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 > 第三百零一章:狠戾的逼问

第三百零一章:狠戾的逼问

作者:小鱼大心 返回目录

天色渐渐暗了,直到黑沉了下去。


顾管家在白天时已经带人将墙补好,而今月亮再次落在墙外,距离紫藤阁又遥远起来。


都说吾心安处即是家,楚府却绝非心安之地。楚玥璃很想离开这里,自立门户。这种感觉,从墙裂到墙合,越发强烈。


楚玥璃收回目光,转身离开,直奔鹤莱居。她需要确保,楚夫人明日能够出府一叙。


鹤莱居中,弥漫着浓烈的药味儿,闻起来甚至有些呛人。


楚老爷受不得这种味道,已经去了徐姨娘处。此刻照顾楚夫人的,唯有三个丫头,思如、念如和画如。


三个丫头,低垂着眉眼,也不知道是兔死狐悲,还是在暗自开心。毕竟,归如一直是楚夫人的贴心人,这会儿她不在了,其她人才有机会成为主子的心腹。


如今,楚玥璃已经是楚府最特别的存在,寻常丫头婆子的都不敢和她顶撞。一个连二姐都敢投井、对嫡母都敢不敬、对下人格外狠辣、且即将嫁入高门的三小姐,在楚府里已经完全可以横着走了。因此,楚玥璃来探望楚夫人,没有人敢拦着她。


楚玥璃来到床边,念如立刻搬来小凳给她坐。


楚玥璃坐下,念如便向外走了走,去和守在门外的思如和画如说话。


楚夫人半睡半醒,晓得有人来了,便费力地挑起眼皮,睁开眼看向来人。她一看见楚玥璃,眼皮就是一跳,整个人便从床上坐起身,口齿不清地喝道:“你出去!出去!”


楚玥璃道:“好心来看母亲,母亲这是做什么?当女儿是坏人不成?”站起身,冷冷地道,“而今,父亲都厌恶这满屋子的药味儿,连鹤莱居的门都不愿意登。听说,徐姨娘这个月没来癸水,没准儿要给我添个小弟弟了。母亲,好自为之吧。”一甩袖子,走了。


楚夫人气得不行,拍着床喊来念如,厉声喝问道:“谁准楚玥璃进来的?谁?!归如呢?她去哪儿了?!为何不拦着?!”


念如跪在地上,将今天发生的事儿和楚夫人学了一遍。


楚夫人听罢,长长的叹气,道:“这事儿谁都不许往外说,否则……打死!”


念如应下,忙到外面吩咐起来。


楚夫人躺下,闭上眼,心里对楚老爷越发失望,不免又想起钱瑜行和她的恩爱时光。那时候,好生甜蜜。她摸出藏在枕头里的古府腰牌,看了看,看了又看。


殊不知,此时屋里还有一个人,正在默默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而楚玥璃说出那些话,便是要让她心生落差,怀念过去。论起玩弄人心,楚玥璃绝对是个中好手。


楚夫人轻轻一叹,将古府腰牌收起来,这才闭上眼,暗道:真是死性不改啊。这手,都伸到她这里了。若非是亲生女儿,她真想打死楚珍株这个祸害!


楚夫人慢慢睡去,一个黑色人影四肢着地,来到床边,一伸手,从枕头里掏出了那枚古府腰牌,便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封疆回到紫藤阁的后院,来到楚玥璃的身边,将古府的那枚腰牌交给了楚玥璃。楚玥璃拍了拍封疆的胸口,给予肯定和奖励。封疆十分开心,发出狼嚎:“嗷呜……”


封疆的一声狼嚎,吓得楚府上上下下都心里发毛,不晓得哪里进了野狼,却又不敢出门寻找,当真是人心惶惶。至于那些马匹,更是毛躁起来,纷纷跺着蹄子,想要逃跑。


楚玥璃一把将封疆的嘴巴捂住,生怕她招来杂耍艺人,转而却是一笑,觉得封疆这声嚎,十分有料,值得借用。


天色刚亮,楚曼儿就来催促楚玥璃去侯府取清莲膏。楚玥璃出了门,发现仍旧有人在跟踪她。看来,她和钱瑜行这场仗,真是不死不休啊。为了方便行事,楚玥璃假装崴到了脚,一转身,又回到楚府,气得跟踪者牙痒痒。


楚玥璃从北角小屋离开楚府,将钱瑜行落在紫藤阁的扳指取出,交给了封疆,然后独自离开,去到民宅处,把楚夫人的腰牌給了归如。


归如灌下一碗罂粟水,渐渐没了痛觉。她在臀部捆绑上厚厚的布袋,唯恐血水渗出。然后穿戴整齐,披上斗篷,戴上幕篱,便跪在楚玥璃准备好的马车上,来到钱府附近,下了车,去往后门处敲门。


守门人得到过吩咐,又认识归如,当即讳莫如深地一点头,低声对她说:“姑娘去小屋里等着,老奴去寻阿忠。”


阿忠,是钱瑜行的贴身小厮,素来负责和归如联系。


归如进入守门人用来遮挡风雨的小屋,老老实实站着不动。尽管她感觉不到痛,但却晓得伤口就在那里。因药物的关系,她心中有些雀跃和欢喜,很想唱歌跳舞,也被她生生忍住了。


片刻后,阿忠赶来,打量了归如一眼,道:“大人要见你。”


归如点头,尾随着阿忠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房间里,继续站着等候。她十分紧张,因为……她原本只想把消息带到就走,不曾想,钱瑜行竟然要见她。钱瑜行那般有心计,她怕自己露怯。不过,想到楚玥璃承诺的自由,她深吸一口气,决定拼了!


半晌,钱瑜行来了。


归如立刻跪下施礼,道:“給大人请安。”


钱瑜定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归如,半晌才道:“你来何事?”


归如直起身子,低垂着眉眼,道:“夫人请大人一叙。”言罢,掏出古府的腰牌,双手抬起,示意楚大人看。


钱瑜行接过腰牌,看了看,确认无误,又扔给了归如,淡淡道:“她想见本官?她恨透了本官,为何要见?”


归如回道:“奴不知是何事。只是……夫人身体越发不好,总想着要见见大人才好。”


钱瑜行冷笑一声,突然问道:“归如,你手指为何如此冰凉?”


归如心中一惊。


钱瑜行喝道:“抬起头来!”


归如心中一颤,却还是慢慢抬起头,看向钱瑜行。


钱瑜行打量着归如,眸光发狠,道:“你脸色为何如此苍白?可是……心中有鬼?听闻你们楚府,昨天出了事儿,将一个血淋淋的人扔了出去。归如,你可知,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