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万岁无忧 > 第四十七章 正宴(3)

第四十七章 正宴(3)

作者:清子菲 返回目录

“参见陛下。”德妃与淑嫔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对着从帷幕后出来的人行礼。


德妃还能稳住情绪,淑嫔的心却跳漏几拍。她没有预料到今日陛下竟会亲临,都未好好梳妆打扮,只是施了淡淡脂粉整个人都没有精神气。


她咬着自己的红唇,只尝到了淡淡的口脂香甜。


众女没有见过宇文璟,但听到德妃与淑嫔的动静也紧随其后向宇文璟请了安。


宇文璟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众人随意。


“你就是安远茂之女?”宇文璟笑着坐上首座,崔暕随立身侧,闻到空气中的香味立刻皱起眉头。


他小心观察着宇文璟表情却不见任何异样。


安洛洛没想到陛下会来,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她笑得甜美,在宇文璟面前行了叩首大礼,声音也嗲得造作起来:“安洛洛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忘忧的位置安排在淑嫔身侧,故离宇文璟也是近的。她可以看见宇文璟的神情,没有一丝异样。


“好。”宇文璟望了崔暕一眼,崔暕笑着点头示意。他又看向朱妧与桓妤,同样招手让她们过来,“此曲妙不可言,赏。”


崔暕立刻给身侧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会意,不多时便呈上两柄玉如意与两对金钗。


朱妧眼尖,这金钗是珑思坊定制,样式只有公主可用,价值不是用钱估量的。


朱妧与桓妤同时拜谢,捧过赏赐便回到自己的席位上。


安洛洛的笑意渐渐僵硬,为什么陛下赏赐了她们二人却不赏赐她?她才是主角啊!


宇文璟眼中笑意不减,他略过了仍跪拜在地的安洛洛,眯着眼看向忘忧:“你就是柳卿流落在晋国的第三女?”


忘忧出列,跪拜在了安洛洛身侧:“柳清漪见过陛下。”


宇文璟点了点头:“如今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礼数可以慢慢学。”他一顿,又看向崔暕:“把鸳鸯金丝佩给她吧。”


崔暕点了点头,从小太监手中接过鸳鸯金丝佩端放在忘忧面前:“柳三小姐,这鸳鸯金丝佩可有一对。”


忘忧有些惶恐地接过谢恩。崔暕的话是何意,一对?


她瞥了淑嫔一眼,她不知在想什么事,似乎在出神。


忘忧得不到淑嫔的提示,只好收回目光,回到席上,静观其变。


安洛洛跪得腿都酸了,濒临崩溃之际,宇文璟的声音又响起:“大理寺少卿韩珂,二十五岁尚未娶亲。朕不论作为他的君主还是表兄,都有义务为他谋个好亲事。”


众女听到这话紧张地连气都不敢出,只有安洛洛一人扬起了嘴角。


德妃娘娘是不会骗人的,这赏花会就是为了韩珂的亲事。


既然宇文璟没有给她赏赐,这亲事定会作为赏赐落在她头上。


她想着等会儿要如何谢恩才好,唔,在家里练过千百遍的端庄微笑也可以用上了。


不但安洛洛这样想,其他人也是如此认为,但依旧心跳加速,有人反复揪着自己衣角,只因心底暗存一丝念想:若可能是我呢?


忘忧思量着,依韩珂的传闻他得确会选美艳善舞的安洛洛,但宇文璟态度不明,难道年岁久远,他没认得这香吗?


“朕知道韩珂是个纨绔子弟,说的好听是风流倜傥,说的难听……算了,不说了。”


躲在帷幕后伸出耳朵的韩珂听见自己的表兄是这样评价自己,不由得觉得好笑,看来他平日在青萝巷没白逛。


宇文璟扫视众女,见她们神色紧张,唯有忘忧淡然,不由得称奇。


“朕只盼能给他找个贤内助,好好管教他!”宇文璟笑眯眯地望向淑嫔,“菁儿。”


淑嫔回神,有些受宠若惊,看向宇文璟的眼神多了几分激动之色:“陛下。”


德妃瞥了淑嫔一眼,只默默饮茶。


“朕要对不起你们柳家了。”淑嫔从来没有听过宇文璟用这般轻柔的语气说过话,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对不起柳家?


她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如意。他想夺走如意吗!可为什么语气偏偏这么温柔?


宇文璟挥了挥手,崔暕将紫金帖子呈上:“朕想叫韩珂这小子做柳家三女婿,明日便找钦天监合一下他们八字!”


