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第一甜婚 > 第77章 守护

第77章 守护

作者:汐奚 返回目录

“墨墨,你冷静点!”


宋央怔怔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懵了。她完全没有想到能看到这样的情景,大脑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史文双手正在奋力想要抢夺墨炎手中的刀片,但他又不敢太生硬,生怕更加刺激到墨炎的情绪。


“央央,过来帮忙啊。”史文见到呆立的宋央,急忙喊了她一声。


听到史文的求助声,宋央呆滞的眼神动了动,终于将起伏的情绪压制下去。她抿起唇,小心翼翼的往前靠近,“墨墨。”


宋央的声音很轻很柔,墨炎抬起脸,眼底映入她的面容后,下意识动了下手指。


啪嗒!


锋利的刀片掉在地板上,刀尖还沾染着血迹。史文眼疾手快蹲下身,一把拾起刀片跑出书房。


地板上星星点点印着血迹,宋央转身冲进浴室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很快又跑回书房。


“伤的严重吗?”宋央举着白色毛巾走过去,墨炎背靠墙壁,人蹲在墙角。


感觉到宋央靠近过来,墨炎本能往后躲闪一下,并且低下头,不看她的眼睛。他的右手腕内侧,此时有几道划破的伤口,虽然不算深,但也在渗出血迹。


宋央憋着一口气,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说道:“你受伤了,让我看看伤口好吗?”


墨炎依旧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宋央盯着他手腕渗血的伤口,道:“墨墨听话,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吗?你可是我的偶像,我最喜欢你的画啦,你们画家最重要的就是手,要是以后留下后遗症就糟糕啦!”


对于墨炎这样的情况,宋央其实完全没经验。她只能凭着感觉,尽量不让他的情绪再发生大的起伏。


虽然墨炎还是没有说话,但他也没继续做出过激的行为。宋央试探的朝他伸出手,见他没有继续躲闪,她才轻轻托起他受伤的手腕。


宋央低头仔细查看他的伤口,虽然流了血,但好在都是皮外伤,伤口倒也不深,应该不需要缝合。


“很痛吧。”宋央用手里的干净毛巾,一点点帮他擦拭伤口周围的血迹。虽然伤口不深,但还是需要上药包扎一下。


墨炎始终都没开口,宋央握着他的手腕,能够感觉他的手很冷,而且他的人似乎正在轻轻发抖。


有关抑郁症,对于宋央来说很陌生。她只是昨晚从网上查到一些内容,可此时完全派不上用场。


擦掉墨炎手腕内侧伤口的血渍后,宋央豁然发觉,他的手腕其他地方还有愈合的伤痕。这么说来,他这种自残行为应该不是第一次,而他的心理真的存在问题。


“我们去包扎一下伤口好吗?”宋央顾不上想其他,只是先为他把伤口处理好。


墨炎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宋央握住他的手,试探的轻轻拉了下,“跟我走?”


男人低着头,额前有些碎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宋央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却忽然听他开了口,“都是我不好,是我做错了事。”


“墨墨。”宋央摇头,“你没有错,错的人不是你。”


“是我的错,我什么都做不好。”


墨炎忽然抬起脸,宋央恰好望着他的眼睛,只是从他的眼底竟然看不到半点光亮。


“如果我死了,你们是不是就没那么辛苦了?”墨炎的说话声渐渐变的沙哑。


宋央心尖狠狠一颤,急忙本能的张开双臂抱住眼前的男人,“不,墨墨不是这样的。”


轻轻环抱住墨炎发抖的身体,宋央能够感觉他此刻内心的无助与绝望。他仿佛蜕变成毫无能力保护自己的孩童,孤零零的被整个世界遗弃。


宋央用力抱住他,想要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更想让他感受到她的温暖。


宋央忽然眼眶一热,她仰起脸,哽咽道:“墨墨,不要怕,你只是……生病了。”


话落,她紧紧咬着唇,眼前一片模糊。


书房门外,史文静静看着这一幕,眼泪瞬间再也抑制不住。呜呜呜,他家墨墨真的好可怜啊!


不久,客厅的沙发内。宋央握着消毒棉签,动作轻柔的为身边的男人消毒伤口。


“疼吗?”


