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天价宝宝: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459章 你把阿翊藏到哪里去了

第459章 你把阿翊藏到哪里去了

作者:丁宸 返回目录

纪晨曦抬手拍了拍他的脸,小声嘟囔了一句,“乖,好好睡……”


容墨琛看着她横在自己眼前的胳膊,正要发作,她却突然收回手,翻个身,安静地继续睡觉。


男人见她终于消停,不由松了一口气,也阖上眼睛。


然而,就在容墨琛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忽然腿上一重,紧接着是一阵细滑柔软的触感。


容墨琛立刻警觉地睁开眸子,从床头坐起来。


他垂眸,一眼便看到纪晨曦翘在他腿上的那只脚。


只见她呼吸均匀,睡得很安恬。


卧室里,只留了一盏壁灯。


灯光下,翘在他腿上的那只脚如同一块温润的软玉,脚趾甲粉粉的,透着诱人的光泽。


男人盯着她的脚看了几秒钟,喉结滚了滚,莫名有些口干舌燥。


就在这时,纪晨曦的腿又动了下,从他的大腿一路滑到他的小腿。


被她肌肤划过的那一片地方,仿佛都摩擦起了电,隐隐发热。


容墨琛漆黑的眸子当即眯起,目光一凝,又重新落回她白皙标致的脸蛋上。


她的长发垂落,遮住了半边眉眼,愈发显得脸小。


淡粉色的樱唇动了动,在睡梦中轻轻咂了两下嘴巴。


容墨琛呼吸发紧,迟疑了片刻,伸手想把她的脚从自己身上拿开。


当大手捏上她的脚踝,男人才发现,她的脚真的很小,甚至他一个巴掌就能牢牢包裹住。


不过她的脚长得很漂亮,白皙又小巧。


看得男人喉咙火烧火燎。


他俯身,一点点朝她的唇凑近过去。


眼看着就要亲到纪晨曦的唇瓣,男人像是忽然醒悟过来一般,猛地起身,头也不回地冲进浴室。


容墨琛站在花洒下,冰冷的水冲刷过他的脸和身体,那股冲动终于冷却下来。


男人嘴角一扯,露出自嘲的笑。


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会对一个睡着的女人有感觉?


就算三年没有碰女人,他也不应该饥渴到如此地步才对!


还是说,在他失忆之前,他跟她的感情很好?


不对!


如果他们感情好的话,这个女人怎么会那么快另嫁他人?


他不能被这个女人的表象迷惑!


翌日,清晨。


纪晨曦伸了个懒腰,慢慢睁开眼睛。


她揉了揉凌乱的长发,转脸看向身侧。


大床上,除了睡得东倒西歪的糖糖和容小易,并没有看到容墨琛的身影。


他人呢?


她记得她昨晚给两个孩子讲睡关故事的时候,男人借口出去吹头发。


难道他昨晚没有进来睡觉?


想着,纪晨曦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否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呢!


纪晨曦起床,走出卧室,一眼就看到站在餐桌前的男人。


她望着他忙碌的背影,忍不住问道,“容墨琛,你在干嘛?”


“你醒了?”男人扭头看向她,淡淡道,“正好早餐也好了。”


“什么早餐?”纪晨曦肚子正好饿了,走过去,揭开桌子上的紫砂锅。


顿时,一股鲜香味扑鼻而来。


“海鲜粥。”


“这家酒店的早餐看起来很不错啊!”


容墨琛眉梢一挑,“这个粥很像酒店提供的早餐?”


“难道不是吗?”纪晨曦对上男人的目光,愣了愣,又低头往紫砂锅里看了一眼,随口反问,“这粥,不会是你熬的吧?”


容墨琛摊了摊手,“怎么,不像我做的吗?”


纪晨曦点头,“嗯,不像。”


怎么可能像?


他在她的记忆里,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豪门公子哥。


连吃小龙虾都要人剥壳!


怎么可能会煮海鲜粥?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那你尝尝味道如何。”容墨琛顺手盛了一碗粥给她。


纪晨曦接过碗,把粥吹凉,尝了一口,“哇!好喝!”


容墨琛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勾了勾唇,“你慢慢吃,我去叫两个小家伙起床。”


说完,他转身往卧室走去。


纪晨曦捧着粥碗,望着男人的背影,眉头不由拧紧。


作为一个娇贵的豪门大少,他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连粥都煮得这么可口?


还是说,他是被他那位渔村未婚妻调教成了如今的模样?


这么一想,纪晨曦碗里的粥突然变得没那么可口了。


没过多久,容小易和糖糖就跟着男人出来了。


糖糖跑到餐桌前,飞快爬到餐椅上。


她迫不及待地捧着粥,喝了一口粥,“叔叔,你煮的粥比我们家厨师伯伯做得还要好吃!”


听着小丫头的夸奖,容墨琛薄唇一勾,心情很愉悦,“好吃你就多吃点。”


“好呀!我要吃两碗!”


纪晨曦望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嘴角也不由扬起一道温柔的弧度。


容墨琛感觉到她的目光,侧目往她看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


时间仿佛静止。


纪晨曦盯着他看了几秒钟,不自在地轻咳一声,“那个,机票是十点的,待会儿吃完早餐,我送你们去机场。”


“好。”容墨琛点头,对去华城隐隐还有几分期待。


他在渔村待了三年一直没有回想起过去,希望这次回容家能找回记忆。


纪晨曦把他们送去机场,目送两个孩子跟容墨琛一起过了安检,才离开。


回到别墅,她刚下车,一抬头就看到别墅门口站着一个人。


纪晨曦凝视着那道身影,迟疑片刻才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韩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韩青青已经在别墅门口守了好几个小时,听到身后的动静,立即转头看向来人。


看到纪晨曦,韩青青大步冲上前,猛地抓住她的手臂,迫切地追问,“沈太太,你把阿翊藏到哪里去了?”


纪晨曦低头,瞥过她紧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眉头一皱,“韩小姐,我又不是人贩子,你为什么找我要人?”


韩青青气愤地瞪着她,捏紧拳头,“阿翊上次跟你见过面之后,突然就不见了。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把他藏起来?”


纪晨曦听着她理所当然的语气,冷嗤,“容墨琛是个有手有脚的成年人,他要去哪里是他的自由,你不是他的未婚妻吗?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你!”


韩青青被她的话噎住,动了动嘴巴,还想再说话,但是纪晨曦懒得跟她浪费时间,抽回被她抓着的手,绕过她直接走进别墅。


“纪晨曦!你给我站住!”韩青青不依不饶,快步追上去。