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他以时间为名 > 第136章 搭台子唱戏

第136章 搭台子唱戏

作者:殷寻 返回目录

整整一个白天,盛棠都厮杀在第一线上,为了Fan神能够屠榜劈开了一条血路。下午的时候,沈瑶没能如愿等到盛棠前来一曲飞舞,这倒不像是盛棠的性格,平时只要是答应了的事,盛棠不会放谁的鸽子。


去房间找她,这才得知盛棠在网上跟人杠起来了。


各人有各人的崇拜。


Z大的这场讲座本就是集大成者,虽说Fan神的确受到欢迎,尤其是得到不少女孩子丧尸般的狂热,但也有别位名家的拥护者,在为自家爱豆打榜时就自然会起摩擦。


这要源于盛棠的来势汹汹。


用程溱的话说就是,这次盛棠是铁了心要为Fan神屠榜,肝裂安利,疯狂拉票,甚至拉了司邵他们几个组成了拉票队,以他们的人脉关系再继续扩散,定制了各种拉票口号和主题,还迅速设计了Fan神剪影形象,气派得很。短短时辰里,不但整个Z大,就连邻校都领教了盛棠的疯狂。


杨晋他们也没能幸免于难,那是被盛棠逼着不得不就范,盛棠说:球场上你们还想占我便宜是吧,手段忒不光彩了,现在要你们赎罪的机会来了!


杨晋能怎么说?嘴长在她脸上,上下嘴唇一碰,他们校篮球队的名誉就毁了,只能同意。整个篮球队的人再朝着本校扩散求票,边发链接边在心里嘀咕:盛棠这姑娘,白瞎长那么漂亮了,果然一肚子坏水。


盛棠更是一个电话打给盛子炎,“爸,您给Fan神拉个票呗。”


盛子炎得知事情原委后哭笑不得,直说她胳膊肘往外拐,诱她道,“你让你爸我也屠个榜,到时候往讲台上一站多给你长脸。”


盛棠甩了句能让盛子炎吐血的话,“他是神,我得为神出征。” 一秒记住m.geilwx.com


对,Fan神就是神,你爸我就是一坨翔……话说,Fan神什么鬼东西?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这么把我闺女拐走了?


盛棠还真要为神起征杀伐,提出的口号最响亮:为荣耀而战!


她自己光是看着这几个字都感动坏了,荣耀,没错,荣耀只能属于Fan神。


但在别人眼里这荣耀的归属可未必是Fan神,就这样,网络摩擦起来了。


刚开始还是理性分析,从作品到近几年所取得的奖项,虽说各个名家从事的领域不同,但总体都是在一个大类下面,所以评判起来也就那几个指标:作品、奖项、论文、对中外的影响。


有人不服Fan神很正常,不露面不说,作品跟其他名家比也不能算多,论文没见着,奖项没有,唯独就是修过的壁画在国际上影响不小。


也有人拿着Fan神退还敦煌壁画一事做了文章,质问盛棠,这神的称号从何而来?既然是神,怎么连幅敦煌壁画都不敢接手?


还有人阴阳怪气:修壁画的而已,能跟其他美术大家相提并论吗?


盛棠看见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言论都要气炸了,开杠!


***


盛棠撕逼的时候,江执和肖也谁都没闲着。一直以来肖也都在对0号窟从地质层到颜料层进行数字化分析,0号窟看着就那么大,但每朝每代的壁画都各有特点,所做的工作就要从各个样块的组成进行分析。


其实后来不管是江执他们进0号窟,还是现如今罗占和祁余在窟里工作,都已经见不到异常现象了。每次开会的时候祁余总说,好像咱们开窟的时候,里头的灵气就跑掉了。


壁灵一说不是空穴来风,自古以来,有壁画就有壁灵。有壁灵的壁画不仅仅指石窟里的,还有洞穴壁画、墓葬壁画、寺庙壁画甚至还有西方壁画。


但行话中的壁灵并非是外界想象中的,成精成妖吓人害人。他们所说的壁灵是指壁画的灵魂、气质,是一种透过壁画表面能够感受到它所形成的那个年代的文化魅力、传递的精神。这就好比一个人的内在,是快乐的、忧郁的,是坚强的还是脆弱的?


每个朝代的壁画都有大致相同的气质,但细看每一个壁画又有各自的不同。


这些个不同的气质体现,就叫壁灵。


可祁余嘴里的“灵气”,就是指壁画里一些活着的东西,他一直觉得壁画里的世界是鲜活的,尤其是反映民生内容的壁画,里面的人和物因为吸纳了天地间的灵气有了鲜活的气质,外人将这天地间的平衡打破,那口子仙气也就飞走了。


肖也不信邪,始终没放弃对异象的分析和调查,但谈何容易?异象不再出现的原因有多种,有可能跟空气有关,可能跟气候条件有关,可能也跟颜料对湿度、温度的变化有关。就好比之前有人在雷雨天气看见故宫宫道上经过清朝宫女似的,多少年过去了,直到现在也没人能给出精准答案。


肖也面对工作向来轴得要命,又喜欢死磕到底,而江执呢,又纵容他这么做,任由他对着颜料肆意发挥去。多少次胡教授都明里暗里提醒江执,有些不必要的就别死抠了,不要浪费时间。


江执四两拨千斤:每个修复师都有自己的修复习惯,肖也在工作上的计划我无权干涉,再一个,不要用时间紧任务重来约束修复师,修好壁画远比修完壁画更重要,这个道理胡教授最明白。


就这么怼人,在工作上不大留情面。


肖也在跟江执商讨古法颜料的时候,得空看了一眼投票页面,还不忘跟江执开玩笑道,“真的,看在盛棠这么一心为你的份儿上,你都得把你的一身本身传给她……卧槽!”