墨炎摇头,神情依旧毫无起伏。


宋央动作麻利的为他清理完伤口,有涂了药水,最后绑好纱布。


“好啦。”


宋央笑眯眯看眼墨炎,“你肚子肯定饿了吧,我去做些吃的。”


“好啊好啊,我肚子好饿。”史文附和着回答,同时朝宋央使个眼色。


读懂史文的眼神,宋央立刻收好药箱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客厅的沙发里,史文寸步不离墨炎身边。这位小祖宗刚刚的举动,把他也吓个半死。


厨房中,宋央打开袋子,拿出她买的简单食材。她会做的饭菜就那几样,原本今晚她是要回去给大魔王做饭的……


想起大魔王,宋央立刻拿出手机,并且关上厨房门后给他发了条微信。微信发出去不久,男人突然把电话打过来。她手一抖,手机差点摔了。


男人的电话她自然不敢不接,只能硬着头发,压低声音接听,“六爷。”


“你为什么晚上不能回家?”


男人低沉的嗓音投过听筒传来,宋央蹙了蹙眉,赶快组织语言,“事情是这样的,墨墨今天身体不舒服,史先生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所以让我留下帮帮忙。”


“墨炎生病了?”


“是啊是啊,墨墨病了。”


谢戎城的声音更加低沉,“严重吗?什么病?”


为什么要问这么详细啊?大魔王这种老板也太关心员工了吧。


纵然心中腹诽,宋央却只能继续胡诌,“感冒,发烧,反正需要人照顾。”


大魔王啊大魔王,求求您别在问了好嘛!


对方好像听到她的祈求,果然没在追问,只沉声道:“我知道了。”


啪!


谢戎城挂断电话,宋央听着电话中响起的嘟嘟声,不知为何竟然有种大魔王好像不高兴了的感觉。


“唔。”


宋央甩甩头,告诉自己是她想多了。她马上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准备晚饭。


今晚相比大魔王是不是开心,墨炎的情况更为严重一些。史文一个人明显搞不定,她自然要留下帮帮忙。


晚饭准备的很简单,只有番茄鸡蛋面。宋央见她毕生所学,全部倾注到这碗面中,她自己先尝了尝味道,还不算可以,果腹没有问题。今晚这种情况,想来大家也都没心情挑食吧。


“史先生,晚饭好了。”


将晚饭摆上桌后,宋央轻唤了声。史文立刻拉起墨炎,两人一起走到餐桌前。


宋央把筷子递给他们,她自己坐在墨炎身边,目光紧紧盯着他的表情。见他拿起筷子低头夹面,紧接着放入口中,全程的动作流畅和谐,并没有任何毛病。


紧提着的心稍稍送了点,宋央眨了眨眼,笑着说道:“我厨艺不怎么样,会做的只有这几样,味道还可以吗?”


史文吸了一大口面条,他这几天早晚都陪着墨炎,吃没吃好,睡也没睡好。如今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已是很满足,“可以,味道不错。”


墨炎虽然没有回答,但始终低头吃面,没有出现嫌弃的表情。


见他们两人闷头大吃,宋央终于松口气。随后她自己才拿起筷子,只不过没什么食欲,一碗面条都没吃完。


填饱肚子,宋央勤快的洗个碗,也把厨房收拾好。等她再次出来时,只见墨炎坐在客厅的画架前,正静静地望着那幅春心。


她悄悄走到史文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墨墨又怎么了?”


“没什么。”史文幽幽叹了口气,“这几天他都没怎么说过话,饭几乎不吃,晚上也睡不着,我都要愁死了。”


宋央敛下眉,鼓足勇气朝墨炎走过去,“墨墨,你困不困?”


靠近墨炎的身边时,宋央又低头看眼他手腕的伤口,见没有渗血的迹象才安心。


“你要走了吗?”男人突然答非所问的问了句。


宋央一怔,这才想起来忘记告诉他,连忙摇摇头,“我今晚留下陪你可以吗?”


顿了下,她又道:“史先生也在,我们三个人刚好作伴,热闹点多好玩。”


“好。”这次墨炎反应倒是快,立马一口答应。


边上沙发里,史文听到墨炎的回答,忍不住翻个白眼。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生病啊,怎么生病还有心情撩妹?


不多时候,宋央坐在沙发里,彻底发挥出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功底。讲笑话,说段子,还有各种八卦新闻,反正能说的能讲的她都说了遍,把自己说的口干舌燥,嗓子都要冒烟了。


“喝水。”沉寂一整晚的墨炎,此时主动给她倒了杯水。


宋央立刻眼含热泪,感激涕零的接过水杯,“谢谢墨墨。”


咕咚咕咚灌下一杯水,宋央才算缓解干涩的喉咙。已经晚间十点,她抿了抿唇,尝试游说,“墨墨啊,你这两天肯定没有睡好,不如早点休息吧?”


