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甜妻吻安:总裁老公超棒的 > 第1038章 五杀

第1038章 五杀

作者:花重 返回目录

第1038章 五杀


季守梦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好友的嘴里已经成了猪,还在继续哄叶星谣多喝一碗汤。


姜咻的头发很长,柔顺的像是绸缎,手感很好,傅沉寒在这种事情上向来很有信心,抹上发油仔仔细细的给她把头发吹干,花了十几分钟。


傅沉寒把吹风机放好,问姜咻:“今晚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姜咻一看傅沉寒那样子就知道这人没想什么正经东西,但是仔细想想傅沉寒今天似乎没惹她生气,而且那个恐怖视频的余威犹在,她是真的不太敢一个人睡,想了想,道:“可以。”


傅沉寒就去洗澡了。


姜咻趴在床上跟一群菜鸡玩儿游戏,过了这么久没有玩儿,她依旧是王者峡谷的爸爸,射手玩了个23-0-2的战绩,对面直接投了,菜鸡们挨个儿吹彩虹屁,她心不在焉的听着,退出去的时候发现上把对面的人来加她好友,想要和大佬一起上分,姜咻全部都没有理会。


她说:“开下一把。”


景清宜赶紧道:“好咧爸爸!”


新一局开始,景清宜问:“爸爸您玩儿什么?”


姜咻说:“打野,你打野玩儿的太菜了,辣我眼睛。”


江敛无情嘲笑:“说的他的法师就不踩了一样,闪现接大,多讲究。”


景清宜:“……”


丁呈舒:“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好吧弟弟,你上把那奶妈玩儿的跟对方派来的卧底似的。”


江敛:“那是因为我跟不上我姐啊!!”


“……”


菜鸡们逼逼赖赖,互相推卸责任,姜咻忍不住笑了一下,忽然听见浴室里除了水声,还有一点其他的声音。


低哑、压抑的喘息声。


姜咻的手指都僵硬了,她慢慢的扭头看了眼浴室的门。


当然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但是耳边还是能听到喘息声,姜咻很熟悉这声音,她当然知道傅沉寒在里面做什么。


姜咻:“……”


她在心里骂了一声,耳边又传来江敛的声音:“姐!该你选英雄了!你发什么呆呢?”


姜咻回神,随意选了一个,看都没看。


菜鸡们一片沉默。


景清宜迟疑的道:“爸爸……你是想拿奶妈五杀吗?”


江敛犹豫道:“姐,这王者局诶,是不是不太稳?”


丁呈舒:“……您是放弃我们了吗?”


姜咻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刚刚随手锁了个奶妈:“……”


她骂了傅沉寒一句,都是这臭流氓的错。


但是选都选了,这个逼她只能继续装下去,咳嗽一声道:“我还没打过辅助呢,试试看。”


景清宜沉重的说:“兄弟们,这把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对局开始,没多久,奶妈拿下一血。


而后奶妈推掉一塔。


江敛的射手不知所措的看着在地方野区游窜的辅助:”姐?你不保护我吗?“


姜咻:“在泉水里好好待着,我把对面全杀了,不就是保护你了?”


江敛:“??”


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


或许是奶妈太跳,对面都忍不了了,毕竟一辅助出法装,经济全场第一,他们惹不起这煞神就想切别人,好不容易残血了吧这煞神又一口巨奶给奶了回来,实在是让人吐血,他们忍不住打字:兄弟,一个奶妈而已,何必如此凶残?


姜咻面无表情的拿下对面打野的人头,回复他:男朋友惹我生气了,杀你们祭天。


对面:??


我们又是做错了什么??


对面直接六分投了,


这还打个锤子。


手机屏幕上显出胜利两个字的时候,傅沉寒从浴室里出来了,姜咻听见江敛的声音:”姐,我姐夫惹你生气了??“


姜咻:“没有,你们继续玩儿,我退了。”


她说着就退了游戏,冷不防的傅沉寒逼近了她,姜咻一转头就对上了他深邃的眉目,她吓一跳:“你凑这么近做什么?”


傅沉寒没说什么,挪开了距离,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她听见不可描述的声音的时候,刚刚开游戏,对面六分投,傅沉寒就出来了,怎么着也不超过十分钟,傅沉寒就出来了……


她犹豫的看向傅沉寒。


难道说,类人……都很快?


以前傅沉寒不折腾死她是不罢休的。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于直白,傅沉寒明白了,他微微挑眉,抓住姜咻的手往自己腰下一按,姜咻被吓得立刻索贿了手,骂道:“你神经病啊!!”


她觉得自己的手跟被火舌燎过了一样,赶紧缩回了被子里。


傅沉寒哑声道:”你不是在怀疑我么,让你感受一下。“


姜咻:”……“


傅沉寒看着缩成个小乌龟的姜咻,道:“我弄不出来。”


姜咻:“……”


姜咻把脸也埋进了被子里,瓮声瓮气的说:“那你努力一下啊!”


“努力了。”傅沉寒说:“但是不行。”


姜咻愁闷道:“我是不会准你去找别的女人的。”


就算是类人,也不行。


“我不找别的女人。”傅沉寒说:“我只要你。”


姜咻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被子被人掀开了,而后被窝里就挤进来一个人,那人带来了灼热的气息,就像是燎原的野火,丝毫的道理都不讲,手臂像是铁钳一样扣住了她的腰身,让她不能逃脱。


姜咻白皙的脸红彤彤一片,她想要推开傅沉寒,但是这人已经蛮横的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凶狠的吻住了她。


姜咻觉得自己就像是什么可口的小糕点,会被眼前这匹饿狼一口吞掉。


傅沉寒抓住她的手往下带,嗓音带着被欲望蒸腾出来的沙哑,在她唇齿之间辗转:“帮我。”


“……”


……


姜咻觉得自己像是搁浅的鱼,除了大口的喘息,什么都做不到。


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傅沉寒凑过来亲她,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就感觉到那人在他的眼皮上留在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声音温柔:“睡吧。”


姜咻有气无力:“等我明天醒了,你就死了。”


傅沉寒低笑:“我又没有对你怎么样,再说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姜咻想骂他,但是没什么力气了,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