安洛洛听到最后只觉得五雷轰顶,宇文璟接下来的话她一个字也听不见了。


忘忧吃惊地抬头盯着那写有韩珂生辰八字的紫金帖子,全然忘了礼数。


鸳鸯金丝佩,原来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陛下赐婚,这婚事是万万不能逃脱了……她是宇文渊的谋士,如何做得对手的妻……


德妃轻轻放下茶杯,怒气沉沉却不好发作。她瞪了安洛洛一眼,虽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但问题在安洛洛身上便对了。


躲在帷幕后的韩珂摩挲着鸳鸯金丝佩,看着忘忧吃惊又慌张的模样十分满意,终于也有她意料不到的事。


他扬起的嘴角已经充分暴露了他的想法。太后明白了他的心思,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当韩珂对宇文璟说他中意柳清漪时,她是反对的,年轻人的心思难猜啊,放着美娇娘不要,偏要柳清漪这样的……又不貌美又没有涵养。


但宇文璟只说“随年轻人去”,当下便允诺了。


也许是一物降一物吧,姻缘这东西,谁能说出所以然来?


“谢陛下。”淑嫔忍住泪意,这在她意料之外。


横空出世的三妹妹竟能将柳府与韩府拉近,从此柳府地位更是固若金汤,她也不必担惊受怕了。


她见忘忧也傻了眼,连忙道:“陛下赐婚,傻丫头还不快谢恩。”


“啊。”忘忧虽反应过来,但还是装傻的模样,她愣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扑倒在地,“谢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只是在宇文璟看不见的暗处,忘忧面色一沉,笑意了无。


鬼衣侯,真的知晓些什么……


宇文璟被她笨拙的行礼逗笑了,向淑嫔道:“成婚前再好好教导她礼数。这赐婚圣旨,朕已经命人起草了。”


“是。”淑嫔眸中温柔眼波连连,她心里有了打算,宫里资历最老的宫人便是太后身边的素锦姑姑,太后向来疼爱这个侄子,说不定不用她开口,太后便会命素锦教导清漪。


忘忧被月芙搀扶着回到席上,感受到众人目光皆落下自己身上。特别是李毓死死盯着她,目光中包含着羡慕与不解。


何止是李毓不解呢,其他人因为宇文璟的缘故不敢造次,否则早就议论开了。


但她们一致认定,这一定是宇文璟的意思,韩大人若知道自己的妻子是柳清漪,指不定夜夜躲在青萝巷不归家。


安洛洛颤抖着身体,满脸通红,好似自己给自己打了几个巴掌。


柳清漪,那个晋国来的连礼数都不周全的丑陋乡巴佬,凭什么,凭什么?!


她才应该是韩珂的正妻!


忘忧抿了口梨汁,原来喝起来是这滋味,难怪安洛洛那时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她饶有兴味地望着安洛洛颤抖的身体,她也察觉要大祸临头了吗?


宇文璟咳嗽两声,故意问崔暕道:“是什么东西香味如此浓郁?”


崔暕有些犹豫地望了德妃一眼:“这……”


他知道安洛洛是德妃的人,还不能公开得罪。


德妃不知缘故,但崔暕看了她一眼一定别有用意。她抬了抬下巴:“洛洛,取下香囊。”


安洛洛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只听见德妃在叫她,却不知要她做什么。她跪行着来到德妃跟前,死死抱住德妃的腿:“德妃娘娘……”


“你这是做什么。”德妃露出嫌恶的表情,给心腹使了个眼色,安洛洛立刻被拉开瘫倒在地。


崔暕立马道了声“得罪”,从安洛洛身上拽下香囊呈给宇文璟。


宇文璟把玩着香囊,阴沉着脸把这东西丢给掌管香炉的宫婢:“去,点了它。”


宫婢熟练地熄灭原来燃着的沉水香,尽数把锦囊里的香料倒出,按部就班地点上。


一时间赏花亭内甜香四溢,众人躁郁的心绪皆被平抚,连安洛洛也清醒了不少。


原来这香是要燃的……


安洛洛想起王钰奉承的模样,突然想通其中有些不对。她说这香是佩戴的啊,为何,为何……


宇文璟闭眼细细品着香,极有规律地点了点头:“崔暕,这可是‘彼岸’?”


崔暕重重道了声:“是。”


戴在安洛洛身上时还不明显,但此香一燃,独特的香气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他颇有些同情地望了安洛洛一眼,安家就要大祸临头。


宇文璟叹了口气,再睁眼时已将怒意压下:“安洛洛,这香你从何处得来?”


安洛洛愣了,脱口而出:“是父亲带回来的。”


“哦?”宇文璟冷哼一声,“没想到安远茂有这东西。”


德妃与淑嫔一头雾水,这香有什么不对?


韩珂静静观察着时局变化,忘忧悠哉游哉的模样显然已经定下心来要看戏了。


她果真厉害。


宇文璟深深叹了口气,听得安洛洛都不敢呼吸。


“查。”宇文璟忍着怒意吐出一字,又凌厉地剜了德妃一眼,“在查清之前,谁也不许离宫!”


“韩珂呢!”宇文璟拍着桌子,众人心一颤。


韩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