听到她的话,墨炎从口袋里拿出个白色药瓶,吞下两片药后站起身,目光落在宋央脸上,“走吧。”


“啊?”宋央一脸懵逼。


墨炎双手插兜,神情颇为严肃道:“睡觉。”


噗!


正在喝水的史文被呛了口,憋的脸色涨红。哎哟喂,他都要怀疑他家小祖宗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啊。


回过神的宋央,脸颊也红了红。她尴尬的轻咳声,起身后跟着墨炎走进卧室。


推开卧室门,迎面便是厚重的黑色窗帘,密不透光。宋央下意识蹙了蹙眉,见卧室中其他物品多数也都是黑色。


这个色调太压抑了,她看着都不舒服。


须臾,墨炎躺到床上,宋央主动乖觉的搬过来一张椅子,在他床边坐下,“墨墨啊,其实我有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


“什么?”她的话,果然引起男人几分兴趣。


宋央勾了勾唇,狡黠一笑,道:“只要有我坐镇,保你一整晚都不会做噩梦,一觉睡到大天亮。”


卧室的床头灯,光线昏黄。墨炎盯着女孩晶亮璀璨的眼眸,不禁被她的笑容感染。她是个快乐的人,同时还能把她的那种快乐传染给身边的人。


墨炎笑了笑,反手拉过被子盖上,准备闭上眼睛。


“墨墨。”


“嗯?”


宋央声音极轻的开口,“明天,我们陪你去医院。”


男人深邃沉寂的眼眸动了动,“好。”


卧室内的气氛宁静温馨,墨炎轻轻合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宋央长长的松口气,刚刚她说完后生怕他又情绪不稳定,还好并没有。


不多时候,男人呼吸平稳,显然已经睡着。宋央伸手帮他把被子掖好,又观察他一会儿,见他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轻手轻脚走出卧室。


客厅的沙发里,史文果然还在,神色疲惫的处理着公事。看到宋央出来,他立刻抬起头,“墨墨睡着了?”


“嗯,睡了。”


史文惊讶的瞪着眼睛,望向宋央的眼神充满崇拜,“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呃……”宋央尴尬的挠挠头,其实她好像也没做什么,“我没做什么啦,就是在床边坐了一会儿。”


“哎哟哟。”史文赞许的竖起大拇指。这丫头简直就是个小仙女啊,人美心善不说,还特别有本事!


窗外夜色黑沉,宋央主动倒了两杯茶过来。史文见她捧着茶杯,瞬间猜到她的用意,“你想了解墨墨的情况?”


宋央抿了抿唇,道:“如果史先生觉得可以告诉我的话,我真的想要多了解墨墨一些。”


半响,史文幽幽叹口气,缓缓说道:“我和墨墨是六年前认识的,那年他母亲去世,他的抑郁症很严重。我也算无意中发现墨墨的绘画天分,后来经过治疗他的症状逐渐稳定,我便开始带着墨墨在画坛打拼。这两年,墨墨知名度逐渐上升,他的病情也稳定很多。如果不是因为前几天的抄袭事件,他的情况也不会反复。”


前方画架前摆放的那幅春心水墨画,那对母子的背影,宋央一下子好像明白过来,“这幅画墨墨画的是他和……”


史文偏头看眼,毫不回避的点点头,“是的,这是墨墨纪念母亲的画。”


原来如此。


宋央情不自禁低叹声,难怪她每次看到这幅作品的时候,都会有种淡淡的哀思。也难怪墨炎如此真爱这幅作品,无论买家出再高的价格,他都不肯出售。


“那墨墨其他的家人呢?”宋央按捺不住好奇,之前网上有过很多关于墨炎家庭的传闻,有人说墨炎是个孤儿,也有人说墨炎的亲人都在国外。


闻言,史文神情一暗,道:“自从我和墨墨相识,从来就没见过他有家人。之前我也问过他,可每次谈到这个话题,他的情绪就会很激动很暴躁。”


没有家人?宋央心头再度一揪,对于墨炎的同情更深几分。如果墨炎真的没有亲人了,那不是太可怜了吗?!


