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总裁明明超A却过分沙雕 > 第1章 总裁……文的套路?

第1章 总裁……文的套路?

作者:乱步非鱼 返回目录

陆岑岑醒了,眼前是酒店座机,她身上穿着婚纱。


什么情况?


“陆岑岑,你不要脸!”床边坐着一个满眼敌意的女人,看她醒来就是一顿骂,接着就像游戏里新手引导NPC一样开始解释来龙去脉:


“谦任他明明爱的是我,你还非要拿那份合约逼她和你结婚!你不要脸!”


“你还假装吃药自杀博他同情,我警告你,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最好现在就脱下婚纱走人,自己解除婚约,别去自取其辱!”


听完,陆岑岑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以她多年的观剧经验来看,她应该是重生了,重到了这个和自己同名的妹子身上。


按照NPC刚刚说的来推断,她应该是个被欺凌的软包原配,未婚夫早就和这个女人盖过一张被子。


啧,这狗血的剧情,像极了她看过数十次的那部《品如的衣柜》。


不过,她此时已经不是原主,解除婚约?当然可以。


下一步NPC是不是要用钱羞辱她了?


陆岑岑压抑着心中十万分贝即将脱口而出的“我可”,脸上摆出最亲切的微笑:“你给多少钱?”


那女人一愣,难以置信地看着陆岑岑。


陆岑岑的笑容一僵:“你一分钱不给就让我把男人让给你?难道你想白嫖?”


女人眉头越皱越深:“陆岑岑,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告诉你,我已经怀了谦任的孩子!”


陆岑岑一拍大腿:“那你不是更要赶紧把我打发了?快快快,拿你的金钱来羞辱我吧!我很容易满足的,不要多了,一百万就行。”


女人气得浑身发抖,大骂:“你神经病!”


陆岑岑心里有些憋屈,怎么别人都能遇到有钱情敌,自己就遇到这个一分钱不给的,张张嘴就想抢男人。


难道……难道高估了她的经济实力?还是说,她猜错了剧本?


陆岑岑试探着问:“你要是家境不太好,价格好商量的。”


女人气得快哭了。


“陆岑岑!你太侮辱人了!”


话音刚落,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面前那女人顿时泪眼朦胧,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脸色忽的就从气愤变成了委屈,眼泪吧嗒吧嗒的流。


按照套路,一旦女NPC出现这种反应,接下来要出现的,应该就是绿了她的男人。


果然,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陆岑岑瞧这男人,长得吧还算文质彬彬,但也谈不上多么帅。


那女人一下子扑进西装男的怀中,哭道:“谦任,陆岑岑侮辱我,还说要一百万才愿意离开你,呜呜呜……”


果然!自己没猜错,是狗血的路数!


西装男人护着怀中的小娇花,对她怒目而视,陆岑岑立即笑眯眯地说:“打五折也行,五十万总的有吧?”


男人怒吼:“陆岑岑,你发什么疯!”


陆岑岑缩了一下脖子,小声逼逼:“价位已经很低了,不然你们俩出去问问,哪家原配让位给小三只收这个价的?我已经很良心了。那个……你转账还是直接扫码?”


女人又哭了:“谦任,你看看她这副嘴脸,明知道你工作上有困难,不帮你就算了,还威胁你,想搞垮你,你怎么可以和她结婚?她真的好毒辣,好可怕啊呜呜呜……”


谦任……果然是个注定要成为前任的男人。


那男人怒视陆岑岑:“对,今天我说什么也不会跟你结婚的!你一个人结去吧!筱珊,咱们走!”


男人说完,把西装外套一脱,往地上一摔,撒腿就走。


小三名叫筱珊……这个世界的起名能不这么简单直白吗?


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眼看男人拉着女人就走,陆岑岑立马起来追他:“你们等等……价格好商量!三折可以不?算了算了,一口价十万!哎哎哎,八万八可以不?别走啊……”


她穿的婚纱太厚重,等跑出房间,从酒店的后门追出去,那对男女已经坐上车打算离开了。


陆岑岑扶着墙喘气:“绿了我连点精神损失费都不给,你们俩太过分了吧。”


对方已经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临走前她还听见那女人说了句:“谦任,咱们快走,她一定是疯了!”


陆岑岑刚才跑得太急,有点喘不上气,她扶着墙想歇歇,迎面来了个中年妇女,对她说:“岑岑啊,婚礼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过去吧。”


陆岑岑没有原主的记忆,谁也不认识,以为面前这个是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就摆摆手对她说:“不结了,新郎跟人跑了。”


“怎么会呢?!你等着,我打电话给谦任!”


