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小主子万万不可 >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作者:齐一延 返回目录

君莲张口呆怔的见着雨水不断点的往下落,滴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声响,就像是放鞭炮似的。


“不可能,你是在骗我。”


最后君莲被拉了回去,一连发了好些天的高烧,梦里反复呢喃着李绪的名字,兰夫人听了只能用帕子擦拭着泪珠子。


君莲打小便心仪李绪,可是妾有情郎无意,一腔痴情终究错付了人,加之如今又使用极端的手段想要得到自己喜欢的人,李绪对她的厌恶更加三分。


二白得知自己将与李绪成亲的消息,第一反应便是惊愕,如今自己都是瞎子了还要娶自己,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有那么深的情谊不成?不过是见了几面,怎的就情深似海了。


赶巧儿李绪又觍着脸跑过来,“二白,你可有事情?”急匆匆拉着二白的手。


李绪没想到君莲居然如此疯狂,今日之时想都不用想定时那女人胡搅蛮缠的缘故。


二白用力将手抽出来,“你应该去看看君莲,她今日落了水的。”


李绪哼道:“那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此时小玲端着茶水过来,将茶放在桌上准备将针线活儿全都收拾起来。


李绪垂下眼见着二白食指上还冒着血珠子,不过很快二白用另一只手遮挡了起来。


难不成她的眼睛好了?那为何不告知大家。


一把握住小玲手上的竹篮盒子,里面都是尚未完工的活儿,李绪从中将一只碧色荷包挑了出来。


针脚粗糙,上面黑色的细线弯弯扭扭的和小蚯蚓似的,中间绣了朵莲花,还有一只刚刚完成一半的鸭子头,其实应该是鸳鸯的,不过二白绣不出来。


最刺眼的是荷包底边儿的孙字,虽说这是荷包上绣的最工整的一个字,可是李绪却觉得难看极了。


小玲见机欲拿回荷包,谁知李绪却突然将其举在了另一边。


小玲只得行礼解释,“李公子,这是奴婢的荷包,还请还送给奴婢。”


李绪明显不信,拿着荷包随意翻转过来,那碧色的布料后边还沾上了些许血迹,而转眼看小玲的手却是干干净净。


“你的?”李绪挑眉,轻嗤一声后转身走到桌边,双手用力的拍向桌子,砰的一声直接将二白吓得一震,李绪的脸凑到二白面前,语气有些阴冷,“你说,是她的吗?”


双手揪着凳子拐角,二白觉得此时的李绪像一头暴虐的狮子。


眼睛睁的久了便有些酸涩,点点泪花欲逃出眼眶的制约,二白轻轻眨了几下眼睛,仰起头对着李绪耳边说道:“你觉得呢?”


用力推开李绪,二白双手交握贴在小腹上,修长白嫩的手指将她的手背攥的通红。


她摸不透李绪,这个男人的反应让她感到恐惧,不过最终二白还是稳定了情绪,假装淡定道:“我的眼睛早就好了。”


果然,李绪没有猜错。


“而且君莲今日之事都是我做的,想必李公子能看清我的真面目了吧。”二白缓缓开口,像是不在意似的,“所以若是将我娶了回去,呵以我的性情绝对会将你的府里搅的天翻地覆。”


她不会嫁给李绪的,没有感情的婚姻就像是一盘散沙,风一吹便就散了,禁不住任何的考验。


李绪垂在大腿两侧的手握住了拳头,“那个姓孙的是谁。”


答非所问。


“我的心上人。”二白并未作任何隐瞒,她说的是事实。


“心上人,呵!”原来是为了那个野男人才不想嫁给自己,李绪捏住二白的下巴重声道:“我告诉你,你已经是我李绪的未婚妻了,下个月初我们便成婚,我不管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但是你现在最好给我忘掉!”


松开二白的脸,白皙的脸颊上泛出了五道红色的印子,李绪懊恼自己下手重了,不过谁让二白心里还想着别人。


“你好好在家准备,日后心里只能装下我一人。”李绪这是在命令。


二白揉了揉脸颊,咬着牙恨恨的看着李绪的背影。这个男人还有暴力倾向,她绝对不会嫁给此人。


窗外疏影横斜,道路上还残留着白日里的积水,黑翼一脚踏上放发出清响。


正欲敲窗,二白已经将窗子直接推开打到了黑翼的脸。他也不敢惊呼,只是捂着脸张大了嘴巴。


“东西带来了吗?”二白瞧见了黑翼手上的包袱。


接过了包袱,二白抱怨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黑翼抿抿嘴,如今这国师府出入越来越严格了,就连府外都增加的夜巡的官兵。


“看守的人增多了。”黑翼解释。


将包袱打开,二白看了眼里面的东西,然后抬头告诉黑翼,“应该是李绪的人,你行事小心点。”


见黑翼沉稳的点了点头,二白这才放心的关上窗户,将包袱小心翼翼塞到了柜子里。


自从李绪走后,她也察觉到国师府的看守愈加森严,难不成是料到她要逃婚?


不做他想,二白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明日便去见老国师一面吧。


...


自从二白眼睛受了伤后一直不愿见爷爷,老国师心中也有愧疚,平日里也便只远远看上孙女一眼。


如今孙女主动来看自己,老国师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二白有条不紊的到了杯茶端给爷爷,见他一直打量着自己的眼睛,便笑道:“今日晨起便发现能看的清了,爷爷不必担心。”


饮了口茶,老国师满意的点头,“无事我便放心了,你还是要多注意休息,凡事都有爷爷在呢,不必操劳的。”


眼眸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二白轻声笑道:“爷爷也要保重身体,凡事不必过于忧心,身体最重要。”


这天两人聊了很久,直到日头落了山,二白与老国师一同吃了晚饭才停了话语。


“爷爷,保重身体。”二白再次嘱咐。


老国师乐呵呵的摸了一把白胡子,“放心好了,我这身子骨还健朗着呢。”


二白笑了,脸蛋上有两个小梨涡,眼睛也亮闪闪的,既是在黑夜里也仿佛能看见光一样。


“那我就放心了。”二白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