“央央。”


这会儿安静下来,史文颇为歉意的望向身边的人,道:“我之前对你的态度不好,千万别放在心上。”


“不是的史先生,”宋央连忙摆手,“是我没有搞清楚状况错怪了你,我还以为……你只想着赚钱所以不让墨墨去看医生。”


“我是这种人吗?”史文咻的厉目,在看到宋央窘迫的垂下脸后,也有点心虚。其实吧,宋央有这种的想法也不奇怪,要怪只能怪他平时做事为人太抠门,这才给人家留下一种错误的认识。


“不过央央……”史文想到什么,目光定定望着眼前的人,道:“现在你知道了墨墨的事情,可以答应我保密吗?”


“为了墨墨未来的前途着想,这件事你万万不能告诉第二个人,知道吗?”


宋央红唇紧抿,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


听她这么说,史文这才放心。他连着打了两个哈欠,脸色黯然,下巴都冒出青色的胡茬,显然疲惫的很。


“史先生,今晚我守着墨墨,你去休息吧。”宋央体贴的开口。


“你可以吗?”


“可以。”宋央肯定的点点头,史文也没矫情。他已经两天晚上都没休息,熬的都要虚脱了。


“那我先去睡一会儿,后半夜你来叫我,我们互换。”


“好。”


宋央应了声,史文起身走进客房,关上门后躺到床上,秒睡。天哪,简直要困死他了。


须臾,宋央泡了杯咖啡,重新回到卧室。


床上的墨炎似乎睡的很沉,宋央坐在床边,每次抬眼看他的时候,他的睡相都很安稳,呼吸顺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进入深夜。起初宋央还戴着耳机刷剧,可看着看着,她的困意也慢慢袭来。


白天工作很辛苦,宋央也有些撑不住。她看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不过她没打算去叫醒史文,看样子史文应该已经陪了墨炎好几天,他确实需要休息。


好在墨炎的床边还有点空位,宋央放下手机,双手交叠后趴在床边,决定就这样睡一会儿。本来她计划只眯上片刻,毕竟还要盯着墨炎,她不敢大意。谁知道等她睡着后,竟然半天都没醒过来。


原本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眉头渐渐蹙起,放在被子外面的双手紧握成拳,身体不安的扭动,显然被梦境控制。


睡梦中的墨炎,拼命的想要清醒过来,可惜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睁开眼睛。那片他无法摆脱的噩梦,令他胆寒恐惧,每一次身陷其中便如同经历一场劫难。


耳边不停闪过女人的娇媚笑声,以及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墨炎额头的青筋紧绷到凸起,冷冰冰的汗水顺着他的脸庞滚落。


啊!


无声的呐喊终于冲破喉咙,墨炎咻的睁开眼睛,胸膛过快的起伏说明他的心跳速度很快。他怔怔望着屋顶的白色天花板,直到确定刚刚那一切只是个噩梦,他的眼睛才动了动。


床边有抹熟悉的身影,墨炎偏头看眼宋央睡着的恬然小脸,紧紧压抑在心口的那口浊气,一点点消散。


他本能抬起手,却在掌心距离宋央头顶一厘米时,倏然停住。


墨炎直勾勾盯着宋央睡着的脸,深沉的眼底起伏的情绪几变。但最终,他还是收回掌心,拉高被子,慢慢的合上眼睛。


再次清醒,宋央是被冻醒的。她咻的直起身,先往床上看了眼,见墨炎还在睡,没有醒才松口气。


手机显示时间,已是早上五点钟。


宋央揉揉酸疼的肩膀和脖子,动作轻缓的拉开门出去。凌晨温度低,她不知不觉睡着,这会儿只觉得鼻子有点塞住,喉咙也痒痒的。


走进厨房,她先烧了一壶热水,然后给自己泡了杯热咖啡。


发寒的身体喝过热的东西,顿时觉得舒服很多。不久,史文睡醒起床,看到宋央脸色疲惫的模样,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昨晚说好后半夜换班,可他竟然一觉睡到大天亮。


反观他们两人的疲惫,经过昨晚一整夜的好眠,墨炎精神倒是好了很多。吃过早餐以后,史文亲自开车,带墨炎和宋央来到市郊一家私立医院。


墨炎带着棒球帽和口罩,亦步亦趋跟在史文身后。宋央背着包,也随着他们来到二楼诊室。


史文熟门熟路的样子,显然对这里并不陌生。如今墨炎已经算是公众人物,粉丝人数不少,确实需要谨慎。毕竟这个消息若传出去,对他必然又是一种打击。


二楼医生诊室外,史文和宋央焦急的等待。


史文几次看表,神情紧张,“墨墨都进去一个多小时了,医生还没看完?”