江执一直在对比颜料模板,头也没抬,“人在京城脚下呢,说话文明点。”


“不是,你自己看。”肖也将手机往他跟前一递,“棠姑娘这是要干什么?”


江执停下手里的活,拿过手机一看,投票页面上除了各个名家和投票数外,还有留言区。此时此刻上面都吵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有针对fan神的,也有针对其他名家的,七嘴八舌。


当然,其他人说什么对江执来说并不care,他只看到了盛棠的留言。


也不能说他格外关注盛棠吧,主要是盛棠的那条留言直接挂了置顶,挑衅意味极强——


孙子们!就事论事不明白对吧?张嘴就不会好好说话对吧?等着啊,姑奶奶让你们知道什么叫辩论,什么叫拉票!


跟帖回复有数千条……


江执看着眼晕,自然不会无聊到去翻下面的回复都写了什么。页面一退,直接用肖也的手机拨了盛棠的电话。


一直在响,没人接。


江执二话没说出了门,肖也见状紧跟其后。


他是冲着盛棠房间去的,到了门口敲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开。肖也纳闷,“去沈瑶屋了?不是帮她研究香旋舞的事儿吗,房间里跳不开吧?”


江执直接打给沈瑶。


她倒是挺快就接了,但听着像是在外面,吵吵嚷嚷的。江执问她有没有跟小七在一起,沈瑶那头似乎有人高呼了一声,紧跟着是如潮如浪的欢呼,口哨声也此起彼伏。


沈瑶在那头的声音挺大,“对,在一起呢,我们来Z大了!”


怎么又去Z大了?


也不知道那头怎么了,沈瑶风风火火地掐断了通话,这一点都不像她平时沉稳的性子。肖也说,“肯定是冲着投票的事儿去的,就不知道棠棠打算作什么幺蛾子。”


江执转身就走。


“哪去啊?”


“Z大。”


不是,颜料的事儿还商量到一半搁那扔着呢,去Z大掺和什么啊?


“棠棠做事有分寸,你真当她能去跟人打架啊?”肖也在他身后喊。


江执头也没回,“你爱跟不跟。”


盛棠要去真打架他还倒不担心,大不了受委屈了他再帮她打回去。刚才跟沈瑶通电话的时候,那一声高呼他听着有点耳熟。


好像是那个叫司邵的。


腿不是折了吗?挺能蹦跶。


**


盛棠在Z大搭起了台子。


确切来说,这台子是在盛棠往Z大赶的时候就开始搭建了。盛棠出房间之间就给司邵去了通电话,豪气万丈的,“我要搭台子唱戏!”


司邵打从一开始就知道盛棠遇上Fan神的事儿能有多疯癫,留言区的骂战他也看了,像极了盛棠的风格,不跟你对骂,直接动真格的。


搭台子,而且是在Z大,那就是盛棠要“开唱”了,用她的话说就是:来,我告诉你们什么叫就事论事!


想都没想,叫了校篮球队的所有人去帮忙,他甚至拖着条不方便的腿来现场支持盛棠的“壮举”。Z大虽说分不同学院,平时各个社团做活动也是有片区和各自领域,但篮球场这块地界算是整个Z大的中心之地,但凡有点动静都会引起口口相传。从昨晚到今儿白天,投票区的所有动态都被学子们关注,所以篮球场上搭台子的搭台子,拉横幅的拉横幅,大家就知道八成跟投票的事有关,都纷纷来凑热闹。


盛棠到了之后亲自上阵,又拉了不少彩旗来。对于台子布景这些哪能难倒盛棠和司邵他们?加上程溱一起,那各个都挥洒成画的,颜料直接成桶上,分工明确,很快台子上就热闹极了。


尤其是盛棠在一块大白布上直接泼墨,那画笔潇洒飞舞,颜料运用自如,哪怕随意一挥晕染了布料也不怕,紧跟着又被盛棠沾了颜料的画笔一转,倒成了点睛之笔了。


她画的就是Fan神的侧影。


没错,相比海报和讲座屏幕上的脸部剪影来说,这次盛棠画的竟是一位男子的全身侧影。虽说依旧看不清长相,但那道身影颀长挺拔,惹眼得很。


背景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那身影就伫立在天地的恢弘之间,似神祇般孑然。看似黄沙漫土,可整个画布是有颜色的,有斜阳西落,似撒了把火种在人间,身影就如同嵌在磅礴的余晖里,又像是游走在时间的长河中。


沈瑶虽说画功不及盛棠,但也加油助力了,她画了飞天上去,于火红的祥云之上。盛棠趁此又画了几身飞天,手抱笙乐的,反弹琵琶的……


一时间,敦煌的瑰丽就跃于画布之上,迎风竖起的那一刻,操场上的同学全都震惊了。


一直以来盛棠都觉得,敦煌文化有一种魔力,虽说就是个弹丸之地,可千百年来走过的丝路和悠荡在天地间的驼铃声从未被黄沙掩埋,不管日月轮转何时,敦煌的力量始终都在。这力量能勾出人心最纯粹的信仰和崇拜,是真正敬畏天地。


所以原本只是看热闹的一群人,在见识到那飞天的绚烂时,一时间都肃静了。


相反忙活的人还后知后觉。


像是程溱,帮着渲染完横幅后画笔一搁,扭头看了一眼画布,皱眉,“这布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


盛棠大功告成画笔一扔,“你新买的白被罩啊,刚才回公寓找物料的时候我顺手带出来的。”


程溱天雷滚滚,“盛棠你是鬼吗!干啥玩意啊!我是花大价钱买的……”


盛棠一摆手,“为了Fan神什么都值得。”


靠!


你为了Fan神,我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