妇人拿出手机拿电话,没多会儿对面接通,陆岑岑清晰地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妈”。


原来这不是宾客,是她的婆婆呀?


那太好啦!陆岑岑一把握住她的手:“阿姨,你不用叫他回来了,他和那女人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他们吧。”


“你……你没事吧?”


陆岑岑笑眯眯地说:“我没事,阿姨,我这么体贴懂事,主动让位,你是不是也要给我点儿人道关怀?”


这阿姨还没说话,手机里传来了男人的怒吼:“妈,别跟她多说话,她已经疯了!我刚才问了律师,他说她一个人去结婚,合约也生效!”


陆岑岑一头雾水,忙问那阿姨:“什么生效?”


阿姨挂了电话,尴尬地笑了一声:“没什么,你别任性了,宾客都等着呢,你快跟我过来。”


说完,拉着陆岑岑的手就往酒店一层的婚礼现场去。


陆岑岑清晰地看见这阿姨眼中的不耐烦和厌恶。


看来这位恶婆婆很不好对付。


她把陆岑岑拉到了婚礼现场,会场门口,挂着他和那男人的易拉宝,上面写着:“苟谦任,陆岑岑,百年好合”,连照片都没有,只有这几个大字。


宾客并不多,大概就二十来个吧,而且都是苟谦任他妈妈那个年纪的,看穿着也都不是有钱人。


一切都能看出,苟谦任根本不在意这次婚礼。


太欺负人了!实在太欺负人了!


不出口恶气她就不叫陆岑岑!


陆岑岑两步跨上台,夺过司仪手中的话筒,对台下的宾客说:“今天全场的消费,由苟谦任买单!大家敞开了吃!挑贵的点!”


……


从婚礼现场回来,苟父的嘴巴就没停过。


“十万啊!整整吃了十万!我们苟家五年也吃不了十万啊!陆岑岑,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其实陆岑岑也没想到苟家的亲戚那么厉害,一个个全都照着满汉全席的规模点,自己吃不算,还要打包带走。


苟母听见账单,两眼一黑晕了过去,现在还在医院。


可是来的都是苟家的亲朋好友,为了面子,苟父咬咬牙,还是给了钱。


陆岑岑拍拍他的肩膀,说:“唉,叔叔,你节哀,以后不要和那些亲戚来往了。”


苟父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怒道:“谦任说得对,你真恶毒!”


苟谦任也在一边说:“爸,你不用再跟她说了,这五年我早就受够她了,过了几天,以后再也不用继续忍了!”


陆岑岑的眼神又犀利了起来。


来了来了,惨遭未婚夫抛弃的狗血剧情要出现了!


果然,她猜的没错,苟谦任直接拉着陆岑岑婚纱的领口,把她拉到了外面:“滚出我们家!”


“我走我走,我还不乐意待在你们家呢!”


陆岑岑冷哼一声,婚礼这种大事,只花十万,都能把自己气到住院的家庭,估计还没她会赚钱,有什么值得她继续留下来的?


别以后还要靠她赚钱养活他们。


“你去把我的东西都收拾给我,把我的证件都拿给我,我现在就走。”


“等着!”


苟谦任转身啪的一声关上门,没过多久,拉了一个行李箱出来,“你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这个行李箱,就当我送给你的,滚吧!”


陆岑岑诧异:“我就这点东西?”


苟谦任冷笑一声:“你父母车祸去世后,这五年你什么也不做,就在我吃我的用我的,你能有什么东西?”


“那……那我家在哪儿?”


苟谦任咬咬牙:“你父母去世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你哪里来的家?!”


陆岑岑料想到自己在这狗血世界里,可能家境贫寒,但一定父慈母爱,才能培养出纯洁如小白莲一样的她,然后上演灰姑娘和王子的剧情。


却没想到这妹子居然这么惨!


赶紧走赶紧走,等下苟谦任叫她把这五年的饭钱还给他就坏了。


不过……陆岑岑讨好地一笑:“你最后再对我进行个人道关怀吧,给我两百块钱,我去找个旅馆住一晚。”


苟谦任转身,“啪”的一声摔上了门。


不给就不给呗,真小心眼。


有什么了不起的?她重生前可是做到了程序员高级工程师的,等下就去投简历找工作。


陆岑岑拖着行李箱,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夜里的风格外的凉。


她的婚纱还是露肩的设计,冷风一吹,露出来的地方就像被刀割一样……穿越第一天就这么惨,还不如在原来的世界继续996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