见他如坐针毡的样子,宋央倒是有点想笑,道:“心理治疗就是比较花费时间,我们耐心等吧。”


又过去四十多分钟,终于有护士出来喊人:“墨炎家属进来一下。”


家属?


宋央听到这两个字,眼神不禁暗了暗。


似乎早已习惯如此,史文当仁不让起身,随着护士进去。宋央也坐不住,几步走到医生诊室前。


此时,诊室的门没有关闭。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坐在椅子里,轻声同史文叮嘱,“病人目前的情况有些不稳定,这种反复的因素有很多,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让他一个人呆着,多和朋友们在一起,多去热闹的地方。”


边上椅子里,墨炎安静的坐着,微微垂下的脸庞看不太清楚表情。他的手腕还裹着白色沙发,相比昨晚的过激行为,这时的他显然听话很多。


医生重新开了药,由护士配好后送过来。


不多时候,史文谢过医生,带着墨炎出来。


男人走出诊室,第一眼看到满含笑脸的宋央时,紧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开。宋央几步走上前,朝他竖起大拇指,“墨墨很棒哦。”


墨炎单手插兜,内敛的眼眸从她脸上扫过,露出一抹嫌弃的模样,“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难道你还要奖励我糖果?”


“……”


宋央硬生生被噎住,半天都没缓过来。史文拎着药袋,听到他们两人斗嘴,边走边笑,原本低落的气氛立刻变的轻松。


回去的路上,宋央一直在后座打瞌睡。史文看眼腕表,已经一点多钟,从昨晚到现在,这丫头几乎都没怎么休息过,“央央啊,今天你就不要去工作室了,回家休息吧。”


“真的?”宋央不确定的问。


史文挽唇笑了笑,“当然是真的,昨晚你辛苦了,理应回家好好休息。”


“谢谢史先生。”


不久,车子回到新城市中心。史文将车停在路边,偏头打量着后座的人,“央央啊,你住的地方很高大上吗?怎么好神秘的样子?”


“呵呵。”宋央忍住心虚,道:“哪里啊,不过我住的地方比较小,还特别偏僻,不麻烦史先生送我了。”


人家女孩子大概多少愿意保留点隐私,史文没有多问,只叮嘱她回去好好休息。


“墨墨,我先走啦。”


沉默许久的男人慢慢抬起脸,望向宋央的眼睛,“明天还能见到你吗?”


噗!


因为他的问话,宋央忍俊不禁,道:“明天、后天、大后天,往后的很多很多天,你都可以见到我啊!”


女孩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明亮干净。墨炎整个人都被她的情绪感染,他笑着点点头,回道:“好。”


须臾,宋央目送车子离开,才转身朝另外的路口走去,打辆出租车回到御景郡。


打开御景郡的大门,客厅整洁明亮。宋央换了鞋进来,全身立刻泛起一阵浓浓的倦意。她只喝了点水,午饭都没吃就回到卧室。


倒在卧室的大床上,宋央来不及换衣服,拉过被子盖上就睡着。其实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她就感觉不太舒服,只不过独自强撑而已。


如今躺在熟悉的床上,宋央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昨晚墨炎的状况带给她的震撼很大,又熬了一晚没睡,还有些着凉,这会儿她只感觉头重脚轻,眼皮沉重。


天色渐沉时,御景郡的门再度响起。男人换鞋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丢在沙发里的包。他转身往餐厅方向扫了眼,并没发现宋央的人影。


谢戎城脱掉西装外套,随手搭在沙发背上。他转身坐下,又稍稍等待片刻,还是没有看到宋央的身影。


半响,他沉着脸起身,直接往宋央的房间走去。


卧室门关上,谢戎城伸手敲了下,但里面没有回应。他拉了下门把手,发现房门倒是没有锁。


谢戎城几步走到床边,望着倒在床上睡着的人,不禁蹙了蹙眉。


“宋央?”男人弯下腰,伸手在她肩膀推了下。


“唔。”


宋央皱眉,意识昏昏沉沉没有醒来,只喃喃低语,道:“我,我好难受。”


谢戎城眯了眯眼,盯着宋央有些发红的脸颊,伸手覆上她的额头。掌心下不正常的温度,足以说明她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