有什么关系?太有关系了!别以为我不人家都跟你道歉了,请你吃饭,求你高抬贵手放过他女朋友一马,你呢?你是怎么做的?非但没答应他,还狠狠羞辱了人家一通!顾依依,你不是善良吗,不是大度吗?这么点事至于这么小肚鸡肠吗……因为你没答应他的请求,搏了人家的面子才惹恼了苏总吧?说不定这次的事就是因你而起,如果你不得罪苏总,妈也不会被弄进去,进了局子,我看你就是罪魁祸首,你怎么不进去,你最该进去!”顾绵绵一点情面也不留,一点情分也不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